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034章 欺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厅,沈君限与豫王徐墨相对而坐,院内无一个丫鬟敢进门打搅,不为其他,只因为徐墨冷面阎王的称号。

  虽然他方才对夫人十分和善,但她们都看到了徐墨对沈婉瑶的态度,可不敢贸然往前凑,白白丢了小命那就不好了。

  等了老半天也没人上茶来,沈君限显然有些尴尬,“许是瑜儿吩咐人去库房里寻好茶去了。”

  用来招待皇子的,当然得要最好的茶……徐墨点了点头,也不拆穿他,抬眼打量起四周来。

  房间装扮得既简单又雅致,除了墙上的挂瓶,字画,还摆了一尊释迦牟尼的玉像,鼻尖还能闻到淡淡的檀香味……

  这样的摆设,委实不像是一个姑娘家的房间。

  徐墨稍稍有些好奇,问一旁的沈君限:“她信佛?”

  沈君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一尊佛像,亦有些惊奇,“我没听说过她信佛啊,估摸着是谁送给她的吧。”

  谁送的她会摆在大厅里,那房里淡淡的檀香味又该如何解释?

  徐墨有些疑虑,但看到沈君限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对这个妹妹也不够了解,便也不开口问了。

  “大姐姐原先是不信佛的,是前些天伤了头之后,才让人摆了这佛像。”两人正沉默着,就看到沈婉瑶从门口款款走了进来。

  她手里端着个托盘,她将托盘上的茶搁到沈君限和徐墨面前,含笑道:“这佛像是前些年母亲送给大姐姐的,不过大姐姐一直将它搁在库房里。昨儿个才让人摆上的。”她指了指对面燃了香的香炉,“那里的檀香,也是最近才换的,大姐姐说檀香闻着能让人心静,晚上点着能睡得香甜些。”

  “瑜姐儿伤了头,倒是连性子都改了不少。”沈君限端了茶来喝了一口,“若不是我了解那丫头,恐怕真以为她就此信佛了。”

  沈婉瑶听了这话 ,故作惊讶道:“大哥这话说的,我瞧着大姐姐可是真的信了佛。昨儿还看到她房里搁经书呢。”

  就那丫头的性格也能信佛?沈君限才不相信,“她呢,把我们丢在这,自个跑哪儿去了?”

  沈婉瑶说:“大姐姐说有些头疼,回房换药去了。让瑶儿来给你们先奉茶。”

  她指了指案几上的两杯茶,道:“这是姐姐库房新上的大红袍,是姐姐特地让丫鬟拿出来泡给殿下喝的,殿下尝尝味道如何。”

  徐墨一直沉默地坐在那儿,也没端茶来喝的意思,沈婉瑶这才壮着胆子说道。

  徐墨瞥了一眼杯盏中的茶,茶叶是极好的,可惜这冲茶的技巧不对,再好的茶叶到了她手里,也变味了。

  他喝惯了宫中的贡茶,自然对这冲坏了的大红袍提不起兴趣来,他明白那人恐怕是故意躲着不想见他,斯条慢理地站起来,淡淡道:“在侯府待的时间长了,我也该走了。改日再来拜访沈兄。”

  抬步就要走了,沈君限还在喝茶呢,听到这话,连忙放下了茶杯,拽住了他的衣角,“怎么这么急着走,我记得你这会儿没什么事吧?何况你不是说来喝茶的,怎么茶没喝一口就要走。”

  徐墨瞥了沈婉瑶一眼,声音清冷道:“这茶,泡法不对。”

  沈君限一愣,徐墨已将衣角抽出来,默不作声地出了门。

  沈婉瑶脸色明显难看了起来,她费尽心思泡的茶,竟然被他说泡法不对!

  人还未走远,她就一把将案几上的茶具啪地一声扫到了地上,“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你正眼看我的!”她咬着牙说。

  徐墨和沈君限都算是习武之人,耳朵本就比一般人灵敏,自然听到了里头的一声巨响,沈君限尴尬地笑:“这个妹妹上不得台面,你别放在心上。”

  “嗯。”徐墨淡淡地嗯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东厢紧闭的那间房门,声音悠远:“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能让他放在心上的人,已经很少了。沈君限亲自把人送出了府。

  在东厢房闭目小憩的沈婉瑜听到正厅的动静,忍不住皱了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白芷将目光投到一旁的小丫鬟身上,小丫鬟说:“是三小姐,她,她泡了的茶豫王殿下一口没喝……三小姐恐怕生了气,将您的那副官窑茶具给摔坏了。”

  “谁让你拿那套官窑的茶具给她!”沈婉瑜腾地一下从软榻上坐了起来,那是她十岁那年,安陵侯送她的生辰礼,已经很久没拿出来用过了。

  丫鬟见小姐好像生了气,立刻跪到在地上说:“奴婢以为……以为招待殿下,得,得要拿好的茶具……所以,所以……”

  她其实也是被银月公主给吓坏了,二小姐就是因为茶的事,被银月公主扇巴掌,她害怕拿普通的茶具去招待豫王,也会被豫王殿下责骂。

  婉瑜的心在滴血,然而摔都摔坏了,她还能怎么办。

  她抚了抚额,从榻上起了身,让白芷给她披了件衣裳,去了正厅。

  沈婉瑶还在厅里发呆,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看得出是受了不小的委屈。

  “三妹这是怎么了?可是谁欺负你了?”婉瑜朝她走了过去,目光却落到地上碎得七零八落的茶盏上,愈发觉得可惜了。

  “长姐,我一定会博得豫王的欢心的!”沈婉瑶突然转过头对婉瑜说道,态度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婉瑜颇为惊讶,惊讶过后,她也只能上前鼓励她,“长姐相信你。”

  心想,豫王哪是那么容易惹的……不过她要去飞蛾扑火,她还能拦着不成。

  反正她这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若好心去提醒她,她反而会觉得婉瑜是在跟她抢豫王。

  所以婉瑜也索性不说了。

  沈婉瑶下了决心之后,拿帕子擦干了眼泪,坚定道:“长姐,这茶具我会赔你的。”

  她就是个庶女,平时月例没她多,赏赐也没她多,婉瑜知道她没什么积蓄,就道:“不必了,不过就是几个杯子而已,我还不至于这么小气。”

  就是赔她一个一模一样的,也不是原来那个了,根本没什么意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