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林芊芊 第二百二十九章:扬州天桥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凡抵达了自己下榻的酒店,取了房卡一刷,便推开门看到神秀在那胡吃海喝,而摆摊用的八卦图,被铺在地上,放满了各种打包盒。

    “神秀兄,你这就过份了。”赵凡哭笑不得的进了门。

    “诶呀”神秀扭头望见穿着清凉的他,笑道“赵老弟舍得回来了去时穿的人五人六,现在咋就剩下背心大裤衩了呐这该不会是险被抓奸连衣服都来不及套就跳窗子跑了吧……”

    “滚犊子。”赵凡翻了个白眼,躺在沙发上抖着腿说“这趟赚大了,两枚功德币。”

    “究竟咋回事,快跟我分享分享。”神秀放下吃的,好奇的凑过来说“不过,少儿不宜的那部分可以省略,我乃是出家人,听不得炮王事迹。”

    “怎么发现你越来越猥琐了”

    赵凡郁闷不已的把斜阳大酒店的经历娓娓道来。

    神秀竖起大拇指,道“不虚此行啊,竟学到了调制柠檬水,快先给我来一杯尝尝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喝。”

    “去买柠檬、百香果、蜂蜜。”赵凡在钱包抽出一千块,说道“再代我买两套衣服。”

    “行。”

    神秀一溜烟的跑出酒店,不久之后回来了,把袋子装的衣服裤子一倒,“合身不”

    “尺码倒是对了。”赵凡拿起来连搓带闻,敢情全是地摊货,但是连打补丁的粗布麻衣过去都穿过不少,他并不在乎料子如何。

    接着,赵凡调配了两杯柠檬水。

    神秀端起杯子试着喝了一口,赞叹道“确实好喝。”

    下午,他们便拿着道具来到东关广场继续摆摊,神秀在赵凡的威逼利诱之下,仍然扮瞎摇鼓。

    然而,今天的东关广场,热闹非凡,放眼望去满地黑压压的人头,都听说这来了个铁口直断的真大师,这个星期,每天都会在此摆摊,并随机的点三个有需求的路人赠予免费机会,所以其中要么是看热闹,要么是质疑的,要么是想来碰运气的。

    ……

    一晃,在广陵的七天摆摊生涯进入了尾声。

    赵凡接过一个老年妇女递来的硬币,开天眼一看,成了功德币!

    他便开始收拾起了摊子,同时说道“今日的三次免费机会已全部送完,大家都散了吧,我要回去了,并且,以后都不会再来了,若是有缘,江湖再见。”

    此时,东关广场已是人满为患,这个星期,广陵的市民算是大开了眼界,那位大师是真的又神又准!

    众人恋恋不舍的望着大师和瞎秃子,许多人试图开口挽留,可那两道背影却还是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视线之中……

    “他娘的,终于完事了。”神秀吐槽的说“赵老弟,我强烈要求在下一个地方时,换个形象。”

    “放心,我会酌情考虑的。”赵凡搪塞过去,便盘算起来手头的功德币,截止到第一天为杨雅棋解决掉小鬼后,当时有二十二枚,而后边这六天,一共出手了十八次,却仅有七次成币。

    功德币的生成率,连一半都不到。

    不过赵凡心中很知足了,虽说这有刻意刷币的嫌疑,可毕竟是为有麻烦缠身的百姓办实事,老天爷不会管这个,但是,并非每次出手都有功德币可赚,若是如果家家都有邪乎事,那这年代就不是太平盛世了,来到广场的,大部分都是看热闹扯犊子的,送免费机会时差不多是千里挑一。

    而这些有需求的,又有一大部分即使助其化解了,也因功德太少,无法成币。

    现在,赵凡有二十九枚功德币,距离熔炼剑胎还差七十一枚!

    才一个星期,这进度算快的了。

    他和神秀返回酒店睡了一觉,又去美食街从街头轮到街尾以此庆祝,顺便犒劳下后者,接着徘徊在娱乐场所嗨了一个通宵后,第二天太阳升起时,便打车去了小虹桥村。

    村长和闺女昨晚就旅游回来了,也一夜未睡,这对父女知道,今天是生离死别的日子。

    所以相顾无眠,聊起了李燕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

    一大早,村长就下厨做了一堆闺女爱吃的,摆上桌子,他忍不住偷偷擦着泪滴子。

    赵凡和神秀站在院子外边的树下,他叹息道“我这会不会太残忍了”

    “不会。”神秀摇头说“若不是你,这父女连弥补遗憾的机会都没有,七天,不少了,因为每一刻,都被恨不得放大成一年那样去在乎。”

    “也是。”

    赵凡微微一叹,便凝音成线传入了村长的耳中“本大师如约来送你闺女去她该去的地方了,允许尔等将这顿饭吃完。”

    村长身形骤滞,他侧头看见了树下的赵大师,就点了下头,然后扭回来笑着说道“燕儿,大师开恩让咱把这饭吃好,你多吃点啊。”

    李燕放下碗筷,拿起旁边那碗饭,夹了许多菜端起来说“爸,现在我喂您,就假装当成老了时,我在一旁尽孝心。”

    “好……好。”村长含泪张开嘴,闺女喂的饭,吃到肚子里边觉得比蜜还甜。

    一分,一秒。

    半小时后,李燕放下碗筷,离开椅子对着父亲跪下,嗑了三个响头,“爸,女儿先走了,我不在时要照顾好自己,烟要少抽,酒也戒了吧,然后再找一个合得来的伴儿。”

    村长不忍心看闺女,便背过身去一边洒泪一边摆手说道“去吧,赵大师在外边侯着半天了。”

    李燕起身又在后边抱了下他,就哭着跑出了院门。

    这一幕,把赵凡和神秀看得要多心塞就有多心塞,但是,生死有命,而不死石仅此一枚,唯有狠下心拆散这对父女。

    接下来,他们把李燕带到了村外的判官庙废墟。

    赵凡对着她一拍。

    李燕的身躯幻化为一枚石头,而她的灵魂立于地上,恍如隔世。

    赵凡收了不死石,让神秀将之超度了,便返往市区退了房,而后乘车来到省会扬州市,决定新的一个星期就在扬州的江都区摆摊了,地点已定好,位于繁华的市中心,那有一座上边行车、下边走人的天桥。

    二人抵达江都区,在天桥附近的一家酒店开好房,等到下午三点,便准时出摊了。

    然而,在来到天桥下时,他们却愣住了,这桥底下摆玄学摊的,竟然有三家!

    桥下左侧的是个白衣老头,身前铺了块豹纹绒布,一手蒲扇一手泛黄发旧的相术册子,而他后边立了一个黄旗,上边写着“独门神通,算命测字,不准不要钱。”

    而右侧边缘是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约么四十来岁,留着民国时期的发型,摊位上摆着五花八门的小物件,什么辟邪、转运、求桃花之类的应有尽有。

    右侧中间则是一个头发散乱脏兮兮的老太婆,她没有眼眸,眶子之中清一色煞白,就跟翻白眼似得,而经营的方式就比较独特了,身前放着一口黑乎乎的铁锅,旁边的小方桌上放了瓶金灿灿的油,桌子前方挂了个牌子“炒指甲,知生知死知万般事。”

    “我了个去的,这天桥底下泛滥了啊。”神秀吐了个槽,便低声不解道“普天之下,真是无奇不有,赵老弟,指甲真能炒出那么多门道”

    “若她不是故弄玄虚,那咱这趟来可就真的值了。”

    赵凡投向那老太婆的目光之中,浮满了凝重之色,炒指甲……他是知道的,因为《天师秘录》里头就有相应的记载,但是失传了至少有一千年之久,他完全没料到在当今世上这门久远到古老的传承竟然还存在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