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88章 阴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真的……”无尘有些惊讶,而后说:“看来师父果然没骗我啊……”

  他轻声呢喃道,说的太过小声,沈婉瑜没听清,“师父说什么?”

  无尘摇摇头:“没什么,师姐喝了药,还是休息一会儿吧。过不久便要上路了,我怕师姐会受不住。”

  不愿多解释,喝了口水,转身就下了马车。

  沈婉瑜有些疑惑,这无尘向来不会说谎的,今日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马车外,豫王徐墨站着一棵大树下,属下恭敬地走上前来,抱拳道:“殿下,您让属下查的东西,有消息了。”

  徐墨并未转身,背对着他问道:“查到什么?”

  下属恭敬地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殿下料得不错,这银票确实出自那个商行。”

  “商行乃是五年前一位姓李的商人所建,经营至今,分行已遍布全国……昨日我们落脚的那个县里,便有几家。”

  “属下将银票拿去给他们的管事看,管事也说,这银票是出自那里。我顺藤摸瓜,查到……那商行,与国公府有些关联。”

  徐墨转过身,脸上并不见有多少惊讶,“往下说。”

  属下应是,继续道:“那李姓的商人,本是国公府的一个管家,五年前不知因为犯了什么事,被国公爷赶出了国公府……几番辗转之下,成了一名商人,建立了这个商铺。如今在北直隶也算有些名望。属下听闻,他逢年过节都会去国公府拜会长公主……”

  但长公主跟皇上关系虽近,却从不过问朝事……他很怕这是他猜错了,说话的时候,就带了几分斟酌。

  “平日里到不见他与长公主有多少交集……所以属下也不敢肯定,这事是不是与长公主有关。”

  徐墨听到这,手中的银票被他揉成了团,“姑母向来不问朝事,更没有涉及陷害沈大小姐的理由。”

  “殿下的意思是……”

  “长公主府可不止有姑母一人!”徐墨冷冷地说道,他一想到这个可能,便忍不住把指手捏得咯吱咯吱作响,“本王原本以为,那些只是女儿家之间的妒忌,无伤大雅,却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看来这些年,本王是太过纵然她了!”

  “殿下说的是谁?”长公主府上除了长公主,便只有长公主的一双儿女。

  女儿家?安阳郡主?

  侍卫一惊,“殿下是说安阳郡主?”

  他马上摇摇头:“安阳郡主素来心地善良,怎么可能做出这等害人性命的事。定是属下哪个环节出了错,属下这就去再调查!”

  他抱拳,要退下,徐墨却道:“不必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本王心里已经有数。”

  他就说父皇好端端怎么会叫沈大小姐一个女子跟着南下,她虽是慧明大师的弟子,但到底是个女子,父皇怎会把这样的重任交给她!

  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程娢啊程娢,我倒一直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深沉的心机,连皇上的心思,都能左右!

  他是一直知道,程娢对他有不同的想法的,但碍于长公主的面子,一直不敢与她说破。

  现在看来,却是没必要顾念什么面子了!

  徐墨道:“给本王准备笔墨,本王要写封信,你快马加鞭送到慧明大师手中。”

  他阎王的称号,当然不是说笑的……

  要对付她们,他可以不费一兵一卒。

  侍卫低声应是。

  傍晚时分,城外树林里,一名身着黑衣的少年,单膝跪在地上,“属下无能,未能完成主子的任务,还请郡主责罚!”

  黑暗中,程娢着一袭青衣,头戴斗笠,安静地站在他面前。

  听到这话,眉头几不可闻地皱了起来,“为何会出错?我不是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黑衣人道:“属下本已经叫当地的县令,将郡主说的那人,以杀人之罪抓到县衙牢房中,明日便可处斩了的……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豫王。豫王不知从哪里听到消息赶了来,将人救了出去。属下怕被豫王发现,只能先行离开。”

  “豫王?”听到这个名字,程娢声音都寒了几分,“他不是早就出发去南边了吗?这会儿应该早就出了皇城几十里,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那里!”

  “属下也不知晓。”跪在地上的人,听到她冰冷的声音,显然有些害怕,“只知道,豫王是孤身一人,急冲冲赶来的……他身后,两位御医和县丞,都战战兢兢的。属下看着,他很像是专门为了沈大小姐而来……”

  “专程为了她而来?”程娢喉咙有些发涩,“竟然为了个女子,丢下南方几万灾民于不顾,专程回来救他。他还真是对她情深意重!”

  她将指甲狠狠地掐进了肉里,直到手心都被温热的液体浸湿了,她才深吸了口气,道:“可有留下什么把柄?”

  既然事败,为今之计,也只能找别的办法了!

  下属摇摇头,“属下并不曾在县令面前露面,想必没有留下证据。”

  那就是好,这样就好,只要她还没真正进豫王府,她就有的是机会!

  “下去吧。”程娢冷声说道,“这事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母亲若问起,便说是我外出不小心遇到劫匪,你不得已现身救我!”

  黑衣人低声应是,却见程娢,毫不犹豫地抽了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

  “这便是劫匪所伤。”她冷声说道。

  黑衣人震惊之余,轻轻地点头:“是,属下明白。”

  程娢转身便要走,又见他地上,还躺着个三四岁的孩子,开口问道:“他是什么人?”

  黑衣人道:“这是……那县令的孩子。因走得匆忙,属下不知该如何处置她。”

  “他可见过你的样貌?”程娢有意无意地问道。

  黑衣人想了想,点头:“本是给他下了迷-药,却不料他提前醒来,属下没来得及蒙面,便被他瞧了样貌。所以才不得已将他抓了来。”

  程娢瞥了地上的孩子一眼,眼也不眨道:“留下也是祸害,杀了吧。”

  程娢在外的形象,一向是大家闺秀,温婉贤淑,心地善良,如今却忽然说出这样一番,残忍狠厉的话来,就连见惯了世面的黑衣人,此刻也 是被她这话吓了一跳。

  程娢丢下这句话,却直接转身离开了,黑衣人只得低声应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