铁剑门新任门主庄黑子的出现,顿时震惊全场众人,就连雷鸣寇也制住了攻势,虎视眈眈地看向庄黑子。

    雷鸣恶狠狠地看着庄黑子,沉声说道:“小兔崽子,你终于肯出来了。”

    可是这位万众瞩目的铁剑门门主,却没有理会雷鸣,而是突然转身看向了祁继。

    此刻的祁继,满脸的泪痕,庄黑子也是热泪盈眶。刚才刚舍我其谁的气势,顿然全无,瞬间就像个迷路的孩子,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突然朝着祁继扑了上去,紧紧地抱着祁继,再也抑制不住严重地泪水,大声地哭喊道:“鸡哥,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祁继也是紧紧地抱着庄黑子,哽咽地说道:“小黑,是我对不起你。”

    庄黑子连连摇头,说道:“不,我不怪你,鸡哥。这都是我们的命,造化弄人,谁也怨不得。”

    眼看着祁继与庄黑子抱头痛哭,在场众人都是错愕万分,就连火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而那被无视的雷鸣,却不管这么多,暴躁地大吼道:“你们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搂搂抱抱,哭哭啼啼的,这算什么样子。庄黑子,现在可不是你认亲戚的时候,快点把雷晶果拿出来,要不然我管你什么鸡哥鸭哥,通通地都砍了。”

    庄黑子猛然回头,对着雷鸣怒目而视,“今天我与我兄弟相认,本来是件好事,你却在这里坏了我的兴致,你该死!”

    雷鸣大笑道:“就凭你这毛头小子,也敢说此大话!”

    祁继上前一步,与庄黑子并排站着,“还有我!”

    铁剑门不足百人的门人,也都是紧随其后,站了出来,“还有我们!”

    火云在旁摇头叹气道:“你们俩还真是兄弟,都这么爱惹事儿。”说着,火云拿出了逍遥福地的令牌,对着雷鸣说道:“喂,那个叫什么雷的,看清楚了,我们可是逍遥福地的弟子。”

    火云话一说完,雷鸣的脸色顿时变了变,但是却没有想木冶子那般畏惧。

    祁继叹了口气,对火云说道:“师姐,收起来吧,这东西对他不管用的。”

    火云虽然也是出身低微,但好歹也是火云宗宗主的女儿,对于这些蛮横的悍匪流寇并不明白。这些人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里打家劫舍,便是将脑袋别在裤腰的买卖。莫说是逍遥福地的弟子,只要有机会,他们连大衍皇朝的皇子都敢杀。

    只要步走漏口风,又有谁知道是他们做的。只要这一票买卖做的值,那就可以做。就像当初祁继一伙儿,为了活命,连长河门都被他们算计了进去。

    雷鸣一伙儿互相看了看,最后目光都看向了雷鸣。雷鸣思索了许久,才缓缓说道:“逍遥福地的弟子又如何,只要把你们都杀了,又有谁敢说出去呢。兄弟们,给我上,不留一个活口!”

    雷鸣此言一出,雷鸣寇全都是疯吼一声,各自祭起法器,好似一群凶狼般,朝着铁剑门杀了过来。

    庄黑子当即拔出铁剑,对着祁继说了一句,“鸡哥,保护好自己!”说完,便朝着雷鸣冲了上去。

    祁继当即祭出狱神刑甲,实力顿时攀升到了zǐ府巅峰,咧嘴笑道:“打虎亲兄弟,小黑,你可别想抛下我!”说着,也祭出了藏锋剑,直逼雷鸣。

    雷鸣当下祭出一杆黑铁长枪,哇哇乱叫,“小畜生,看老子不宰了你们!”

    另一边,火云祭出一道红绫,红绫无比炽热,火浪滚滚,还带有一丝红莲业火的气息。

    火云翻手甩动红绫,好似赤龙废物,直接扫向了雷鸣寇。顿时便将一群雷鸣寇打得人仰马翻,实力不济者甚至被直接烧死。

    不过雷鸣寇人数众多,其中也不乏高手。挡住了火云的一击,便与铁剑门的弟子短兵相接。

    铁剑门的诸多弟子,在庄合德的主持下,竟然组合成了一个简易的阵法。这套阵法剑意冲霄,锐利无比,众人合力之下,竟然挡住了雷鸣寇的冲杀。

    这边交战正酣,另一边祁继与庄黑子联手,对抗雷鸣这个金丹修士,竟然也斗得不分上下。

    祁继使出无相剑,藏锋剑顿时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便已经刺在了雷鸣的身上。而雷鸣这个堂堂金丹修士,竟然没能避开藏锋剑的攻击,居然受了不少的伤。

    庄黑子手中铁剑,势大力沉,大开大合,竟然与雷鸣斗得难解难分。雷鸣手中黑铁长枪,虽然势若奔雷,快若闪电,不过祁继却明显感觉到,雷鸣所用的招式,好像都是zǐ府修士的手段。

    祁继总觉得这个雷鸣,与其他金丹修士相比,简直就像弱鸡一般,也就是比zǐ府修士稍微强上一些。祁继心中不禁起疑,“难道他故意示弱,准备给我们致命一击。”

    想到此处,祁继便给庄黑子传音道:“小黑,小心一些,这家伙可能在故意示弱,准备给咱们来此狠的。”

    庄黑子连忙答道:“鸡哥,放心吧。”

    说话间,雷鸣突然冲入天空,手中黑铁长枪向上抛起。同时他手中迅速掐动法诀。霎时间,风云变化,滚滚乌云降落。天空之上,顿时雷声阵阵,天雷滚滚。

    而雷鸣的黑铁长枪,直接落入乌云之中,瞬间引来一片雷光。雷光被吸附在黑铁长枪上,被雷鸣握在手中,竟然没有爆炸。

    雷鸣突然挥动长枪,顿时引来一道奔雷,直接朝着祁继轰杀过来。

    祁继连忙运转金鹏身法,好似一条游鱼一般,只是一个闪身,便避开了这道雷电。

    雷鸣顿时被气的哇哇大叫,手中黑铁长枪挥舞,道道天雷降落,好似电光雷雨一般,朝着祁继与庄黑子轰击下来。

    庄黑子身法不如祁继,不过他身体素质却极为强悍,竟然接连硬扛了三四道天雷。天雷轰击在他身上,竟然只是冒了一阵青烟,却没有伤到他。

    祁继看在眼中,也不禁啧啧称奇,暗叹,“看来小黑能成为铁剑门门主,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庄黑子能硬抗天雷,祁继却不会一直让他被动挨打,当即催动藏锋剑,直接朝着雷鸣刺了过去。

    藏锋剑以无相剑法使出,瞬间化于无形,在出现时,已经直逼雷鸣胸口。雷鸣也是一阵心悸,下意识地闪了一下身,避开了脏腑要害。不过却依旧被祁继这一剑,直接洞穿了肩膀。。

    庄黑子看准机会,暴喝一声,“人剑合一!”

    霎时间,庄黑子手中铁剑爆发出一阵七彩光环,不住地颤抖起来。庄黑子顿时化作一道流光,竟然与铁剑融为一体,直接朝着雷鸣受伤的肩膀冲杀了过去。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