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059章 草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妹妹,你没伤到吧?”安阳郡主一脸担忧地朝她走了过来。

  身后跟着戴嘉铭,戴嘉铭视线也往婉瑜身上一扫,最终落在了婉瑜手臂上那只大手上。

  婉瑜方才受了惊吓有些站不稳,徐墨过来扶住了她,一直就没把手松开。

  沈婉瑜也注意到了戴嘉铭的目光,甚至是听到了他跟徐青鸾的争吵,忙将手臂从徐墨的手中抽了出来。

  “我没伤到。”一旁的白芷赶紧过来扶住了她,她朝戴嘉铭躬了躬身,“方才多谢辰王殿下。”

  即便跟他再大的仇恨,刚刚若不是戴嘉铭,她也不可能安然无恙。

  她向来恩怨分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过她的人,也不会错怪任何一个好人,这回确实是戴嘉铭救了她,她便会感激。

  不过不同于方才对徐墨的态度,她这次语气生冷了很多。

  “没事就好。”戴嘉铭感觉出她的冷淡,对一旁的婢女说:“快带你家小姐下去休息一下,好好给她检查一下,有没有哪里不适。”

  白芷点头应是,婉瑜朝在场的三人微微躬身,“婉瑜失陪。”

  她路过安阳郡主身边,却发现安阳郡主目光呆滞……她大概也是看到方才徐墨关切的扶着她的那只手了吧?

  这下恐怕有理都说不清了……

  “我陪妹妹去吧。”安阳郡主却很快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对着婉瑜笑:“青鸾也真是的,怎么能这么任性呢,要是伤到了沈妹妹,我该如何跟侯夫人交代。怎么说也是我请你来的,她就算不给你面子,也该给我留些面子啊。”

  她一边扶着婉瑜去马场的休息处,一边说道。

  婉瑜暗叹这安阳郡主果然不是常人,也笑道:“我也没伤到,郡主也别责怪公主了,她想必也是无意的。”

  徐青鸾骑术在京中闺秀中可是数一数二的,哪里是什么故意呢。

  程娢心道,这沈大小姐倒是很懂分寸,知道就算怪罪,也不可能把银月公主怎么样,索性一句话也不说,反而给人留下了好感。

  若不是四表哥对她不同,恐怕她还能和她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惜……

  这是京中最大型的马场了,平时很多京城的公子少爷都会来这边骑马,一应物件俱全。

  为了给骑马之人提供便利,休息室还特地请了几个江湖郎中在那儿坐诊,一旦有人从马上摔下来,或者是哪里伤到了,都会请这江湖郎中来给她们看看。

  沈婉瑜刚坐下,安阳郡主就帮她帮江湖郎中请了进来,给她检查伤势。

  这是个女郎中,沈婉瑜也不想拂了她的意思,便跟着进内室,让她帮着检查了。

  两人走后,戴嘉铭和徐墨站在了一处,戴嘉铭率先开口,“方才要不是豫王殿下,恐怕这沈大小姐的性命可就不保了,我在这儿代她谢过殿下。”

  只有亲眷才会代替人表示感谢,戴嘉铭这话明显是把沈婉瑜归入了自己人的行列了。

  徐墨不动声色道:“是辰王眼疾手快,才让我免受池鱼之殃,该本王谢你才是。至于沈大小姐,她方才已经谢过本王了,倒不用辰王越俎代庖。”

  他这话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其实往深处想,摆明了告诉戴嘉铭,该谢的她早就谢了,不必你辰王殿下在此多此一举,而且,比起你,她首先谢的是我。在她眼里谁的功劳大,那不是一目了然嘛。

  戴嘉铭神色微僵,却还是笑着道:“真没想到殿下也会有舍命救人的时候,我还以为殿下只会杀人呢。”

  暗讽徐墨手段毒辣……徐墨能在京中有这样的称号,还从来没怕过什么人,淡淡道:“本王自然比不得辰王两袖清风,不过只要父皇需要,多杀几个人又何妨?”

  小厮牵了马过来,他朝戴嘉铭笑了笑,道:“许久没骑马了,辰王可有兴致来赛一场?”

  “乐意奉陪。”徐墨话语中明显在讽刺戴嘉铭是在惺惺作态,不过他们两个人也就半斤八两罢了,谁也没资格说谁。

  戴嘉铭也不想和他争吵,便道:“不过前不久伤了腿,可要请豫王殿下让让我才是。”

  徐墨丝毫不谦虚:“既然你都说了,本王自会相让。”

  别人要伏低做小,他又怎么会拒绝呢,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死对头。

  两人正说着要去赛马,银月公主就气冲冲地跑了过来,“四哥哥,你为什么也救她!”

  徐墨翻身上了马,“以前我见你胡闹,以为只是在耍公主脾气,没想到却做出这样的事来。回去我会把今日在马场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你母后,让她也好好看看,她疼了这么多年的到底是什么人!”

  “皇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徐青鸾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慌乱,颤抖地指着他,“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要跟母后告我的状?她到底有哪里好,值得你们一个个的这么护着她!”

  “无论她好不好,你也不应该这样草菅人命!”徐墨冷冷地说道。

  徐青鸾闻言就轻笑起来,“说我草菅人命?皇兄你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些年你杀了多少曾经帮助过你的老臣,为了向父皇表忠心,你只差将母妃全部的族人都杀尽了!我草菅人命,我看你才是嗜血成魔!你也不听听这些年外头都是怎么评价你的,竟然还敢在这说我!我不过就是一时没勒住缰绳,才让一个小闺秀受了惊吓,可我自己还不是弄得伤痕累累!”

  她举起那双被缰绳勒伤的手给徐墨看,“你看看,我一双手都快废了,你以为我是故意的吗?我要是有心杀她,我至于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吗?”

  她实在是被逼的气极了,说话也有些口无遮拦,“还有你,戴嘉铭,这些年我对你示过多少好,你却视若无睹!我明明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去喜欢别人?我是朝中最尊贵的嫡公主啊,却因为一个小小侯爷的女儿,受了你们的责骂,你以为我心里就好受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