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97章 先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娢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按住她的手,道:“宫中人多,这事回去再说。”

  婢女重重地点头,战战兢兢地跟在程娢身后。

  程娢本是打算见过了徐青鸾之后,就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心情了。

  直接带着婢女,出了宫。

  等回到国公府,她立刻把婢女叫到房里,神色凝重道:“你快与我说,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婢女跪到地上,背上早就惊出了一声冷汗,偷听了辰王殿下的谈话,确实该害怕的。

  幸好如今她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国公府。

  “奴婢,奴婢听到辰王殿下和一个大人在说,在说……要趁着这次和亲的机会,逼皇上立下太子。”

  皇上年事已高,处理朝政早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确实到了该立太子的时机。

  但这跟谋反有什么关系?

  难道是辰王殿下自己想当皇帝?

  不可能,他并不是出身皇族,虽然有了个异姓王的称号,但到底不是皇室中人,无权继承皇位

  就算坐到那个位子上,也是会被人诟病的。

  他向来在乎自己的名声,应该不会这么做。

  而朝中呼声最高的要数豫王,但豫王与辰王又是死对头,他不可能会扶持豫王登基。

  “可有说要立谁为太子?”程娢握紧了拳头问婢女。

  婢女哆哆嗦嗦地道:“奴婢,奴婢不曾听到……只听到,他们谈话中,说到了豫王殿下。好似,要设法逼豫王殿下谋反……”

  程娢差点把失手把杯子打掉了,看着婢女许久,忽然起身,浑身一阵阵地发凉。

  戎狄好端端打着仗,却忽然派使者上门求娶公主,这委实就不寻常了、

  如今还求娶了徐青鸾……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cao纵。

  趁着徐墨南下的时机,好让朝中局势,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人,好歹毒的心思。

  “这事不要跟旁人说起。”程娢喉咙干涩,冷声与婢女说道:“谁问都不许说起。这段时间,你就好生在府里养着,哪儿都不许去。谁来了也不许见。”

  婢女知道自己偷听到了这样的大事,能保住脑袋,就已经很好了,当然也不敢强求,能跟以前一样,能随意出行。

  点头应是。

  程娢推开房门,高声喊了婢女,“给我备马,我要出城一趟。”

  婢女十分疑惑:“可是长公主说过,不让郡主离开京城……您这……”

  啪地一声,程娢直接给了那婢女一巴掌,“我的事,也轮得到你来说。耽搁了大事,你就算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掉的!还不快去备马。”

  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许多了,这徐青鸾和亲一事,势必是个陷阱,让徐墨上当的陷阱,让徐墨在葬生的陷阱。

  婢女从未见徐青鸾发过这样大的话,一句话也不敢多说,捂住通红的脸,出去给她备马。

  …………

  以此同时,远在京城外的徐墨,也接到线报,说皇上下旨,让徐青鸾去戎狄和亲。

  这还是辰王那一伙儿,极力举荐的!

  就连徐墨的手下,得到这个消息,都是忿忿不平:“那个辰王真是不识好歹,就算被关在王府里来,还不知收敛!竟敢趁着殿下不在,就设计银月公主……属下看,殿下也没必要给他留什么颜面了,直接回去,将他手下做过的那些脏事,全抖出来,让皇上治了他的罪!”

  他与辰王明争暗斗多年,各自手中都有对方不少把柄,只是碍于没有合适的时机,一直不曾将事情捅出来。

  属下这么说,也是实在替徐墨感到生气。

  本来上次户部的事,皇上可以判得更重些的,豫王殿下却就这么轻易放过了他。

  这会儿趁着殿下不在京城,却联合朝臣,对付身居后宫的银月公主,简直是太卑鄙的。

  “这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徐墨将信烧了,神情有些凝重:“我派人打听过,戎狄王近日身染重病,在到处寻访名医,都自顾不暇了,又如何会派使臣来我朝求亲……这恐怕是一个圈套。”

  “殿下的意思是,是辰王他设了圈套,想对付殿下?”属下有些惊讶,他心思没有徐墨这么活络,“可是他,为何要忽然对付你?”

  徐墨轻笑:“他与我明争暗斗也不是一两日的事了,此次我们夺了他最得意的户部,他失了左膀右臂……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是戴嘉铭。”

  “戴嘉铭从来也不是好对付之人。要不然这么多年,他也不可能与本王平起平坐了。”

  “可是殿下,辰王到底设了什么圈套,竟要连银月公主也牵扯其中?”属下很是不解。

  徐墨摇摇头:“目前我还不知道,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我们回京,绝对不会这么平静。”

  说完这句,他便让下属先退下了,自个披了身衣裳,去了沈婉瑜的大帐内。

  都说归心似箭,归心似箭,这从南方回来,一路狂奔,用的时间,竟比去的时候还少。

  如今不过十日左右,就已临近皇城了。

  只不过,本是后日便可进京的,但徐墨却忽然让人在此安寨扎营,把行程慢了下来。

  沈婉瑜跟着徐墨奔波了这么多日,也确实是有些支撑不住了,一扎营,便到头大睡起来。

  她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好像要散架了似得,极为不舒服。

  徐墨进来的时候,她还睡着,徐墨低头亲了亲她的鬓角,小声地将她喊醒。

  沈婉瑜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到徐墨,十分放心,“你来了?”

  徐墨嗯了一声,掀了锦被,躺在了她的外侧,“京城里发生了一些事,我怕是没法与你一起进京了。”

  “明日一早,我会让几个侍卫,乔装了护送你回府。”

  沈婉瑜并不笨,看他神色凝重地做安排的样子,瞌睡虫全没了,“乔装打扮?殿下是叫我悄悄回府?”

  徐墨颔首,“你回去以后,也不必大肆宣扬。别人问起,你就说,我大军还在南方,你思家心切,就先带着弟弟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