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Reborn需要与云雀恭弥那边互通情报, 所以就没有跟着纲吉他们一起前往五蕴山,而蓝波则是因为过度沉迷于冰箱里的冰淇淋,最后光荣负伤,胃疼到不能起床, 哭唧唧地被留在别墅里养着。

  彭格列的十代守护者们在还没出门时, 就已经折损一个。

  坐在前往九州的高铁上, 纲吉看着手里邀请函上的最后一排字发出疑问。

  “珂莱姆公司……这是什么?”

  “珂莱姆?”

  狱寺隼人看了眼纲吉手机里的电子信函道:“是门外顾问独立组织对外的公司名称的音译吧——cccm。”

  “cccm?”

  学渣少年戳开翻译app搜索,看着蹦出来的结果一脸意外:“……蛤蜊?!”

  这是什么鬼!

  “诶?蛤蜊?!不是保持沉默的意思吗?”狱寺隼人诧异。

  纲吉:“……对不起,我理解错了。”

  “不不不, 十代目,cccm也有蛤蜊的意思,您没有理解错!”

  “哈……”

  看着岚守冲着自己热血握拳的样子, 纲吉只能点点头:“谢谢你狱寺。”

  “不过想起来也奇怪。这个邀请我们的极洋财阀背后, 其实是日本这边里世界的诚道家族。珂莱姆对外虽然是普通的集团公司,但在里世界里早就是人尽皆知了。”

  狱寺隼人摸着下巴说:“极洋特地邀请珂莱姆去一个有灵异传闻的寺庙干什么?而且还同时邀请了侦探……”

  纲吉:“Reborn不是说是为了让毛利叔叔去破除迷信吗?”

  “也是, 说不定是我想多了。”

  银发少年拿出手机刷着网页, 脸上难掩失望:“我看这个传闻也只是近二十年流传下来的,说不定是因为极洋他们想要开发那块土地,所以就邀请了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去。至于为什么要邀请珂莱姆, 也只能去了才知道……啧, 好复杂啊!”

  在纲吉那仿佛看着什么天神的眼神中, 狱寺隼人抓抓头, 满心烦躁:“虽然我知道Reborn先生不会让十代目你陷入危险中, 但这么明显的异样摆在这里我却想不出来, 太失败了。十代目,我真是失职,请您原谅我!”

  岚守伸长双腿一下子滑倒地上,土下座跪下叩首,发出砰砰砰的响声。

  “!!!”

  纲吉拦住狱寺:“狱寺你起来,现在是在火车上,我原谅你了!”

  “呜呜呜,十代目您真是太宽宏大量了。您放心,为了您,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左右手的!”

  甩着背后的大尾巴,狼系岚守泪汪汪地坐起来,发出汪汪汪的哼唧:“十代目,您放心。到了那里,我一定会寸步不离地跟着您的!为您挡刀都不带眨眼的!”

  “……好,好的,辛苦你了狱寺。”

  *

  高铁带着纲吉一行人从东京来到了九州的宫崎,纲吉他们从火车站里走出来时已经是夕阳西下,少年们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

  宫崎县地处九州岛东南部,大半部分均为山地,山林资源丰富。

  一眼望去,霞光万丈,悠悠红云被嵌上了金边,远处山上的碧波随风荡漾,夕阳撒下的金红色辉光从树顶点下在地上映出摇曳的光影。雄蝉在燥热中不厌其烦地鸣叫,而山风则带着微凉从人们头上飞过席卷向上,带着夏日的气息直上苍穹。

  “好热……”

  纲吉灌了口水,看着来往于路上的车辆:“Reborn说过会有人来接我们吧?”

  “啊,邀请函上的那个什么极洋财阀说会有人来接我们的。”

  山本走过来,抬手放在眉前:“我看看。”

  “啊!是毛利小五郎先生吧?”

  纲吉身后不远处有话语传来,听到熟悉的名字,他们不由转身看过去,拖家带口(?)的毛利小五郎正在他们不远处。

  “您好您好,我叫高良康永,是社长的秘书。”

  毛利小五郎清清嗓子故作沉着道:“您好,我就是那个人称沉睡的毛利小五郎的那个名侦探,这是我的女儿毛利兰,寄宿在我家的小鬼江户川柯南。”

  中年男人腆着肚子一脸微笑:“一路前来真是辛苦了,快上车,车上凉快。”

  “恩。”毛利小五郎动作麻利地钻上了车。

  柯南正在向高良康永道谢等待毛利兰上车时,感受到了身侧投来的目光,扭头:“诶?是沢田哥哥!”

  “阿纲?”毛利兰抬头也看到了不远处的纲吉他们。

  “在接毛利小五郎,应该是是极洋的人。”狱寺隼人说。

  于是纲吉就带着他的守护者们走了过去,少年首领向毛利兰他们打着招呼,某位小学生对纲吉的出现感到诧异:“沢田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沢田叔叔呢?”

  纲吉:“啊?我……我……”

  而已经被热得满头大汗的狱寺隼人走到高良康永面前迫不及待地开口问:“你是极洋的人吗?”

  高良康永点头,疑惑地看着他们:“我是,请问你们是?”

  “我们是珂莱姆。”狱寺隼人只觉自己热到爆炸,粗声粗气地狠声道。

  “珂莱姆?!”

  身为极洋财阀社长的秘书*诚道家族的干部成员高良康永依然是知道珂莱姆代表着什么,此时此刻的他惊觉自己似乎是得了耳鸣:“你们是——珂莱姆公司的人?!”

  狱寺接话:“对。”

  “好年轻啊。难道这就是……”

  高良康永看到了有一个白色短发少年手臂上的臂环,上面Vongocc的字符鲜明可见随即心下暗喜:既然是Vongocc的家徽,那就是真的了,而且还都是少年……

  “来,请上车。”

  男人面带笑容地将纲吉他们迎到了柯南他们后面的那辆SUV旁,道:“我们先去五蕴山上,山上的温度会凉爽一点。”

  眼见着高良康永要带着他们向车后走,还在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纲吉暂时告别了问题尖锐的柯南他们,坐进车里。

  纲吉长舒一口气说:“柯南有时候给我的感觉真不像一个小孩子。不过他跟着毛利叔叔这个名侦探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聪明一点也是应该的。”

  “十——”

  狱寺隼人刚准备开口就突然想起来这辆SUV上还有极洋的人,极洋或者应该说是诚道家族现在表达出来的意图不明,暴露身份也许会为纲吉带来不利,于是岚守自己硬生生地改变了称呼:“阿,阿纲。”

  “恩……嗯?!”

  纲吉突然侧头看向一旁的狱寺,自己之前有段时间一直在试图改变狱寺对自己的称呼却未果,没有想到狱寺现在突然自己就改了口,他对比非常惊讶。

  “……您还是离那个毛利小五郎远一点好。”

  岚守张开嘴,却始终不能把纲吉的名字叫出来,“阿纲”对与狱寺隼人来说就是应该放在心里默默尊敬永远不能亵渎的神圣名字,让自己和其他无礼之人一样随意地叫出来这件事情对狱寺隼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狱寺到最后也只是用“您”来代替“十代目”。

  纲吉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我离毛利叔叔远一点?”

  “那个毛利小五郎虽然说有一个名侦探的头衔,但他也有一个「移动死神」的称号,也许有点夸大其辞,但也不可能空穴来风,他总是会出现在事件的第一现场。”

  狱寺隼人担忧地看着纲吉说:“为了您的安全,还是离那个男人不,离那群人都远一点。”

  “不会吧。”

  纲吉为难道:“毛利叔叔只是因为是侦探所以看起来会与事件接触得多一下,移动死神什么的,比起他们,我觉得Maffia可能更贴切一点吧……”

  纲吉看着岚守头上仿佛被具现化的折下来的毛茸茸银色耳朵,声音逐渐减小。

  少年首领最后无奈地点头:“好吧,我尽量。”

  看到最敬爱的首领听进了自己大不敬的话,银发狼犬开心地甩甩尾巴,开心地笑起来,连坐在自己身后还在说愚蠢言论的棒球笨蛋都懒得去理会了。

  *

  暮色四合,繁星初上。

  性能一流的SUV载着一行人来到了五蕴山脚,也许是因为将要开发,上山的路线并不是蜿蜒向上的山路,而是直上直下的索道。

  先到的柯南他们已经先行上去,只有高良康永还等在索道前。

  纲吉他们踏上索道,四面都是加厚玻璃,五蕴山的景色一览无余,然而月色迷蒙,山间开始有了淡淡的雾气。

  打量着景色的山本突然指着一个地方问:“那边是怎么了?”

  纲吉闻言看去,在山本手指着的方向有一块凸起的地方上有淡银色反光。

  高良康永顺着山本指着的地方看过去,脸色在黑暗中突变,然而他语气不变,温和道:“那是社长划下的分界线。”

  “分界线?”

  “是的。以五蕴山为中,向外一点五公里原本都是属于一个没落的世家。但在二十年前,那个家族因为苦于生计,将这块地卖给了上一任社长,于是这一块就都是属于我们极洋财阀。”

  高良康永笑着说:“社长仅仅是准备将从五蕴山这边开始往南,靠近城镇的山地作为旅游圣地来开发的,所以在不予开发的地方用铁网直接围上了。”

  “原来如此……”

  说着,索道停住了,高良康永转身走出去道:“五蕴寺到了,请跟我来。”

  纲吉他们跟着高良康永来到了五蕴寺前,草木深深,斑驳古朴的寺庙门前有一颗巨树盘踞,树根裸/露在地面上,苍白的石板路被树根撕裂,阴影影绰。

  朦胧月色下,纲吉恍然觉得树根上的阴影更像是一滩血渍。

  风摇树响,影动心悸。

  站在五蕴寺前的少年首领背后不由得升起了大片的鸡皮疙瘩。

  “晚上的斋菜也准备好了,请进来吧。”

  站在寺门里的高良康永对纲吉他们张手邀请,温和的笑容在巨树树叶的阴影下森然阴冷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