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98章 作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京中出了什么大事?”沈婉瑜眉头紧拧。

  他这口气,倒有些像在安排什么。

  他是不想她牵涉其中吧?

  “我只是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具体是什么,我也还不清楚。”徐墨轻抚着她的脸颊,“让你先回去,总归是没错的。你要记住我的话,万不可张扬我已近京都的事。我总觉得,此次和亲一事,并不寻常。”

  戎狄人野蛮,却忽然用这种和亲的 方式,要求讲和,还是在戎狄王病重的情况下。

  倒像是背后有人在推着他似得。

  “可有性命之虞?”沈婉瑜有些紧张地问道,她可不想,好不容易找到个一心一意对她好的男人,就这样轻易丢了性命。

  徐墨含笑摇头:“性命之忧倒不至于,只是前途未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罢了。你放心,你只管先回侯府,一有动静,我会派人与你说。你也不必太过担忧了。”

  沈婉瑜见他坚持,也没敢再多问,心中却已下定决定,回去之后,定要好好查探一番,看看能否有什么帮得上他的。

  她重生而来,知道的事情比徐墨多,兴许能帮上他什么大忙也说不定。

  翌日清晨,沈婉瑜便带着沈君陶,回了安陵侯府。

  她听豫王的吩咐,没有走正门,而去从偏门进入,沈君陶和无尘一道,送她回院子。

  院子里的一众丫鬟婆子见了她,都无比惊讶。

  “小……小姐!您回来了!”而后惊喜地迎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又看向她身后的沈君陶和无尘身上,“三少爷和无尘小师父也来了。”

  “奴婢这就是去告诉夫人,夫人早便盼着你们回来了!”婢女急忙就要去通知傅氏。

  沈婉瑜开口阻止了她:“我回来的事先不要张扬,你先去给我打桶热水,我想沐浴。另外再去膳房端些吃食上来,给三少爷和无尘,等会儿我会亲自去拜见母亲。”

  “是了,给夫人一个惊喜也好。夫人若是知道小姐回来了,必定会高兴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婢女连连点头,而后吩咐人,给她打了热水来。

  沈婉瑜转头与沈君陶等人道:“三弟先在我院子里待一下,一会儿跟我一道去拜见母亲。”

  沈君陶点头,婢女将他们引到西厢房去喝茶。

  白芷服侍沈婉瑜沐浴,有些不解:“小姐为何回来了也不让奴婢们通知老爷和夫人?”

  她是府中堂堂正正的嫡出大小姐,如今又是慧明大师的弟子,还在治水一事上立了大功,身份非同一般。

  沈婉瑜淡淡道:“告知她们又得一院子呜呜洋洋地过来请安,还得看那一众姐妹的脸色行事,我舟车劳顿就已经很累了,若是再折腾,指不定把我这条小命都折腾没了。还是清静点好。”

  “可是三少爷他在南方立下大功,本应该替他庆贺的,这般悄悄地跟着小姐回来,岂不是……”

  白费了小姐的一番心思了?

  沈婉瑜轻笑:“君陶不会在乎这些的。”

  他是她的亲弟弟,他是什么样的性子,她很清楚。

  若是他在乎这些名誉,早就不是现在的沈君陶了。

  他韬光养晦了多年,若是连这点肚量都没有,也不是她亲弟弟了。

  只是……他身份一事,怕是不能再瞒着了。

  他如今已经不是昔日人人都可以欺负的沈君陶了,母亲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白芷听到这些不敢再多言,静静地伺候她梳洗。

  西厢房沈君陶和无尘已经吃完饭了,沈婉瑜去到的时候,两人正坐在那儿喝茶。

  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两人已经十分熟悉了,谈话也颇为随意。

  “无尘小师父可知道,这京中有何大事要发生?”沈君陶有意无意地问道,“方才一路从街道上过来,见到侍卫比往日多了不少。”

  无尘念了声阿尼陀佛,“小僧向来不问朝堂中人,这次南下,也是受了师父所托,并不知晓到底会发生什么大事。”

  沈君陶笑,这个无尘,又在跟他打马虎眼了。

  他夜观天象的能力,可不是盖的。

  这一个月来,他们治水能进展得这么顺利,无尘功不可没。

  勘察地形,预测天象,开井打水,样样都离不开他。

  沈君陶也知道他们出家人有自己的一套,便也不在追问,等沈婉瑜进来时,便与她一道,去傅氏园中拜见。

  一路上遇到婢女小厮,皆瞪大了眼睛,好似在想,远在南方的人,怎么会忽然冒出来。

  震惊过后,皆恭敬行礼,沈婉瑜也不多作解释,抓了个婢女来问:“母亲可在院子里?”

  婢女哆哆嗦嗦地地答道:“在……在……只是……”

  话还没说完,沈婉瑜便道:“在便好。你们该忙什么便忙去吧,我去与母亲说说话。”

  她抬步往里走,婢女在她身后欲言又止。

  沈君陶是看到了婢女怪异的表情,但并没有直接说出口,只默默地跟着沈婉瑜一同去了傅氏的房中。

  只是刚到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沈婉瑜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里头好似在争执什么,沈婉瑜静静地听,发现那哭的不是别人,正是府中的郭姨娘。

  “夫人,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当年做出那样的事,我也是逼不得已。并非有意这样做的。”

  沈君陶听到郭姨娘的声音,也是稍微愣住。

  很快便传来了傅氏的声音,同样带着哽咽,“他是我的孩子,你却让他在二房吃尽了苦头……你让我这个做娘亲的,有何颜面再见他?”

  “这些年,他是如何过来的,我看在眼里,当年就连我,连我也看不起他……却不知,他竟是我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如此待他,怎么可以!”

  “明明是长房嫡出的孩子,却被当成了贱婢之子,受尽府里人的欺凌……”傅氏有些失控了,下了罗汉床,一把揪住了郭姨娘的衣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沈婉瑜听到这,大抵猜到,里头说的是什么事,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沈君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