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26章 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姐明知道三小姐不怀好意,为何还要跟三小姐说这些?”白芷有些不解地问道。

  小姐说的这些话,难道不是在提醒三小姐,让三小姐防备公主吗?

  三小姐不是什么好人,小姐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沈婉瑜轻呷了一口茶,声音平稳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在提醒她?”

  白芷老实地点头,她确实这么认为。

  “你觉得你家小姐像这么好心的人?”沈婉瑜搁下瓷杯,含笑道:“我啊,这是在挑拨离间呢。”

  白芷茫然,沈婉瑜道:“徐青鸾既说这事是她们三姐妹所为,那定然跟她脱不开干系。但她生性谨慎,不像是这么轻易就在徐青鸾面前暴露的人……”

  “既然不是三小姐说的,那必定是她的同伙说的?”白芷恍然大悟:“小姐的意思是有人把三小姐给出卖了?”

  沈婉瑜戳了戳她的脑袋:“你总算是聪明了一回。那你觉得,这个出卖她的人,会是谁呢?”

  白芷摸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四小姐心思单纯,定然不会有这样的心机。除了四小姐,那便只有……”

  想到这,她不由地瞪大了眼睛,“可是是三小姐替她求情,她才能到护国寺的啊,她怎么反过来这么对待三小姐呢?”

  这不是忘恩负义吗?早上出去的时候,还见她跟三小姐的感情很好呢。

  白芷不敢相信,沈婉瑜轻轻一笑,道:“我们这安陵侯府能人多着呢,那些所谓的姐妹情深,在这里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以前我只觉得沈婉琪心肠狠毒,手段毒辣,现在看来,还是我低估她了,她竟有这等心机……”

  能把沈婉瑶都耍得团团转,当真是不容小觑呢,幸好她如今被徐青鸾厌恶,沦为了京城内宅妇人之间的笑柄,要不然沈婉瑜要对付她,还真是得费好一番工夫。

  “奴婢明白了,小姐是想让三小姐跟二小姐窝里反。”白芷脸上露出赞许来,“小姐可真聪明,这样一来,她们就没工夫来对付小姐,小姐也能安生一阵子了!”

  “这可未必。”沈婉瑜站起身来,边慢慢踱步回内室,边道:“不过凭她们几个的手段,我还不惧。”

  就怕她找了什么帮手!

  沈婉瑜想过了,照方才沈婉琪的反应来看,她并不是把她救了徐青鸾的事,传到宫里的那个人。

  她就算是有心,那也没这么大的能耐,能在徐青鸾前脚踏进皇宫,后脚就把消息传进去。

  那到底是谁说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是为了让她安陵侯府功过相抵,为了帮她,还是为了帮沈婉琪她们。

  沈婉瑜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那个人的目的,索性也不想了,反正现在她也并未受到什么损害。

  她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起来京城却已经变天了,户部贪污一案,被三司查明却有此事,豫王呈交了户部早年贪污案的账本。

  皇帝看后震怒,当场削了户部涉案人员的职,贪污数额大的,处于绞刑,请则流放关外,没有圣旨,永世不得回京!

  而作为管辖户部的辰王,也因此受到皇上迁怒,被下令罚俸一年,禁足三月。

  户部暂由豫王代管,南方水患一事,也全权交由豫王处理。

  三月足以让京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辰王党的官员都开始人人自危,恐慌的恐慌,投奔豫王的投奔豫王,可谓是一盘散沙。

  而作为正主的辰王,却跟没事人一样,神色平静地步出金銮殿的大门,与徐墨一同站在了廊下。

  “豫王真是好手段,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真的找到了户部贪污的罪证,着实令本王佩服。”他淡然一笑,道。

  脸上并未有过多的,作为失败一方的落寞,或者的沮丧。

  辰王能在朝中这么多年屹立不倒,他当然也不是个简单之人。

  徐墨并不敢轻看他,淡笑道:“是辰王手底下的人做事拖泥带水才让本王有机可乘,倒也算不得是本王的能耐。”

  这是在说他的人无能呢,戴嘉铭笑了笑,道:“豫王此次能如此顺利抓到户部的把柄,难道不是因为豫王身边有高人相助?”

  高人?确实有高人。

  徐墨想到那所谓的高人,就笑笑道:“本王只是吉人自有天相罢了,哪儿来的高人。若是真有高人,也不会等到今日了。”

  他跟辰王明争暗斗了多年,徐墨手中若是真有把柄,当然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这一点戴嘉铭很明白,但是,他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人,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相继有豫王党的官员出来了,戴嘉铭再待在这儿,可能就要看他们得意的嘴脸了,便道:“本王府中还有事情要处理,告辞。”

  徐墨颔首,并不阻拦,“辰王确实该好好处理府中的事务了。”

  这是在讥讽他被皇上罚了禁足……戴嘉铭轻笑:“那是自然。不过本王也想提醒豫王一句,盛极必衰……有时候风头过盛,未必是件好事。”

  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豫王徐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神色微凝。

  他当然不会不懂功高震主的道理,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戴嘉铭一个异性王,把持朝政,让父皇如芒在刺!

  他身为皇家的子弟,绝不容许江山易主!

  虽然戴嘉铭有太后撑腰,不可能这么快就倒台,但三个月,已经足够让他慢慢把戴嘉铭这些年培植的势力瓦解了。

  剩下的,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至于父皇那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官员都过来跟他道贺,徐墨只是淡淡地应了几声,并未表现出半点的得意,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官员自觉无趣,说了几句就讪讪地离开了,他的侍卫吟风,这时候走上前来,拱手道:“殿下,孙员外郎还有张郎中该如何处理?”

  皇上虽然下了旨意,但旨意上并未说明这两人该如何处置。

  主要是他们的官阶太低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