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林芊芊 第二十一章:画中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唐义雄家中的二楼,正中间有一个承重方柱,而通体就这一个空间,没有分间。家具、摆物处处透着古韵,墙上挂的字画没有一幅是出自于大家之手,但都各有千秋,近乎不弱于前者,可见唐义雄的眼光确实很好。

    而承重方柱上,也挂着一张古画,与其它字画不同的是,它被装裱的十分奢华,镀金的边框,又盖着水晶般透明无暇的玻璃。

    画中有一个八角凉亭,淡妆的俏丽女子头戴粉色的花环,身着一袭优雅的长裙,侧坐于亭台之上,她双手托腮望着天边的红霞,背景的不远处有一座茅草屋。

    就是这副画,落在赵凡的天眼之中,仿佛化为了动态的情景,那女子的一颦一簇都无比生动,茅草屋上炊烟袅袅,甚至还有蜻蜓在女子的花环上停留,晚霞也在随风飘动。

    这时,那俏丽女子似乎有所察觉般的转过头来,她的眸光迎向了赵凡。

    赵凡不动声色的解除天眼,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边环视着四周字画边惊呼说“唐老爷子,您这些藏品,不比名家差啊,究竟哪淘来的我怎么就没碰见呢。”

    唐义雄听后极为高兴,他道“来历太多了,哪地方都有,就是现在人过于追逐名而忽略了许多古代字画的精髓,我就跟着国栋喊你小凡了,你如果看上哪幅,我便送你作为初次相识的礼物。”

    “真的”

    赵凡故作激动的模样,见唐义雄点头,他便来到墙壁前一张张的观看,直到全部浏览完,他像发现新大陆般忽然来到承重方柱前,近距离的观察,没有显得太突兀。

    李国栋则心生诧异,这视字画如命的老友,平时连他碰一下都会遭到嫌弃,却第一次见到赵凡便要送字画当见面礼,不愧是大师,就是有人格魅力。

    此刻,赵凡的视线落在了画右下角的署名,“罗无心。”

    “这是……”他目光一凛,便知道了这幅画的来历。在大造化天师代代传下来的那本秘录中,罗无心这三个字出现过,更是不止一次。而每一个值得大造化天师写入其中的名字,都是诡秘莫测的非凡之辈。

    赵凡回忆了一番,第十七册中这样记载的

    罗无心,真名不详,出身于寒门,苦读诗书却名落孙山。此后在家务农,直到五十岁那年,一次远游,途中,天降暴雨,故在路边凉亭过夜。

    次日天明,罗无心便更改行程,径直返往家中,至此成为画师。

    擅于以魂入画,栩栩如生,却不卖也不送。

    方圆百里之游魂野鬼,尽有归宿,故称“魂画。”而每幅画作,皆有一八角之亭。

    百年之时,罗无心在备好的墓碑上刻下一句墓联“一画换一情,一情换一命。”之后,他便躺入了棺中,令儿孙埋土夯实。

    其所著画作,却在一夜之间消失干净,不知所踪。

    第十九册也有关于罗无心的记载,是那一代大造化天师行走江湖的一次见闻。当时有个寡妇不知在哪捡来了幅画,觉得上边画的男子长得特别俊,就将之挂在了家中。之后,画中的男子仿佛来到了现实,与之生活在一起,夜夜欢好。隔了一年,那寡妇就开始多病,各种病轮着生,几乎是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出现了问题,男子则不离不弃的在她身边照料。

    如此又是一年,寡妇身体有天却突然好转了,街坊邻居们却从此再没有见过那个男子。当天,寡妇把那画作拿下,正面朝下的放在门前的街上,浇油点火烧为灰烬。

    令人费解的是,寡妇性情大变,生活习惯和过去相比判若两人,爱喝酒、赌钱,据说还有人看见她逛过青楼。

    最终,那代大造化天师查到了事情的真相。

    寡妇捡来的画作正是罗无心所著,那男子是住在其中的鬼魂,像墓联写的一样,一画换来了一段情缘,也是因为这段情,寡妇对鬼魂化成的男子爱到难以自拔,加上久病被其照顾,便会无条件的信任对方,这种情况下,便为夺舍的时机。

    鬼魂将她的魂魄诱骗进画中,入驻空虚又无主的身体,接着烧毁了困着寡妇魂魄的画卷,对方永远回不来了,而鬼魂取而代之继续活在世间。

    这种住在画中的鬼魂有一个统称,“画中仙。”

    在被画上去时融入了墨香,即便大造化天师,也很难通过气息分辨。画中仙专门挑选极易被迷惑的孤独之人下手,全凭演技在取得信任的同时消磨着对方的身体,时机一到,将其魂魄骗入画牢。

    赵凡心中一叹,他如果任由这事发展下去,恐怕要不到两年,这画上的俏丽女子就会替换成唐义雄的样子,而那时的“唐义雄”,已不再是真正的老将军了。

    这就像温水煮青蛙,但凡被罗无心以魂入画的游魂野鬼,全是实力低微的战五渣那种,即便唐义雄年迈,也无法做到强行夺舍,毕竟这是逆天而为。故此,唯有以那种方式,方可得到一具身体重获新生,否则就会承受不住排斥,形神俱灭。

    “唐老爷子……”赵凡面朝着唐义雄,他的手指向了挂在承重方柱上的画作,便微笑着说“我想要这一幅。”

    唐义雄脸色一变,他下意识的摇头说“不行。”

    李国隐约感觉到赵凡在那画上看出了不对,就在一旁说道“为何义雄啊,我记得你可是说一不二的作风,前边都说让小凡随便挑上一幅送他了。”

    “其它都行,唯独这幅不能送。”唐义雄过度紧张之下,竟然跑过去摘下那画抱在怀中,他看向赵凡的那种眼神,就仿佛将要有夺妻之恨一样。

    “这怎么还急眼上了”李国栋生怕发生冲突就站在二人之间,说道。

    唐义雄一边抚摸着画的玻璃,一边道“今天我有些累了,就不多陪你们了,回吧。”

    李国栋为难的杵在地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片刻过后,赵凡的声音犹如平地惊雷般响起,“人鬼殊途,难道要我请你出来不成还不速速现身!”

    他的左手食指尖,已用其它指甲划破,浮起一滴殷红的血珠,指着唐义雄怀抱的画,像是在威胁。

    “你干什么再胡闹我就喊警卫员了!”唐义雄怒色大升,连脖子都红了。

    “事到如今,还不迷途知返吗”李国栋望着自己的老友,叹息的说“义雄啊,实不相瞒,我今天请小凡来就是为了你,他是一位有着大本事的超然存在。”

    “你们……”唐义雄火冒三丈的说“合起伙来骗我,行啊你个李国栋,绝交!”

    “软的不行,就只好来硬的了。”赵凡见女鬼迟迟不现身,他咻地将指尖一弹,那滴血珠便落向了画中的女子面部,即使有层玻璃挡在外边,也像无孔不入般穿透其中。

    接下来,画上便浮起血色的气雾,很快整张画全变成了血色。

    “啊……!”

    尖锐的女子惨叫随之飘荡在二楼之中,李国栋觉得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下一秒,在唐义雄的身旁,凭空出现了一位俏丽的女子,无论是相貌还是穿着打扮,与之前画中的并无二致。

    她像是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依偎在唐义雄身上,如同恐慌多度般粗重的大口呼吸着。

    “画中仙。”赵凡目光直视着女鬼,说道“报上名字。”

    “小……小女子名为苏雨,拜见上师。”女鬼艰难的开口说,赵凡的血滴令她遭到了重创,近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谁让她仅仅是一只住在魂画里边的游魂野鬼呢。

    唐义雄紧紧抱着苏雨,“赵凡,你究竟想如何千万不要伤她!”

    这架势一言不合就会上去拼命。

    而李国栋,陷入了沉默,他是第一次见到鬼,着实有点被吓到了,可又见到老友被鬼缠身还执迷不悟,也不知道怎么劝。

    “不对。”

    这时,赵凡突然拧起眉毛,他随后皱了皱鼻子,说道“还有一个。”

    “什么还有一个”李国栋和唐义雄怔在当场。

    而苏雨这女鬼,神色显得十分惶恐,就像是这个地方还有比赵凡更令她惧怕的存在。

    “画中仙的气息很独特,皆为书墨香味。”赵凡将手探入背包之内,攥住了诛邪笔,说道“而唐老爷子的府宅,却处处浮着淡淡的香气,应该是胭脂水粉与香料混合的,与苏雨身上的截然不同!”

    “这……意思是说,不光是这藏在画中的女鬼,另外还存在着一只”李国栋腿脚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他心目中的赵凡,就是一位无所不能的大师,却无法找到第二只在哪,那只鬼得有多厉害

    此时,唐义雄也犯懵了,他完全不知道家中除了相好的苏雨之外,竟然还有一只鬼!

    赵凡确实没有感应到,开启了天眼也是如此,他目光所过之处,无一不空荡荡的。但是,观苏雨的反应,她肯定是知道的。因此,赵凡便凝视着苏雨沉声道“说!那一只在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