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22章 三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果真认得她?”徐墨带着几分惊讶地问道。

  沈婉瑜只是淡淡道:“不认得,只是听说过她的名号而已。”

  徐墨将信将疑,不过很快就站起身,道:“跟我来。”

  他在前头给沈婉瑜引路,他既然选择相信她,就要相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

  沈婉瑜很满意他什么也不问,就带她去的态度,至少说明眼前的男人,是信她的。

  活了两辈子,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被人全心全意信任的感觉,嘴角微微勾了起来,“殿下不好奇,我从哪里听到她的名号吗?”

  徐墨侧过头来看她,橙黄的灯光下,她的清雅的五官显得格外清晰,嘴角勾起的那抹笑意,带着几分自信又带着几分俏皮,他有一瞬间的晃神,很快他回过神,继续往前走,道:“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

  你当初告诉我,账本在孙员外郎手中的时候,就跟我说过,不要多问。

  我既然信你,就该全心全意的相信。

  并非是不想知道,而是选择了相信。

  他神情太过笃定,笃定到让沈婉瑜心中涌起暖流,眼眶也热了起来,她努力地眨了眨眼,才把这股酸意,给压制下去,眉眼含笑道:“旁的我不能告诉殿下。但是我想告诉殿下,这个海棠姑娘,曾被人称为妖女……”

  看到徐墨有些茫然地看着她,她就笑着补充道:“陛下-身边的。”

  这回徐墨算是听明白了,不对,他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说,这个海棠在父皇身边服侍过,但又没听明白,她说的曾经是什么意思。

  后宫佳丽三千,但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若是真被人称为妖女,该是十分出名了才对,他不可能会不知道。

  而且他也并未听说有,父皇纳一个舞姬为妃的传言……后宫的女子一旦被封了妃子,是不能随意出宫的,而这海棠明白还是舞馆里的人,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宫中妃子假扮。

  那她口中的“曾”,又是什么意思?

  徐墨百思不得其解,然而看沈婉瑜的神情不像是说笑,他只能笑笑道:“你是意思是让我把她送进宫?”

  沈婉瑜一笑,道:“我只是跟殿下随口一说,并没有别的意思。”

  这还没有别的意思?徐墨失笑,“嗯,你没别的意思。是本王想多了。”

  沈婉瑜挑眉,很快就来到了海棠所在的房间,太医见豫王去而复返,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忙又跪到在地上迎接。

  徐墨淡淡地摆手,“不必多礼。”

  太医这才慢悠悠地起了身,然而看到徐墨身边还跟着个穿着素净的女子,又是一阵不解。

  她与豫王并肩而战,而豫王也并未有半分生气,可见身份不一般……

  然而豫王向来不喜欢他们过问他的私事,太医就算再好奇,也没胆子问出口,硬生生地把到嘴的问话,给憋回了肚里。

  知道徐墨是来关心这床上姑娘的病情的,忙吞了吞口水,道:“下官已经替这姑娘把伤口处理好了,也让人喂了药,能否醒来,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徐墨嗯了一声,挥了挥手道:“都先下去吧。”

  太医提着药箱退了出去,房里的丫鬟亦施礼走出房间。

  徐墨坐到了一旁的罗汉床上,随手拿了本书来看,余光却瞄向沈婉瑜的方向。

  只见那女子难得露出几分好奇,一步步地朝海棠走了过去。

  在沈婉瑜的眼中,妖女样貌就算不是倾国倾城,也该是妖娆妩媚的,然而床上的这女子,除了穿着打扮较为明艳一些,长相并没有特别出奇的地方。

  尤其是受了伤之下,她脸色只剩下苍白,整个人瞧着都十分可怜……若要她说,只能用几个字来形容,美艳不足,清雅有余。

  但往往这一种人,最能讨人欢心……沈婉瑜大概也猜到了皇上为何会被她迷惑了。

  她轻轻地笑了一下,而后坐到了徐墨的对面,徐墨搁下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出什么名堂来了?”

  沈婉瑜摇头,故作神秘道:“殿下觉得我该看出什么?”

  徐墨嘴角微微带了几分笑意:“起先本王见你对这海棠姑娘好奇,还以为你跟她认识……但从方才你看她的神情,倒不像是与她相识。你看她的眼神,更像是打量一件百年难得一见的珍玩。”

  徐墨下了定论,这回轮到沈婉瑜失笑了,珍玩这词倒是用的极好……海棠能从身份低微的舞姬,一直爬到皇上宠妃的位子,甚至左右皇上的思想,还被世人称为妖女,可不就是百年难得一见了。

  “殿下说的有理。她看着确实让人赏心悦目,只是不知道孙大人如何舍得对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下手。”沈婉瑜微微笑着说道。

  徐墨挑眉:“刚刚我对你说的话还有些怀疑,但听到你这话,我倒是有几分相信这海棠有当妖女的潜质了。”

  她不问他,他到底有没有找到账册,更没有问他,孙员外郎到底跟她有什么渊源,而只是打量她,像一个观察一个古董一样观察她,足以可见,她方才说的,不是假话。

  沈婉瑜灿烂地一笑:“殿下这意思,难道真想把她送进宫?”

  她方才真的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并没有真的要让她进宫的想法,更何况,她是辰王那边的人,就算进了宫,那也是替辰王那边做事的。

  徐墨这么做并不划算。

  “只要她能为本王所用,又有何不可?”徐墨含笑反问道。

  是啊,并没有什么不可。但这海棠,真的能为豫王所用吗?

  沈婉瑜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是了,徐墨刚才说,她是被孙员外郎刺伤的,而且是为了灭口……曾经救了她的人,她敬爱了这么多年的人,到头来却背叛了她,伤她这么深,这种感觉,沈婉瑜最清楚不过了。

  兴许真能如徐墨所愿,也不一定。

  “殿下若是真想让她进宫,那我不得不提醒殿下一句,海棠她并不是个心思单纯的。就算奉了你为主,也未必会全心全意听你的话……所以还请殿下三思而后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