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168章 对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等见了沈大小姐,侯爷自然就知道了。”贺连显然不想这么快就对安陵侯坦白,万一安陵侯听后,不肯帮他叫人怎么办。

  什么事还需要这般遮遮掩掩的!安陵侯盯着贺连上下打量了一番,脸上的红肿虽还未消散,但也能看出,这只是些皮肉伤,没什么大碍。

  “小女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岂是你这么容易想见就见的。”安陵侯知道他这关头到侯府来,必定没什么好事。

  沈婉瑜平日里虽然不怎么听他这个父亲的话,但怎么说也还是他的亲生女儿,她要是出了什么事,跟他也脱不开干系。

  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惹祸上身。

  “你有什么事便当着我面说,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毁了我女儿的名声。”

  如果他记得没错,沈婉瑜上回去顺天府衙,可是跟这位尚书之子,结了仇的,他可不觉得,贺连这样的纨绔子弟会这么乖乖上门赔礼。

  贺连有些为难,他就是怕安陵侯听了,不愿意把人喊出来帮他的忙,才想先斩后奏,把人蒙骗到了贺家,那就由不得她不答应了。

  没成想,这侯爷竟然不上他的当。

  后来他又想,这安陵侯前阵子费尽心思地想往辰王那儿靠,这会儿户部出事,正好牵扯到了辰王,这不正好是他讨好辰王的好时机,料想他也不会不答应,便把来侯府的目的,跟安陵侯说明了。

  “你说什么?豫王殿下抓人的时候,小女就是厢房之中?”安陵侯惊讶无比,这案子是皇上下令要彻查的,相关人等肯定免不了要去刑部问审。

  原先他还想,这事跟他没什么关联,想静观其变的,这会儿听了贺连的话,恐怕不能置身事外了。

  贺连显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惊讶,“我也是刚刚才得到的消息。其实不止沈大小姐在,还有贵府的沈三少爷,他当时也正在厢房里跟豫王殿下用膳……说来也惭愧,当时是我被打昏了头,误会了沈三少爷,才会闹到了府衙。后来是辰王殿下出言相帮,沈三少爷才得以洗清冤屈的,这会儿户部的案子牵扯到了辰王,辰王表哥便派我来贵府问问情况。看看能否替表哥洗清冤屈……”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婉瑜两姐弟分明说的是,这案子是在豫王殿下帮忙解决的,怎么到了贺连的嘴里,却成了辰王殿下帮的忙了?

  而且听这贺连的意思,是要让婉瑜姐弟出面,去帮户部的两个大臣?

  人是豫王亲手抓的,他这话不是摆明了说,让他侯府的两姐弟,去刑部跟豫王殿下作对,跟他叫板吗?

  安陵侯并不傻,知道什么人该得罪,什么人不该得罪。

  如果真如贺连所说,顺天府衙那案子,是辰王殿下的功劳,那他不让两姐弟去帮辰王,那就是忘恩负义了。

  但若贺连说的是假话,那婉瑜两姐弟就更不能去了,哪有亲手将救命恩人亲手推入火坑的。

  这去了会得罪豫王,不去的话,就会得罪辰王,安陵侯有些左右为难。

  “真是辰王殿下叫你过来的?”安陵侯不确定地又问了一句。

  辰王不是撒手不管这案子了吗?怎么忽然又派人到侯府来了?

  就是要派人来,也该是刑部或者是大理寺的人,怎么派了户部尚书的儿子过来。

  辰王难道不知道,户部尚书的儿子,曾跟婉瑜她们有过节吗?

  安陵侯怎么想都觉得这事不同寻常,“你可有辰王殿下的信物?若真是辰王叫你来带她们姐弟去问话,我自然不会阻拦,但若这只是你的主意,请恕本侯不能让你把人带走。”

  贺连原本想接着辰王的名号吓唬一下安陵侯,好让安陵侯赶紧把人喊出来,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谨慎。

  “辰王是我亲表哥,我难道还会拿他来开玩笑?”贺连并不显得有多惊慌,而是反问安陵侯。

  他相信凭他跟辰王的关系,根本就不需要那所谓的信物。

  安陵侯却明白这事是要冒一定的风险的,不弄清楚真相,他是万万不会把人喊出来的。

  若真是辰王的主意,他让两姐弟去帮他,那激怒了豫王殿下,自然有辰王的庇佑,若只是这贺连一个人的主意,那出了事,可就得由他这安陵侯来担风险了。

  这种事要丢性命的事,绝对马虎不得。

  “这本侯就不知道了!贺公子若是真奉了辰王之命前来侯府抓人,那就请带了辰王的手谕来,若不是,请恕我没法把人请出来了。”

  笑话,明知前面是陷阱,他哪里有可能这么傻到往里边跳。

  “我说侯爷,你何必这么死心眼非要什么辰王的手谕呢?你先把人请出来我见见,赶明儿我把手谕补给你就是了。”他相信,辰王表哥听了,必定不会不同意的。

  “侯爷不是早就想巴结辰王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你让他们帮辰王解决了这次的危机,那你就是辰王手下的大功臣,到时候难道还怕表哥不看重你吗?”

  他前些日子不还死死抓着女儿与辰王的婚约不放,想借辰王的势力,在朝中得势,这不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不得不说,贺连不学无术归不学无术,政治头脑还是有的。

  安陵侯听了他这番话,面上果然露出迟疑,他说的没错,如果这真是辰王的主意,确实是个在辰王面前表现的好机会。

  但他一想到,代价是跟豫王为敌,就有些腿软。

  “你还是请回吧,这案子已经交给三司审理,如果三司的人来找他们前去问审,我自然不会阻止,但你一个尚书之子想把人带走,请恕我没法放人!”

  想攀附辰王的方法多的是,没必要在这关头,冒这么大的危险。

  贺连见安陵侯软硬不吃,脸上顿时有些怒了,“你不过就是个落魄的侯爷,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跟我辰王表哥作对呢?我来拜见你,是念在你是安陵侯府一家之主,才给你几分面子。既然你说什么也不肯交人,那本少爷也没必要跟你多费唇舌。来人,去沈大小姐的院子把人给我带出来!”

  他显然是有备而来,身后带了七八个佩刀的侍卫,闻言立刻就去内院找人。

  “你敢!”安陵侯怎么也没想到他不交人,这小子竟然还敢硬抢,“这儿是我安陵侯府,你要是敢动我侯府的人半步,那你也休想踏出这个大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