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040章 对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婉瑜知道她那三个妹妹都是想在宴会上大展风采的,肯定会费尽心思的打扮,就跟傅氏说:“母亲,我们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先走着吧,等会儿让她们的车夫赶车快些,追上我们便好了。”

  傅氏很赞同她的做法,毕竟这路上的都是一同入宫的人,若是看到安陵侯府的车架迟迟没来,难免会有人说,安陵侯府对这次的宴会不重视。

  这可是皇上和皇后亲自下令要办的,敢不重视,那就是对皇上的不敬了。

  只要在宫门前等她们一起进去,那便不算是失礼了。

  傅氏点点头,让人扶了婉瑜上马车,看到她打扮得这么素净,还是忍不住说她:“你那三个妹妹为了今天的首饰可选了好几天,你倒好,直接穿了寻常的服饰,母亲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婉瑜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一本正经道:“母亲,我这身也是前几日才做好的。”

  也前几日开始准备了的意思。

  旁边的白芷听了使劲地叹气,小姐这身衣裳是新的没错,可这是铺子里惯例给府里送的四季新衣。

  傅氏也是摇头,但这长女一向有主见,便也没再责备她,道:“这样也好,不会抢了那些贵人的风头。”

  沈婉瑜心里使劲的点头,总算有个明白人了。

  傅氏看到她欢喜的样子,既无奈又好笑,不再看她,扶着丫鬟的手上马车去了。

  …………

  豫王府

  小厮一脸讨好地走道书案前,询问豫王殿下:“殿下,桃花宴就要开始了,您不去看看吗?”

  徐墨正在作画,听到小厮的话,稍稍抬起头,“都有谁来了?”

  小厮恭敬道:“各家闺秀都到了,就连银月公主,安阳郡主,长公主和几位皇子都去了。”

  徐墨直起身,“皇姑也来了?”

  他口中的皇姑就是长公主,长公主跟皇上是一母同胞的兄妹,早年还跟先皇上过战场,是个性格好爽的女子。

  她嫁给平国公为妻,膝下育有一子一女,皆是人中龙凤,其中女儿便是京中有名的才女,安阳郡主程娢。

  平国公英年早逝,这么些年,都是她一人撑起了整个国公府,京中敬佩她的人很多,就连皇上也夸她是女中豪杰,时常召她进宫相陪。

  长公主在朝中的地位与旁人不同,若说皇上对银月公主是宠是纵容,那么皇上对长公主,便是敬, 是从……有时候她说一句话,比朝臣说十句都管用。

  只不过长公主从不搀和朝事,亦不随便在皇上面前发表看法,朝臣有事求她,她向来闭门不见,有一种自成的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的气韵在……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平国公府能屹立不倒和皇上一直信任她的原因。

  朝中诸多皇子对这位长公主,也都是很尊敬的,就连最飞扬跋扈的银月,到了长公主面前,也乖顺的像只小猫儿似得,不敢有丝毫僭越的地方。

  只是她向来不喜欢参加宫里的这些宴会,今年怎么来了?

  徐墨有些疑虑,“宫里可是出了什么事?”

  小厮低头道:“旁的倒不曾听说。只是听皇上身边的总管提了几句,好像是太后娘娘有意在这次宴会上给安阳郡主挑选夫婿。”

  这就难怪了……徐墨放下墨笔,“替我更衣吧。”

  小厮一喜,这便是要去了的意思。

  殿下向来不喜欢这些热闹的场面,往年都是不参加的,他是皇子自然没什么事,但他不一样,他是下人,皇上惯常是把气撒到他们这些下人身上的。

  往年顶多就是挨几个板子,但今年连长公主都去了,殿下要是再不去,可能就不止几板子这么简单了,甚至丢了性命都是有可能的。

  小厮心里那个愁啊,幸好豫王殿下想通了,他能不高兴嘛。

  赶紧去喊了近身伺候的来,给他寻华服,换头饰等,说有多尽心就有多尽心。

  徐墨看着下人们个个绞尽脑汁的样子,就道:“随意就好,不必麻烦。”

  他只是去看看罢了……

  小厮却觉得,这偌大的王府还没个王妃,若是殿下能在此次的宴会上给他们找个王妃回来也是好的。

  至少什么时候殿下生了气,他们还能到王妃那儿求助,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孤立无援了。

  可不就是得给他好好打扮嘛。

  即使徐墨说随意,但小太监还是忙活了老半天,才替他把衣裳换好,发髻冠好,带上皇子的梁冠,备好马车往宫里去。

  谁知马车刚停到宫门口,就遇到了辰王戴嘉铭,豫王府的人都知道豫王和辰王向来不对付,停了马车之后,一直不敢进去回禀豫王。

  徐墨感觉到马车停了,却迟迟不见小厮来喊,便隔着帘子问:“发生什么事了?”

  小厮忙小声道:“是辰王殿下的车架也要进宫。”

  宫门就这么大,两辆车一起是进不去的,只能一辆先行……他们也是在犹豫到底是该让还是不该让。

  对方虽然不是皇上亲封的皇子,但也是皇上亲封的亲王,身份是与豫王一样的,这些年他在朝堂的的风头,甚至有些盖过豫王殿下了。

  这种冤家路窄的情况,他们可不敢擅作主张……

  徐墨皱了皱眉,掀了帘子,果真看到挂着辰王府挂饰的马车停在了他马车的旁边。

  辰王府马车上的车夫亦一脸懵逼地望向这里,但他们到底是戴嘉铭手下的,有些傲骨,率先出口呵斥道:“何人敢挡我们辰王殿下的去路?”

  这车夫也实在是没眼色,且不说徐墨马车上挂着豫王府的标志,单说敢乘车入宫门这一点上,也应该知道这里坐的不是普通人,竟然还敢出言呵斥,脑子也是蠢到没救了。

  豫王府的车夫虽然跟徐墨一样不爱说话,但也不会对方叫板了还输了气势,当即也冲对面喊道:“我们是豫王府的。你们哪里来的胆子敢挡我们殿下的车驾!”

  豫王是什么人,京中人人称道的冷面阎王,就算是朝中重臣见了都得避让的人!辰王府的车夫被吓得脸都青了,但想到自家辰王也不差,就故作镇定地回过身,隔着帘子向戴嘉铭禀报:“主子,豫王殿下的车驾在我们旁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