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林芊芊 第一百八十三章:一壶茶香惊满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凡进门之后,第一眼就望见了滕州,他上去直接来个拥抱,“老腾,好久不见。”

    “凡哥。”滕州感触良多的一笑,双手激动的按住对方后背,他连高中都没上完,所以学生时代最令其记忆深刻的就是这个上下铺的兄弟以及班长刘媛媛了。

    “难兄难弟重逢,真让我们羡慕和感动啊。”黄曲阴阳怪气的破坏了气氛,接着他侧头对张楚说“张少,他还穿着保安制服来参加聚会,完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不给你面子。”

    另外四个男上凑上前纷纷说道,“张少,那次他把咱们打进医院一个月,今天要不要报仇……”

    “话不能这样说,我们都是文化人,怎能和低贱卑微的动粗”张楚表面上满不在乎,实际上,暗中早已运筹帷幄。

    今天这场同学聚会的目的,他另有图谋,那就是导演一出英雄救美,以此掳获刘媛媛的芳心,那样一来,他负责的分公司,便可签下刘家攥着的项目。至于赵凡,既然来了,便一并拔了这多年来的肉中刺。

    所以,张楚趁着这个空隙,拿手机按了一条信息,发给了一个陌生号码,他花费了重金请对方帮忙,附加个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

    殊不知,他机缘巧合又临时起意“请”来的卑贱保安,并非随意拿捏的软柿子,而是计划中的定时炸弹!

    众多同学都在议论赵凡沦落为保安的事实,有的嘲笑,有的同情,有的觉得命运无常。

    过了大概一分钟。

    张楚清了下嗓子,示意众人安静,他便吩咐的说道“来的正好,赵凡,你和滕州一起去下边让服务员上餐,记得要个稍微大点的小桌子,你们感情这么好,又多年未见,便给你们一个叙旧的机会,单独在那边的空地吃饭如何”

    在场男生女生都在等着赵凡的回复,若是恼羞成怒失去控制大打出手,再被张少强势镇压,就有意思了。

    然而,下一刻全大失所望。

    赵凡愣了下,淡淡的笑道“我没意见。”

    滕州心中叹气,连凡哥的锋芒,也被社会这个大染缸磨平了。

    众多同学愣了片刻,随即爆发起轰然大笑,这等羞辱都能笑着接受,就一个字,怂!

    班长刘媛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印象中的赵凡,不是这样的……

    这时,黄曲奚落的说“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几年之后,我们全毕业了,将会成为社会的精英,况且,张少已是居于上位了。而你和滕州,那时也终将会因为今天的聚会,感到荣耀。”

    赵凡像没听见一样,没有丝毫表示,转过身和所谓的落难兄弟勾肩搭背的出了包厢门。拿小桌子吃饭,正合他意,毕竟今晚的来意就是为了看看滕州。

    在进来的时候,赵凡就直觉敏锐的感应到滕州身体不太对劲,所以拥抱同时注入了一丝龙阳丹力查探,竟有一道恐怖的尸源气藏在里边,不断的像四周蚕食,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不到三个月,他便会沦为一具被操纵的僵尸!

    尸源气,属于一种特殊尸气,普通僵尸是没有的,因为那是僵尸皇的本源之气,专门用于征收尸仆!

    滕州在哪招惹到的僵尸皇

    看对方的样子,并不知情。

    赵凡心中一沉,僵尸皇若是出世,定为祸四方,更是在滕州身体留了一道尸源气,身为大造化天师,于情于理都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现在虽然能直接抹掉这道尸源气,但必会令暗中的僵尸皇感应到,以防打草惊蛇,他决定不动声色的通过滕州来顺藤摸瓜,找到僵尸皇。

    况且,僵尸皇就会一次只征收一个尸仆的,应该还有不少人像滕州一样。

    赵凡边走边问“老腾,现在你干啥工作呢”

    “我……”滕州有些难以启齿,在张楚和其它同学那边,可以不在乎面子,但兄弟边这确实拉不开嘴。

    赵凡看出了前者的窘迫,便笑道“咱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看,我还是个保安。”

    “建筑工地,搬砖运水泥。”滕州声音很低。

    工地

    赵凡隐约有了猜测,他打趣的说“施工时没挖出点啥宝贝啊那样就能翻身了。”

    “拉倒吧。”滕州觉得这份感情,和初中相比并没褪色,便放开了说“哪有宝贝,不过,前两天还真挖了个古物。”

    “哦说来听听。”赵凡故作好奇。

    “这事开发商不让讲,还给了我们在场的每人一千封口费。”滕州环顾四周,见无人之后悄声说道“凡哥,我说了你可别对外说,就当个乐子听就行。前天晚上,我们施工队挖到了一口镶着七十二块玉符的大红棺材,里边有具穿着龙袍的干尸。开发商说这个没准是哪个皇帝的尸体,通过什么黑市运作下,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更会给我们分红。”

    “我草,这回发了。”

    赵凡一惊一乍的说道,他心中却十分凝重,听这描述,就知道了那干尸是何物,绝非简单的僵尸皇!

    古语有云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那镶嵌在棺材外边的七十二块玉符,便为地煞阵,配着大红色,埋入地下不见天日,将源源不断的吸收地煞,为棺中的僵尸提供煞气,从而转化为尸气。

    而身穿龙袍,生前却未必是真的皇帝。过去出土的僵尸皇,均穿着龙袍,有的身份是历史上的真皇帝,有的却跟皇室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不论如何,死后都成了僵尸皇!

    等电梯时,赵凡和滕州之后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开始聊东聊西,又互换了手机号。

    之后到了前台,说1203上餐,并加个小桌子,就返回了那聚会所在的包厢。

    众多同学欢声笑语,其中一些也不忘时不时的奚落这对难兄难弟一句,但也有一大部分同学没对他们落井下石的,反而觉得这种没完没了的嘲讽有点过份了。而前者们挖苦赵凡和滕州,要么是为了巴结张楚的,要么是跟风党。

    赵凡全当成了耳旁风,拉了两把椅子和滕州在边上的空地叙着旧。

    这时,小桌子被送来了,服务员也纷纷来上餐。

    偌大的包厢,浮满了诱人的香气。

    张楚轻蔑的笑道“赵凡,滕州,你们喜欢吃什么就过来夹,但是要拿嘴没碰过的筷子,也别怪我这老同学话多,这年头有个传染病啥的表面上也看不出来,是吧”

    “是啊,像什么甲肝乙肝,艾滋病之类的,吓死个人。”

    “要不我掏钱再点几个菜”

    立刻便一些老同学跟着附和道。

    “算了,我不饿。”赵凡摇了下头,便对着送上最后一道菜的服务员道“麻烦上一个空茶壶和一瓶白开水,谢谢。”

    张楚闻言笑道“这聚会是我发起的,若是来了不吃菜,光喝白开水,传出去岂不是落了我的名声”

    “张少,他不吃正好,雾里观花的菜品,像他们这种底层的爬虫,光是见识到和闻到就已是莫大的幸福了。”黄曲讪笑着说“况且,他单要了个空茶壶,却没点茶叶,估计是怕自己掏腰包,又顾及面子想有点逼格。”

    “黄曲分析的妙呀。”郑亚彤点头表示有道理,接着就没人再理会那边的难兄难弟,边吃边聊。

    不过,刘媛媛却站起身,说道“我一口也吃不下去。”

    “大班长,不合口味”张楚和颜悦色的问道“我让服务员换菜。”

    “不必了。”刘媛媛并未察觉到他眼底闪过的狠色,便不再理会对方,而是径直走到小桌子旁,问道“介意添个座位吗”

    滕州脸一红,不知所措的杵在那。

    赵凡知道她是老腾暗恋的女神,便边笑边拉来一把椅子,笑道“大班长赏脸,已是荣幸。”

    水瓶、茶壶送来了。

    赵凡却在怀中摸了一个锦盒,实际上是在珈蓝须弥玉中拿出来的,这动作就是打个掩护。随后,他揭开盖子,把里边的茶叶以双指夹了一撮,放入茶壶添满滚烫的开水。

    过了几分钟。

    那边的郑亚彤鼻子一动,她边嗅边问“楚哥,什么味,好香啊……”

    与此同时,包括张楚在内的众多老同学也闻到了,纷纷议论起来。

    “像是茶叶,却又与我以前喝过的不同,这香气闻着就让人心神愉悦。”

    “沁人心脾,似乎,闻过之后连桌子上的菜,也索然无味了……”

    “我家就是种茶的,就凭这淡而入魂的气味,绝对是极品的好茶,一万块都未必能买到一两!”

    却在下一刻,刘媛媛惊叹的声音清晰落入众人耳中“赵凡,你冲的这茶一定很名贵吧我都迫不及待的想拼着烫嘴也要尝一口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