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99章 自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却见他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并未有震惊或者别的表情出现。

  不由地有些疑惑,很快,里头又传来了另一个女声,她带着几分嘲讽说道:“母亲倒也别怪郭姨娘,她这般做,全都是为了二姐姐。若是将二姐姐养在膝下,那受苦的可就是她了。谁能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呢。”

  是沈婉瑶!

  “你含血喷人!我不是她的女儿,我不是!”一个极为愤怒的声音说道,这回的是沈婉琪。

  “二姐姐,这会儿你否认也没用,事实就摆在眼前。而且郭姨娘自己也承认了,当年是她掉包了你和三哥。你如今就算再怎么辨,也摆脱不了贱婢之女的出身!”她徒然提高了音量,“真枉我这般敬重二姐姐,若是早知道你出身及不上我,这些年,我便也不会在你面前低声下气了!如今事情抖出来,你也算是有了报应!”

  “沈婉瑶,你好狠毒的心思!”沈婉琪显然有些失控了,“你故意接近我,就是想套我的话,妄为我这般信任你,把什么事都告诉你!早知道你心肠这么歹毒,我就该一碗毒药杀了你!”

  “二姐姐这是说什么话呢。你这些年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想必不用我提醒,你心里也该清楚。”沈婉瑶抬起头,看着傅氏:“母亲怕是不知道吧,二姐姐这些年陷害过大姐姐多少。就连三哥在二房如此艰难,也大多被二姐姐所赐。”

  傅氏听到这话,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瞪眼看着沈婉琪:“为什么,这些年我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待我?”

  沈婉琪不由地冷笑:“待我不薄?你何曾将我当过亲生女儿对待?府里谁不知道那沈婉瑜才是你的最宝贝的女儿!你待我若有待沈婉瑜的一半好,我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受尽欺辱的时候,你做这个做娘的人在哪里?不过在冷眼旁观罢了!你不落井下石,我便要烧高香了,现在竟还敢说,你待我好。简直就是笑话!我若是不多替自己打算,我能有什么活路!”

  话音刚落,只听到啪地一声,沈婉瑜冲进去就给了她一巴掌,“若非你心肠歹毒,母亲又如何会不疼你!如果没有母亲,你还能有今天!现在居然还敢在这指责母亲,你有什么资格!”

  “沈……沈婉瑜……”沈婉琪捂着被打肿的脸,睁大了双眼,神情惊骇之至,“你……你怎么会在这?”

  沈婉瑜勾了唇,“这里是我家,我为何不能再这!”

  说着,她整了整自己的衣裳,静静地从她身边走过,来到傅氏的面前,轻轻地将她扶了起来,“母亲,我回来了。”

  傅氏有些被吓傻了,愣愣地看着她,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瑜儿,真的是你?”

  “你不是还在南边帮着豫王殿下治水,怎么忽然回来了?”

  沈婉瑜轻轻地点头,拿出帕子,轻轻替她擦拭着眼中的泪水:“南方的事情忙完,我就回来了。没有事先知会母亲,是女儿的不是。”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傅氏有些激动得不能自已了,透过沈婉瑜,却看到了她身后的沈君陶,刚歇下去的泪水,又夺眶而出,“君陶……”

  她挣脱开沈婉瑜的手,一点一点,慢慢地,朝沈君陶走了过去,“你……”

  她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这个是她的儿子,她亲生儿子。

  她伸手,去触摸他那张脸,想到他这些年在二房受尽了苦头,她心就揪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这些年,我对不起你。”

  她哭得泣不成声,沈君陶任由她摸着,而后伸出手,替她擦着泪,“我从未怪过您。”

  他如此说道,而后,后退了一步,缓缓跪倒了傅氏的面前,恭恭敬敬地给她磕了个响头,“儿子拜见母亲。”

  傅氏嘴唇发颤,好半天不知该如何办好……他竟然喊她母亲,还说不怪他,不曾怪过她。

  房内的沈婉琪,沈婉瑶,包括郭姨娘,还有沈婉瑜,皆是震惊无比……

  婉瑜没想到,君陶竟然早便知道了!

  郭姨娘是那种,跟吞了只苍蝇似得,她以为自己瞒得很好,殊不知,只是自己自以为是而已。

  “君陶,她不是你娘,我才是你娘!”她见沈君陶叫傅氏母亲,有些疯了,一把冲过去,想要将沈君陶从地上扒拉起来,“我才是你娘啊。她不是!”

  如今他名声远扬,又得了豫王殿下的看重,不日是要入朝为官的。日后的前程,自然不用说。

  “姨娘,君陶感激你带了我多年,但,到底谁才是我娘,我心里很清楚。”沈君陶极为冷静地说道:“早在很久很久之前,我便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可还记得少时?每当二姐生辰,你都会偷偷去二姐院子里,看她……有次我很好奇,你为何这样做。便悄悄跟在了你的后头。我听到了你自言自语……只是知道自己是长房的孩子,还是在不久之前。”

  “姨娘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这些年,我不说破,便是要还你这个养育之恩。”

  郭姨娘脸色一白,她没料到,沈君陶竟然早就知道了。

  “我虽不知你们因为何时,才会把这桩事扯出来,但是既然母亲都知道了,那我也没必要再装着不知了。”沈君陶看向边上的沈婉瑜,“长姐,谢谢你。你知道你是怕我伤心,才一直没告诉我的。你自己默默承受着这一切,这些天,苦了你了。”

  沈婉瑜微微红了眼眶,不想在他面前哭,撇开了头去,默默将眼泪擦干了,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来,过去,将他,和傅氏,一起扶了起来,“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必再瞒着了。”

  “母亲,他真的是你的亲生儿子。当年,是稳婆将他与二妹妹掉了包。我已暗中查探清楚。”

  傅氏揽着沈君陶,哭得泣不成声。

  沈婉瑜与旁边的婢女道:“你们带夫人去次间,这里我来处理。”

  婢女低声应是,扶着傅氏出去了,沈君陶望了地上的几人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