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85章 答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跪在地上的两个御医,神情跟吞了只苍蝇似得。

  这样肉麻难当的话,豫王殿下就当着他们的面说出口了?

  这还是传闻中的那个冷若冰霜的豫王吗?

  曹张两位御医都怀疑自己是幻听了,跪在地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沈婉瑜这时也注意到了地上跪着的两位御医,耳根子刷地一下红的跟什么似得……

  但她活了两世,到底不是普通女子,轻咳了一声,道:“我……有些口渴。”

  两位御医,兼边上的豫王,齐齐愣住。

  这话题歪的,可不是一点两点……

  曹张两位御医也是个心思通透的,暗想这沈姑娘,大抵是在给他们台阶下呢,忙道:“我这就去给姑娘倒水。”

  齐齐站起身,去房内的桌子上,倒了杯温水,递给沈婉瑜。

  沈婉瑜接过,凑到嘴巴,轻轻地抿了一口。

  徐墨只是淡淡地瞥了二位御医一眼,二位御医咽了咽口水,对视一眼,朝徐墨恭敬拱手:“沈姑娘身上的伤并无大碍,耐心将养几日,便可痊愈……殿下若没别的事,那下官这就去给沈姑娘煎药了?”

  再待在这,不是被殿下的冷眼刮死,就是被他的话吓死。

  徐墨摆了摆手,二位御医如释重负地出了房门,还细心地将房门给带上了。

  两人站到房门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没想到这沈姑娘和豫王,竟然是这种关系……

  “老张啊,我觉得在太医院的日子,怕是不多了。”曹大人轻轻拍了拍张大人的肩膀,慨叹道。

  得罪了未来的豫王妃,还想安然无恙地待在太医院,简直就是笑话啊。

  张御医深有同感,额头上冷汗直冒:“幸好这姑娘受的都是皮外伤,要不然……”

  就是将脑袋拧下来,给豫王当椅子坐,恐怕也不够赔的。

  “这几日且当心吧。万不可再出任何差错了。”曹御医一脸慎重地说道,“尤其是这位沈姑娘,必须得好生伺候才行。”

  可不得好生伺候,她可是未来的豫王妃,看豫王对她在乎的那模样,搞不好,她一句话,便能定他们的生死。

  他们可不敢与她再生冲突……赶明儿等豫王不在了,还得好生给她赔个礼才是。

  二人心中都有了共同的想法,拿了丫鬟手里递过来的药,亲自去后院煎。

  房内。

  二位御医走了之后,气氛一下又凝固下来了。

  沈婉瑜一口一口地喝着水,好似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内心平静下来,才能忽视,方才豫王说的那番话。

  然豫王显然不想让她忽视,见她杯中见了底,便将她手中的杯子拿了过来,转身又给她倒了一杯,递给她:“本王方才说的都是真心话……你若是一时无法回答,也可过些日子再告诉本王。索性你与本王一道南下,相处的时间甚多,倒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

  沈婉瑜伸手握过茶杯,紧紧地攥着,他说的没错,他们还有很多时间相处,确实不差这一时半刻。

  但早答迟答,都是要回答的,既然迟早都是要说的,又何必吊着别人。

  更何况,她已经想清楚了……

  徐墨见她沉默不语,便道:“你有伤在身,也不宜劳累,早些歇着吧。本王去看看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他起身,便要出门而去。

  漫地烛色,他背影显得有些落寞,沈婉瑜心中一动,忽然伸出手,轻轻拽住了他的袖角:“殿下,我已经想好了。”

  徐墨步伐一顿,转过头,看了她半响,才挪动脚步,重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沈婉瑜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搁在床旁的高几上,抬头,凝视着他的眼,朱唇轻启:“殿下怕也知道,我跟辰王殿下有些过节,至于是什么过节,婉瑜不便与殿下多说……起初,我接近殿下,只是因为殿下能帮我对付辰王。并未对殿下有别的想法。”

  “后来我受奸人所害,多番遇险,几次绝望地以为自己要命丧黄泉,是殿下及时出现,将我救下,悉心照料于我……不瞒殿下,我本是性格清冷之人,不懂什么儿女情长,更没有想过,将来有一日,要嫁谁为妻。但自从遇到殿下,却让我平静的心,不断起了波澜。”

  她眼波流转地望着他,轻轻道:“若真要嫁一人为妻,我愿意嫁给殿下。世上,也只愿嫁给殿下……”

  戴嘉铭不是她的良人,前世她那般受尽折磨,其实早就决定,这一世,若不能遇到两情相悦,一辈子待自己好的人,就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了。

  没想到却遇到了徐墨……这个人,前世就因为她,受尽了朝臣嘲讽。

  今世为救她,几次三番受伤……他之前的多番示好,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去想罢了。

  她总认为,自己这样的人,不值得徐墨这般掏心掏肺,不值得徐墨待她这般好。

  没想到今日,他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我愿意嫁给殿下,只愿嫁给殿下。

  徐墨脑子里现在只有这两句话,定眸望着她,久久不言。

  沈婉瑜受不了她这样的目光,不由地蹙眉:“殿下若是后悔了,那我只当没有听过殿下方才的那番……”

  话未说完,徐墨便低头吻了她,微凉的薄唇擦过她的额间,移去她耳边:“瑜儿,你这话,可是出于真心?”

  沈婉瑜被他吻得浑身酥麻,耳根子一下便红了,却还知道点头:“此番南下,是打着慧明大师的名号而来,既是他的弟子,便不会在殿下面前说假话。”

  “瑜儿,本王很高兴。”他声音黯哑,抬手,触上她的唇,抹去她嘴角处沾的茶渍,双眸一低,又唤了她一声:“瑜儿,本王真的很高兴。”

  被他触碰过的地方一片滚烫,沈婉瑜方觉不好意思,就这么直白的把话说出来了,他会不会觉得她太过不矜持?

  她胡思乱想着,徐墨却低头,又吻上了她的唇,与方才蜻蜓点水不同,这一次,带了几分侵略性,酥酥麻麻的感觉,一路窜过她背脊,直冲到小腹之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