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072章 挫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婉瑜为她这父亲只关心马,只字不提她死里逃生的事而感到可悲。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她父亲本来就是个势力的人,只要是为了侯府的利益,他什么事做不出来。

  前世把她送给沈婉琪折磨都敢,更何况是现在呢!

  “父亲难道不知道,是琪姐儿对我的马做了手脚,才使得我的马受惊的吗?”沈婉瑜一脸茫然地说道,“我以为父亲既知道我惊马一事,该弄清楚来龙去脉了才是……没想到只是听到了些风声啊。”

  安陵侯眸色暗了暗,目光看到一旁的沈婉琪身上,“她说的可是真的?”

  沈婉琪早就料到了沈婉瑜会这么说,站出来笑着说道:“我知道姐姐受了惊,心里不好受,可也没必要把脏水泼到我的头上。我一下午都在陪着银月公主说话,寸步不离地跟着公主,又哪里有时间去在你马上做手脚呢。父亲如果不信,你可以找公主身边的婢女来问问,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银月公主是什么人,当朝最尊贵的嫡公主,就是借安陵侯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为了这么点小事,派人去公主府。

  安陵侯脸色沉了沉,“琪姐儿都说不是她做的,这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沈婉瑜就猜到她会这么说,冷笑了一声道:“父亲若是以为我在说谎,不妨取下二妹妹头上的簪子来看看,我相信那上面可能还留有你那匹宝贝马的血!”

  沈婉琪浑身一颤,下意识就捂住了头顶的发簪,“父亲,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婉瑜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二妹妹既说自己没做,又何必躲躲藏藏,大大方方的把簪子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事情不就真相大白了?”

  她眸子带着嗜血般的凌厉,就好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沈婉琪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她猜的没错,这簪子上,确实留有血迹……当时她怕别人看见,也来不及仔细擦,就重新插回了头上。

  安陵侯就算再势力,还是个有原则的人,听到沈婉瑜的话,便道:“来人,将二小姐头上的簪子取下来看看。”

  很快便有丫鬟上前按住了沈婉琪,眼看簪子就要被扯下来,这时一直旁观的沈婉瑶站了出来,她朝安陵侯屈了屈身,道:“父亲其实没必要怪罪两位姐姐……枣红马这么容易就受惊,就代表它本身野性未除。您若真进宫把这马献给静妃娘娘,恐怕受惊的就不是大姐姐,而是娘娘了……到时候娘娘怪罪下来,父亲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沈婉瑜没想到她这个妹妹也会有巧舌如簧的时候,把黑的说成是白的,重要的是,她在替沈婉琪说话!

  傅氏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个女儿的错,听到庶女的话,也站出来说:“是啊,老爷,照瑶姐儿这么说,您非但不能怪罪她们,反而应该多谢她们事先把马牵出去试骑,要不然伤到了娘娘,我们侯府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她看向旁边的沈婉瑜:“瑜姐儿才受了惊吓,老爷就别责骂她了。枣红马虽然难得些,却也不是绝无仅有的,妾身记得妾身娘家哥哥手里便有一匹,赶明儿妾身去向他讨了来,还给老爷便是了。”

  这话说的他有多小气似得……不过安陵侯想想,三女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脸上的怒意这才消散了些。

  目光扫了一眼沈婉瑜,“既然惊了马,便早些回去歇着吧。你还要多亏了豫王殿下,赶明儿好好准备谢礼,送到豫王府去。”

  沈婉瑜又还能说什么呢,点头应是。

  豫王他确实该谢的。

  安陵侯又瞥了沈婉琪一眼,冷漠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自己知道。若不是念着公主和辰王的面子,我早就……你去祠堂跪一晚,自己好好反省吧。”

  安陵侯其实也不笨,看都沈婉琪遮遮掩掩,就知道她心里有鬼了。

  念在徐青鸾的面子上婉瑜知道,可跟戴嘉铭有什么关系?

  不一会儿她就想明白了,原来现在,她这妹妹是要当辰王妃的人!

  她这父亲还真是不遗余力地想攀上戴嘉铭啊……婉瑜觉得很是可悲。

  安陵侯过问都没过问沈婉瑜伤得如何,就甩袖离开了。

  沈婉琪知道自己是逃过一劫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拿余光瞄向沈婉瑜,却发现她正戏谑地看着自己,好似在说,这次就先放过你,好戏还在后头。

  她心下一惊,而后又想到,自己现在是跟公主站在一条船上的人,也没什么好怕的。

  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好想也不想地瞪了回去,而后与沈婉瑶说:“方才多谢三妹替我说话。”

  沈婉瑶神色淡淡的,“都是自家姐妹,二姐姐不必跟我客气。”

  她跟沈婉琪说话的时候,目光还落在沈婉瑜的身上,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豫王会对她这么不一般!

  明明是她救了豫王,豫王却对她视而不见,反而对沈婉瑜这般不同!

  临走时,为了避嫌,还特地让安阳郡主去山上接她!

  幸好豫王的这一做法,也让安阳郡主更加厌恶她了!

  安阳郡主和银月公主都对她怀恨在心了,她倒想看看,日后她该要如何在京中立足!

  沈婉瑶想到这,心里这才好受了些,跟婢女回了院子。

  沈婉瑜也被傅氏扶回了院子,紧张地检查了一番,确定她真的没事,才放下心来。

  傅氏原本准备了许多谢礼,要送到豫王府去的,没想到还没等婉瑜去豫王府谢他,豫王府的人,却先过来了。

  细问之下,竟然是来给她们姐妹送谢礼的!

  傅氏震惊之情溢于言表,缠着声问来送礼的内侍:“这是不是豫王殿下弄错了……怎么是我们府上的姑娘救了殿下,分明是殿下救了我的女儿啊?”

  内侍和和气气地道:“奴才只是听主子吩咐给小姐送谢礼的,至于有没有搞错,恐怕要问豫王殿下才能知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