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林芊芊 第二百零一章:杂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凡抽开一只手,掏了下耳朵,他的声音淡若极致,却在最后一丝龙阳之力的加持下,清晰的钻入在场每一个赵家子弟耳中,“这嗡嗡的噪音,怎么比放屁的动静都难听啊……”

    众多嫡系子弟一下子被他这记反群嘲炸毛了。

    “你个半人半妖的东西,死到临头了,也敢这么大放厥词”

    “丑东西,说谁放屁呢”

    “据说,在外界你是什么江州武尊瞧这虚弱的样子,怕是吹出来的吧,有种起来跟我练练”

    ……

    “够了!”上方的女武尊,冷声喝道“全都闭嘴。”

    她名为赵茵,乃是赵家嫡系第二代的佼佼者,武尊后期,论辈分又排行第九,是场上众多赵家三代武者的九姑,极具威慑力。

    赵家子弟们即便对赵凡有再多的不爽,却近乎在同一时间,关上了嘴门。

    令行禁止!

    九姑是谁执法堂长老,她的话,谁敢违背!

    核心府院,再次恢复了寂静。

    而处于这场风暴中心的赵凡,无动于衷的躺在那,连起来的意思都没有,上边浮着的,要么是姑姑,要么是叔叔,要么叔公。

    下边站着的,血缘关系近是有叔叔,堂兄妹。

    这就是赵凡从小一直在期待存在与否的亲人们,素未谋面,却兴师动众的视之为祸害来抓他!

    “长的,真像二哥。”九姑赵茵心中感慨万千。

    这时,一个老武尊,赵天行,终于开口了,他指着地上的赵凡,“孽畜,苟活至今日,不安分的隐形埋名,竟敢招摇过市的潜入分部,既然存心找死,那就别怪我们除掉你这个家中的耻辱了!”

    “老杂毛,浮在天上吓唬谁呢”赵凡毫不留余地的还击道“滚下来吧。”

    “你……”赵天行怒极而笑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知道,但这关我屁事,常言道辈分大没好事,还不如个开腚棍。”赵凡淡笑。

    “孽畜,按辈分,我是你四叔公!”赵天行恼羞成怒。

    赵凡不屑一顾的翻了个白眼,“嘴巴放干净一点,若我是孽畜,你又是什么老孽畜”

    场上的赵家子弟们全惊呆了,这杂碎胆子未免太大了,连天行长老都敢辱骂,那可是武尊巅峰,有望更进一步成为半步武圣的存在!

    “小杂种,我们仨全是你叔公。”

    “不知谁养了你,管教无方,跟当年那个狐妖简直一模一样,上梁不正下梁歪!”

    说话的是另外两个老武尊,虽然没被赵凡骂,却也怒了。

    “杂种”

    赵凡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我确实是杂种啊,这点没法反驳,那么……敢问二位,既自称是我叔公,岂不是老杂种”

    下一刻,中年武尊赵本心面色阴沉的说道“我二哥每日念叨的,就是你这个目无尊长大言不惭的孽子真为感到不值,本应有着无尽的荣耀,却因自以为是的执念,毁到了那步田地。”

    赵凡心中一动,他没回骂,而是迫切的问“我爹现在如何”

    “拜你们母子所赐,臭水牢中生不如死。”旁边那位中年武尊赵无渡,冷笑着说道“二哥至今仍不知悔改,还说你是无辜的呢,呸!”

    下方的赵家子弟中,旁系的又是一惊,二哥怪不得嫡系第二代中,唯独跳过了一个老二,并不是死了,而是犯了大忌,被打入了臭水牢。

    赵家的刑罚之地,最为恶劣的便是臭水牢,当之无愧!

    光是听到这三个字,就不寒而栗。

    所谓的臭水牢,是把受罚者浸泡入一潭臭水中,仅留脑袋在外边。水的味道,恶臭无比,闻着就可能被熏的昏迷,但是,昏迷对于受罚者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因为,臭水中有许多毒物,蛇、蝎、毒虫,咬一下,半个身子都会疼的欲生欲死,却不会致命,但完全能将人从昏迷状态疼的醒过来。

    赵凡并不知道臭水牢是什么概念,但是看对方的语气和赵家子弟们的反应,就猜到绝不会舒服了的。

    他深吸了口气,字正腔圆的说“我是灾星,死不足惜,可我爹,终究是你们的手足,他当初更是赵家的天之骄子,一度接过少主之位,深得老家主喜爱。现在,这事已过去了十九年,为何还那般对待他赵家就如此冷血么”

    “不,你想多了,我们没有一个想难为他,而是他,难为自己。”又一中年武尊,赵无虚,皮笑肉不笑的说“他被打入臭水牢那一刻,家主也就是我们的父亲,命令九妹将他押入臭水牢时并转告说,若肯悔改,跪在祠堂祖辈的牌位前认错,便赦免他的罪过。”

    赵无渡深以为然的点头,“开始我们都以为二哥一时哪根筋搭错了,过不了多久就主动悔改,谁知道,这一犯傻,就过了去十九年,俨然一副想在臭水牢中养老的架势。”

    “七哥,十一,这种场合就不要说这些了。”赵茵蹙起眉毛,说道“下边的嫡系子弟就罢了,可旁系子弟也来了不少。”

    “好吧。”赵无虚狐疑的说“九妹,你是执法堂长老,却和大哥、二哥都是同母所生,该不会对下边那灾星转世的孽子手下留情吧”

    “不存在。”赵茵的语气骤然冷了三分。

    “我们信你,可难以服众啊。”赵无渡笑着说道“所以,为了维护你执法堂长老的刚正不阿之风,就由我们代而劳之下去废了赵凡的武脉如何放心,不会失手要了他命的,毕竟,父亲下的命令是废掉之后留着一口气带回族府,送到臭水牢令其父子团聚。”

    身为第一代长老的赵天行,点头道“小十一这话在理。”

    赵茵的眸光阴晴变幻,心中却万分无奈,她执法堂长老这个职位,在赵家中仅次于家主,可实力却非如此,因为还有五位武尊巅峰的大长老,也就是第一代长老,这次有三位随行,加上哥哥弟弟的施压,又在众多赵家子弟的眼睛底下看着,想暗中为二哥做点什么,都没有机会。

    过了片刻,她翩然落地,闭上眼睛道“随便你们吧。”

    而在同时又凝音成线落入赵凡耳中“小凡,九姑无法帮你,对不起……”

    九姑

    赵凡心里边忽然升起一阵暖意,冷血无情的赵家之中,大伯和九姑却是向着自己这边的,可他明白,一个半步武尊,一个武尊后期,在赵家掀不起风浪,因此对于她的无能为力,没有任何的怨言。

    浮在上方的六个武尊全都落下。

    赵无渡抬手一摄,便将状态陷入底谷的赵凡摄入手中扼住了喉咙,狠笑着说“七哥,他的武脉就由你来粉碎吧!”

    赵无虚缓缓的上前,抬手按在了眼中这赵家耻辱的胸前。

    此时,赵凡犹如沧海中的一叶孤舟,第一次,体会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种任人宰割的滋味。像那赵无渡,表面上手在前边连带喉咙掐住脖子没有用力,却在暗中催动内劲施加箍力。

    手段之隐蔽,连赵茵都未能察觉到。

    赵凡有种随时要憋死的窒息感,却又在即将解脱时,那只手又收敛内劲,缓过来之后对方再次催动内劲,如此反复循环。

    “嗯”赵无虚的手摆弄了半天,甚至将赵凡衣服都撕破直接印在皮肤上,过了半晌,惊疑不定道“他……根本没开辟武脉!”

    “不可能吧”赵天行诧异道“族中调查过了,外界横空出世的江州武尊,正是这孽畜,怎会连武脉都没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