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206章 凭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楔子

  “白芷,把她扶进房。”迟疑了片刻,沈婉瑜淡淡地说道,而后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妇人,“希望嬷嬷能信守承诺。”

  妇人仍旧跪在地上,但态度已经软了许多,“只要姑娘能救我家公主,小妇人随你处置。”

  沈婉瑜转身进了房里,白芷和隽客等人合力将徐青鸾放到床上去,她满脸通红,浑身发烫,就连白芷看了都忍不住有些心惊,“小姐,您真能治好她吗?奴婢瞧她病得不轻……”

  又被那些人背着走来走去,吹了这么久的冷风,一看就病得不轻。

  小姐虽说看了一会儿慧明大师给的医理药理的书,但那都是杯水车薪,未必真能治得好她。

  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公主,要是在小姐的手下出了事,那群人必定会把这罪责怪罪到小姐身上去。

  白芷其实很不赞同小姐救她的,却也明白,小姐自有小姐的道理。

  “只能尽力一试。”沈婉瑜扫了床上的徐青鸾一眼,又环顾了一下屋子,跟白芷道:“去把窗棂都打开,另外再叫人打盆冷水来。”

  白芷应声而去,沈婉瑜坐到床前,就要伸手解徐青鸾的外衣,聚在门外观望的妇人见了,大声呵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公主万金之躯,岂容……”

  “你要是不想她死就给我闭嘴!”她话还没说完,沈婉瑜就一记冷光扫了过去。

  徐青鸾本就因为中毒而浑身发烫了,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怎么可能不病情加重。

  她不计前嫌地出手救徐青鸾,就已经很考验她的耐心了,要是这些人还在她面前指手画脚,她可真不敢保证,会不会把徐青鸾直接掐死了!

  妇人感觉出她话语中的严厉,忙抿了抿唇,将嘴巴给闭了起来。

  要不是她别无选择,她绝对不会让这沈大小姐给公主诊治!

  沈婉瑜可没这闲工夫管她情绪如何,等小丫鬟把冷水打进来,沈婉瑜直接吩咐她们:“用帕子沾了水,替你们公主擦擦身子。”

  婢女俱都一愣,这深秋天,说冷不冷,说不冷,也冷,尤其是现在这样的黄昏,用冷水去擦身子,不得把公主给冻风寒了。

  个个面面相觑,无一人敢上前。

  沈婉瑜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门口的那妇人,“怎么?你们是不相信我?那好,那你们另请高明吧!”

  她直起身子,将方才从柜子里拿出来的药,也放了回去,“我们走。”

  “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照沈大小姐的话去做!”未等沈婉瑜踏出房间,妇人就很快想通了,朝那群丫鬟怒喝道。

  这些人之中,皆以她为首,沈婉瑜能看出这人在公主殿的地位。

  并非沈婉瑜故意让他们为难,而是徐青鸾如今高烧不退,必须要这么做。

  她相信慧明大师的医术,他给的药丸,定然是将她体内的蛇毒都解了的,至于为何会发烧,沈婉瑜不懂医理,还不是很清楚。

  但她唯一能肯定的是,再这么烧下去,徐青鸾必死无疑。

  用冷水擦身这法子,也是她从慧明大师给的医书上看来的,应该是有效的。

  丫鬟听了妇人的话,这才敢过去将徐青鸾的外衣一层层地解开,拿了帕子替她擦拭身子。

  裙摆掀起,沈婉瑜才看到,她被咬的地方是脚盘……此刻已经肿得跟猪蹄似得,看着十分触目惊心。

  沈婉瑜将婢女给她包扎的白布一圈圈解开,而后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对准她咬伤的地方,就想刺下去。

  耳边又传来了一阵惊呼,沈婉瑜手下动作微顿,目光扫向那个妇人。

  妇人只是被她这举动惊到了,任何一个护主心切的人,看到有人拿匕首对着自己的主子,都可能会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妇人就皮笑肉不笑道:“您继续,您继续。”

  没吃过猪肉倒也见过猪跑,她确实有听人说过,被蛇咬伤了之后,必须得把毒血给放了,否则可能会连整条腿都废了。

  但公主毕竟万金之躯,哪曾受过这样的罪,她们更没胆子这么做。

  这会儿见沈婉瑜要动手,她也不忍去看,默默地将头瞥到了一旁,双手合十,祈祷公主真能安然无恙。

  给徐青鸾擦身子的婢女,胆子自然比不得她,个个皆害怕地撇开了头。

  幸好沈婉瑜手脚麻利,三两下的功夫,就将这一切做完了。

  把她咬伤地方的毒血挤出来之后,婉瑜撒了一些消炎的药粉上去,又扯了她的一块衣裙,替她包扎好。

  忙完这些,她才慢慢地站起身,道:“你们就这样轮流给她擦身,能不能把烧退下来,就看她的造化了。”

  婢女低声应是,沈婉瑜带着丫鬟出了房门,妇人连忙追了上去,“多谢沈大小姐。只是……可否请沈大小姐告知,公主何时能够醒来?”

  沈婉瑜带着几分疲惫道:“烧退了自然能醒。要是不退,那我便不知道会如何了。”

  该做的她都做了,剩下的还要看徐青鸾自己。

  她不是什么神医,更不懂什么医术,自然没法给她保证。

  “白芷,收拾东西,我们下山。”

  慧明要她留在这里的目的,估计就是让她见徐青鸾,如今人已经见到了,她当然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公主如今还昏迷不醒,沈婉瑜却在这当口说要走,妇人又岂会应允。

  她上前几步就拦在了沈婉瑜的面前,而后想到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人,忙又将手放下了,“公主随时可能有性命危险,沈大小姐要是这时候走了,恐怕……”

  沈婉瑜只觉得好笑,“我说过,我不懂医术。该做的我已经做了,该教你们的我也已经教了。要是徐青鸾还不能醒过来,那只能说她没这造化。”

  意思是你拦着我也没用,她不是大夫,徐青鸾要是病情加重,她也没有办法。

  妇人咬了咬唇,“您毕竟是神医的徒弟,有您在,我们也能放心些……”

  沈婉瑜冷笑:“我凭什么要为了你们的放心,而耽搁了自己的行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