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057章 挑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有话想跟公主说。”

  沈婉琪朝银月公主走了过去,帖子是徐青鸾派人送来的,徐青鸾就算再讨厌她,也不至于会当场对她发火。

  只是她明显看到银月公主眼底闪过一抹戏谑。

  她便明白,徐青鸾此次请她来,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银月公主穿了一身紧身桃红劲装,发髻也用束带扎了起来,手里握着一条银白镶金的马鞭,眉眼本就有些高挑了,这会儿嘴角一勾,就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

  她正由下首的宫女搀着上了马背,她骑的是刚从西域进贡来的汗血宝马,身躯高大俊猛,普通的闺秀一般是不敢骑的。

  听到沈婉琪的喊话,她唇角微勾,眉眼闪过一抹精光,“沈小姐你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明知银月公主这是拐着弯儿骂她是胆小鬼,沈婉琪也不敢当场黑脸,皮笑肉不笑道:“公主相邀,民女怎么敢不来。上次宫宴是民女输给了公主,答应了要当公主三日的婢女,民女腿伤渐好,特地来履行承诺。”

  “你是说今天就开始?”银月公主听到这话,明显有些诧异。

  这次的赛马会,她原本只想邀沈婉琪前来,想当着辰王戴嘉铭的面,给她个下马威的……至于其他的两位小姐,是因为安阳郡主提起,她才顺带让她们过来的。

  徐青鸾原本还想等她玩的高兴的时候,再来羞辱她的,没想到沈婉琪自己先送上门来了,那就别怪她下手太狠了。

  她笑,“既然你信守约定要来给本公主当婢女,本公主当然乐意之至。”她虚手往自己的宫女那儿一指,“替我牵马吧,这可是父皇送我的汗血宝马,全京城可就这一匹,你可要当心着点。”

  沈婉琪藏在袖中的手紧握了一下,但想到日后,她还是强忍着不适,过去将宫女手中的马缰牵了过来。

  赛马场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是她请的几个皇子过来了,徐青鸾眼前一亮,趾高气扬道:“牵到那边去!”

  徐青鸾马术其实还不错,她却故意让沈婉琪牵着过去,也是故意试探她,是否真心想给她当婢女。

  “四哥哥,嘉铭哥哥!”徐青鸾在马背上欢快地朝他们招手。

  见座下的汗血宝马没有动静,她就喝道:“还不快过去!你如果想在我面前假惺惺地打什么坏主意,我劝你还是收了那心思。本公主可不是让人随意利用的人!”

  沈婉琪远远地看到身着一袭宝蓝色骑装,骑着骏马的戴嘉铭,眼睛都直了……耳边却传来银月公主不耐烦的声音,她忍了又忍,才低声应了声是,边牵着马,边往沈婉瑜那儿看了一眼,突然就抬起头,与徐青鸾说:“公主,我今天其实不止来履行自己的承诺,还有件事想告诉你,是关于辰王殿下的。”

  徐青鸾在马背上把玩着马鞭,她使劲儿冲马车门口招手,戴嘉铭却只往这边望了一眼,就不再理会她了,她心中有些怨念,正想一鞭子抽到马背上,骑马过去质问了,就听到沈婉琪的声音。

  她饶有兴致地哦了一声,“你有什么嘉铭哥哥的事要告诉我?”

  难道还想劝她放弃她的嘉铭哥哥不成,这个女人未免也太蠢了。

  她是堂堂的嫡公主,若说要放弃,也该是她先放弃才对。

  她倒想看看,她到底能说出什么深明大义的话来。

  沈婉琪视线落到远处正在与安阳郡主说话的沈婉瑜身上,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真正与辰王殿下有婚约的,是姐姐。而不是我。我在宫宴上说的话,都是我母亲逼迫我的。从小到大,我母亲都把我当做姐姐的挡箭牌,一出了事,就把我推出去……”

  她说着眼圈瞬间就红了,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角留了下来,衬得她那张娇柔的脸,愈发的楚楚可怜。

  任是见惯了后宫矫揉造作的妃嫔的徐青鸾,看了也下意识相信了她的话,高挑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是说,你在我母后,甚至是全京城闺秀面前说了谎?”

  沈婉琪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声音哽咽道:“婉琪实在迫不得已才会对公主说出真相……公主心里明白就好,还请公主能饶我一命。我从小就不受母亲待见,若是被我母亲知道,我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公主,我母亲必定会打死我的。甚至还有可能连累到整个安陵侯府……”

  她知道要让徐青鸾真的相信她说的话,就必须把这么说的后果告诉她,才能让人信服……她冒着会这么大的危险,也要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可见是真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徐青鸾一抬头,看向沈大小姐的身上,辰王戴嘉铭和豫王徐墨,都朝她们那边走了过去……安阳郡主带着沈婉瑜给他们行礼,徐青鸾注意到,她们屈身的时候,辰王戴嘉铭的一直在沈婉瑜的身上。

  当下就信了几分沈婉琪的话,但欺骗皇亲,是诛九族的大罪,她也不敢贸然下定论,紧握着马缰,问她:“你的意思是,将来要嫁入辰王府当辰王妃的是她而不是你?那你母亲又如何圆了宴会上的那个谎?”

  沈婉琪拿袖子擦了擦眼泪,哽咽道:“母亲惯来会使这些手段,她既然能让我顶替姐姐去承受您和皇后娘娘的怒意,自然也有法子让世人无话可说……我和姐姐本就是众所皆知的双胞胎,其实也就是找当年接生的稳婆说几句话的事。到时候母亲再把过错推到稳婆的身上,一切便也就顺理成章了。”

  “敢将我母后玩弄与鼓掌之间,你母亲真是好大的胆子!”

  沈婉琪似乎真的害怕银月公主对侯夫人怎么样,哭着摇头说:“她就算再偏心,那也是我的母亲,我不想因为我和姐姐的事,背上了不忠不孝的罪名……还请公主大人有大量,原谅我母亲的过失。她……她也是为了姐姐。”

  “为了你姐姐她就可以欺骗我母后,欺骗嘉铭哥哥了吗?”徐青鸾面色冰冷的可怕,“不行,我要把这事告诉嘉铭哥哥,让他知道沈家大小姐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