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对这名传奇七转的执事最重一击的人的确是我,但我却并不是这场战斗的主导者,主导这场战斗并且将它引入胜局的人毫无疑问是洛水月,我们的所有举动都是加大洛水月正面对这名执事施加的压力。

  也正是感觉到洛水月的压力不断增加,这名执事害怕难以支撑道援军赶到,才会在最后的时刻选择了狗急跳墙的举动,这才给了我出手重创他的机会。

  当他感觉到我的威胁,想要处理我的时候,洛水月却也恢复了过来,冻结了这个家伙的手脚之后,他也就没有了反抗之力。

  “我要活的。”我平静的开口道,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想要从这些人的口中挖出些什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个提案是我这次来昆仑的时候,白晨光给我的意见,他们对于那种从灵魂最深处的拷问之法还是有所研究的。

  和南辰王都当年的研究类似,不过显然要比那种东西要来的正常的多,更多是从从神境神通摄魂夺魄本身扩展之后的招式。

  洛水月也知道我这么做的目的,很快的将这个家伙的天魔翼完全冻结毁掉之后,在对方无比诧异的表情之中将他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冰雕。

  预防万一,我将这个冰雕收入了自己专属须弥之中,当然和黑色圆球是分开存放的,如今我的专属须弥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也是变得越来越大,已经快能够放下两个黑色圆球了。

  为此我专门将他一分为二,一个用来存放日常的其他之物,另一个则是专门存放黑色圆球。

  说来也是奇怪,这个在天魔界四处引发异动的黑色圆球,在我回到了炎黄之后变得格外老实了起来,从我归来之后到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过分的平静让我有些不安,虽然我知道黑色圆球本质和天魔界诞生是分不开关系,但知道了万物起源于鸿蒙之后,我不觉得黑色圆球和炎黄世界就没有任何关联存在着,虽然眼下还沉寂,但我肯定黑色圆球在炎黄世界之中也有会爆发的时候,只是也许需要什么特定的地方,或者时机。

  “大家都没事吧?”洛水月看到我将这名执事的身体说漏了起来对着周围其他人问道,所有人都是对着洛水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名传奇七转让我们这里任何一个人单独应对,都是败下来的可能要大过胜利的可能,哪怕是洛水月也不例外,我和洛水月的胜机只能说比其他人要稍微大上一些,但同样是要付出一定代价来换取的。

  但我们几人合力,倒是有惊无险了,毕竟只是一个传奇七转而已,我们五人好歹也是炎黄世界之中精英之中的精英了,五打一还要付出惨重代价才能获胜的话,这场两界大战也就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我重新封闭了我的专属须弥之后,将目光移动到了还残存着空间风暴的那片还未完全愈合的风暴之中,接下来就是等待萧胤辰带着下一批人到来了,按照第一批带过来的是一名传奇七转来看,下一批带来的人实力也相差不多,但是和刚才不一样的是,这次萧胤辰肯定也会留下来,这场拦截最大的阻碍,也是我们这次前往最主要的目标,萧胤辰。

  我很清楚想要真正延缓魔羽王都的脚步,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直接迫害到魔羽王都的根基,让魔羽王都根本没有多余的气力放在我们炎黄世界之中,但如果做得到,我当初就不会带着众人回到炎黄世界了,直接在天魔界和魔羽王都的人死磕便是了。

  另外一个办法,就是眼下我们在做了,根源处不是我们能够干扰的,那就将目标放在了转承的关键,萧胤辰的身上。

  魔羽王都虽然强大,但是他们想要来到炎黄世界之中,依靠的还是萧胤辰拥有的那个空间通道,只要能够限制住萧胤辰,自然也就可以限制住魔羽王都的步伐了。

  屏气凝神,我们隐藏在暗处等待着空间通道的下一次开启,虽然不知道萧胤辰带着人从天魔界来到炎黄世界需不需要花费大量的气力,但无论需不需要,我都不觉得萧胤辰会不留余力的做一个搬运工,这个家伙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将自己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的,我可以肯定。

  而我并不知道萧胤辰做的准备可远远不止这些,就在我们将这名传奇七转的魔羽王都执事解决之后,远处圭品的尸体上,一缕黑色的气息突然散发出来朝着洞口之外飘了出来。

  洞窟之中的我敏锐的皱了皱眉头察觉到一丝异样抬起头,洛水月投来了不解的目光以为我发现了什么,我看着洞口之外轻声道:“你们什么都没感觉到吗?”

  包括洛水月在内所有人都是摇了摇头,他们真的一点特别的地方都没有感觉到。

  我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轻声道:“希望只是我的错觉吧。”

  错觉,世界哪有那么多错觉,天道之中有因果,任何既视感,走马灯,他们存在都是有其根本的意义的,不解其中内涵便会单纯的以为是天命是命运,而其中包含更多的还有因果道理。

  黑色气息在飞速的离开了洞窟之后,急速的朝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一个有着多重禁制的禁地这股黑色气息仿佛如入无人之境一样闯了进来,禁地一名传奇七转的魔羽王都长老一把抓住了这股气息,皱眉读取了上面的气息之后,起身看向了远方。

  “伯父,怎么了吗?”负伤归来已经休养了一阵的羽天龙抬头,看着明显发现了什么长老不解的问道。

  “萧胤辰那边传来了消息,让我们现在对着雁门发动攻势。”

  “现在?”羽天龙有些诧异的开口道,不解的看向自己的伯父:“萧胤辰不是现在正在前往两界运输人吗?这个指示,真的不是把我们当枪使吗?”

  羽长衫瞥了羽天龙一眼道:“我知道你对萧胤辰有不小的意见,他对你做的事情,我也多少知晓一二,但若是成功,那件事情对你而言本身也是一件大好事不是么?”

  羽天龙低头并不回应,显然对于羽长衫的这说辞并不能信服。

  羽长衫起身拍了拍羽天龙的肩膀轻声道:“想要获得力量同样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其实魔尊陛下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并非全然不了解,但你知道他为什么一点都没有追究,甚至都没有过多的怀疑么?”

  羽天龙听着这话一下跪了下来:“侄儿对魔羽王都从来没有二心。”

  羽长衫微微一笑继续道:“不必如此紧张,关于这点你知,我知,魔尊陛下更加知晓,否则你也不可能在这个地方你明白么?争权夺势,在天魔界,在魔羽王都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你有着自己的底线,很多时候魔尊陛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谁的称王称霸之路,不是遍布血腥的呢?但是,有一点我希望你记住了。”

  “请伯父明示。”羽天龙跪在地上问道。

  “如今魔羽王都最大的敌人是谁,你不应该不知道吧?这场战争对于魔羽顽固的,不,应该说对于整个天魔界都是至关重要的战争,你想要真正获得魔尊陛下的重视,想要真正在魔羽王都,在羽家拥有一席之地,获得话语权不在这场战争获得战功是不行的,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机会这种东西,来的时候只有一瞬,但等待却可能是漫长的,你可不要错过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