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金陵城中心,因为金陵城中心白日繁华市民众多,这里白天便不允许人在街道上骑马或者驾车而行,以免事故发生,入乡随俗,苒华休等人纷纷下马牵马而行。

    刘药师提议在金陵城好好吃一顿,众人纷纷表示赞成,他们都是吃惯了好东西的人,这三天可被憋坏了。

    明乐有些犹豫,他一边想跟着苒华休他们一起蹭一顿饭吃,一边又想赶紧去银票铺兑五百两白银赶去提亲——关键他身上只有苒华休给的一千两,他那五百两要拿去提亲,另外五百两又非要还给苒华休,所以他还是相当于身无分文,待会他自己根本没钱买东西吃,明乐有点不想感受饿肚子的感觉。

    苒华休注意到明乐的表情,笑了笑问:“神医,我们打算去金陵城最好的酒楼吃顿好的,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哪家酒楼饭菜好吃,不知神医可否带个路?”

    “这个……没问题啊。”

    明乐本来很纠结着,此时笑笑,心里觉得梅姑娘虽然看起来容貌冷艳高不可攀,但心地极好,她肯定是想带他一起吃饭,又怕他不好意思,所以故意这么说。

    “他那么穷,应该也不知道金陵最好的酒楼在哪儿吧……”夜锦狸不懂事的跳出来嘟囔道。

    苒华休一个白眼扫过去,夜锦狸马上噤声。

    “你少说话。”

    苒华休十分无语,心道夜锦狸怪不得是帝都第一讨人嫌的,就这张嘴,说话一点也不过脑子,随口一说就能得罪个人。

    “我错了……”夜锦狸摊手道,“其实,大家别误会啊,我没有歧视神医的意思,我只是说,他那平时风餐露宿的,肯定没去过金陵最好的酒楼,肯定也不知道路。”

    明乐失笑,他性情本就温和,而且穷也是个客观事实,并不觉得被人说个一句两句有什么不好。但是他觉得他要是再厚着脸皮和梅姑娘他们一起去吃饭,自己便没有尊严了。

    罢了罢了,饿就饿这一顿,他想着。

    “我确实没进去过,也不知道路。”明乐温和的笑笑,“梅姑娘,我急着去拿银票换钱,便不和你们一路了,剩余的五百两,等会儿我还你,还望你们等我一些时间。”

    “……”

    苒华休见状在心里连骂夜锦狸,说:“神医若是不和我们一道,怎么知道我们去了哪里?毕竟金陵城这么大。”

    “梅姑娘,不用担心。若你们信得过我,午时三刻,金陵茶馆门口,我会在那里等你们。”明乐说完转身便走。

    “诶,别呀。”夜锦狸一把拉住明乐的衣袖,一脸真诚道,“神医,我真没有嘲讽你的意思。”

    明乐只是看了他一眼,扯回了自己的衣袖,一言不发的走了。

    “呃……”夜锦狸碰了一鼻子的灰。

    众人面面相觑。

    “你干的好事。”苒华休与夜锦狸对视道。

    “我真的就随口一说。”夜锦狸无奈,“是他自己太小心眼了吧。”

    “那你自己会有多大方?”

    苒华休听他这不以为然的语气就来气,夜锦狸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有时随意的一句话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我……”夜锦狸耸肩,“好吧,是我的不对,下次不这样了。”

    朽木不可雕!

    苒华休不再说话,转头牵着马往金陵城更繁华的地带而去。

    大汉们也牵着马跟上。

    夜锦狸慢吞吞的走在最后面,有些不爽——也不是不爽别的,就是觉得苒华休怎么那么重视那个劳什子神医,有些吃味。

    一边的刘药师凑了过来,他眼里闪耀着熊熊八卦之光凑到夜锦狸跟前,悄悄给夜锦狸咬耳朵道:“叶公子,你可不要生主子的气,主子向来口直心快,有什么就说什么了。”

    “我哪儿敢生她的气?”夜锦狸说,“再说,也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对对,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叶公子,其实我们主子脾气很好的,你一说点软话她便心软了。”

    刘药师觉得自己简直为自家主子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嗯?你说什么?”夜锦狸老脸一红。

    “我说我们主子脾气很好的,你一说点软话她便心软了。”刘药师道。

    “上一句。”

    “?上一句?哦……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嘛,我是说。”刘药师回忆道。

    “在你眼中,我们是夫妻啊?”夜锦狸问,心里开心的要死。

    “难道不是?也差不多嘛……”刘药师回想起神医之前和他们说的忍不住双眼放光——虽然他们也知道主子有家族使命在身,但这并不妨碍主子找个好归宿,这么多年主子孑然一身打拼出一番天地,大家看在眼里都甚是心疼。

    刘药师就觉得夜锦狸不错,这个小伙个子高,相貌也好看,性格也是没心没肺单纯的很。关键主子对他也是格外上心的样子——可不是上心么?怕他死了,所以连夜求医来了,而且神医之前不是说他们都睡一起了……

    “嗯。”夜锦狸点头,并不否认,他红着脸,对刘药师刚才那句床头打架床尾和想入非非,要是……夜锦狸都有些不敢想,但一些香艳的画面忍不住就呈现在了他的脑海。

    夜锦狸远远的望着苒华休的背影,目光灼热……

    一行人牵马而行,上次他们只是匆匆路过金陵官道并觉不得金陵城有多繁华,今日步行至走入金陵城中心,才知金陵着实是一个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的地方,单不说那一栋栋装潢精致的朱门绣户,只看路上行的男男女女,一个个都是珠光宝气,便足以见得金陵城的富裕程度。

    其中一个大汉忍不住感叹道:“主子,这金陵城竟然比咱们鄢陵城还要好啊!”

    苒华休点头,金陵城是个古城,这里自古四通八达,水陆交通十分方便,因此几乎家家户户是店,当然比当初只是因倾城教坊而闻名一时的鄢陵城富裕,更何况后来倾城教坊还被苒华休一把火烧了。

    不过金陵城富裕归富裕,却没有什么特别有钱的富翁,因为不像鄢陵城的经济差不多被宁弈和苒华休垄断,金陵城店铺众多,经济自然也被平分了。

    走着走着,便见前面人山人海,苒华休一行人凑上前看,原来是一家新酒楼开业了,装潢豪奢华酒楼的大门前,有数名妙龄女子穿着若隐若现的纱裙翩翩起舞,因着那些女子个个身姿窈窕眉目含情,故而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这大冬天,虽说今日阳光正好,但还是冷的,这些女子竟然打扮的这么清凉,也是因生活所迫吧!

    苒华休想起自己十岁到十二岁的那两年——她七岁被谢庭芳不情不愿带到鄢陵,自那之后天天被谢庭芳还有倾城教坊那些人洗脑,他们虽然对苒华休很好,可是,苒华休她忘不了,她甚至是恨,她心爱的母亲为了所谓的的家族使命死了,她为什么不能恨呢?十岁时,她终于硬着骨头叛出了倾城教坊,于是开始了那两年风餐露宿的生活。

    那两年她夜里睡在阴森可怕山神庙,白天开始做零工讨生活,她没地方洗澡,只能偷偷去湖里。她爱干净,但是没有多余的衣服,于是她去翻人家扔在垃圾堆里不要的衣服拿来穿,但这些衣服往往都不合身,穿在她小小的身体上,显得格外滑稽,她虽然不脏不臭,但经常会被人指指点点,调笑着叫她“小乞丐”“小破烂”。

    所幸这一切都过去了。

    不过那两年过的虽苦,却有志气,苒华休一点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叛出,反而是觉得自己当初不该为了接近卫隐又回了倾城教坊——她不该为了少女时代的芳心萌动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人,该做什么事,还有那刻入心脏的滔天恨意。

    “喂,你们有没有素质!怎么推人呐?”

    因为苒华休想看热闹,随行的一个大汉便扒拉开挡着她的人,那人不服,回头不悦道。

    “……”苒华休一愣,回过神笑笑,“不好意思。”

    那人却也愣了眼,眼前的女子身上看似如同遗世独立的仙子,但她只是淡淡一笑,便能勾魂夺魄——他还未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只是看着便叫他心如擂鼓。

    “没,没关系。”苏翊俊脸一红,心里什么都原谅了,反而对自己刚才有些粗鲁的的责备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苒华休点头,不再言语。

    苏翊看了看苒华休的侧脸,忍不住心神荡漾,踌躇片刻搭话道:“姑娘也是来‘天上人间’吃饭的么?”

    还没等苒华休答话,夜锦狸从后面钻了过来,挡在苒华休身前,他目光凉凉的看了苏翊一眼,非常拽的抬起下巴,用他那欠揍的语气说:“关你屁事。”

    苏翊又是被恨恨惊艳一把——他也未曾见过这么美艳男子!

    惊艳之后苏翊又有些失望,他看着夜锦狸和苒华休身着同青色系的衣衫,两人容貌气质都很登对,夜锦狸对他又是如此有敌意,便觉得这两人大概是一对——可惜啊可惜,那么美的女子!苏翊觉得自己失恋了。

    这次苒华休没有说夜锦狸,因为她不认识苏翊,对于不认识的人,苒华休向来不顾忌他们有什么感受,这一点和夜锦狸有点像,也不是太像——毕竟,苒华休只是不顾忌陌生人的感受,而夜锦狸,则是他不高兴了,甮管事谁,谁的感受都不顾忌。

    “这‘天上人间’看着还不错,苒,苒苒,我们要不进去看看吧?”

    夜锦狸苒字脱口而出,本想喊梅灼,但还是喊不习惯,他觉得梅灼这个名字实在太生硬了,还是喊苒苒顺口。

    苒华休抬眼凉凉的看了一眼夜锦狸。

    夜锦狸一笑,顶着那张易容后的倾世容颜笑的风华绝代,俯身贴在苒华休耳边说:“我实在叫不惯你梅灼,梅梅或者灼灼我也叫不顺口,反正神医也不这里,周围这些人也不认识你,我就叫你苒苒好了,行吗?”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