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163章 找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起来清客的年龄比婉瑜还小上几岁,却也经历了这些。

  婉瑜回过身,轻轻将手搭在她肩上,“以后不会再让你们受委屈了。”

  清客抿了唇笑:“奴婢都知道呢。”知道小姐待我们好,不会再让我们受委屈的。

  “对了小姐,您为何就这么放过郭姨娘了?”清客有些不解地问道。

  小姐派她和隽客跟了郭姨娘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要弄懂,到底谁才是幕后之人吗?

  如今郭姨娘都狗急跳墙,不断打算逃跑,而且还以死相逼都出来了,小姐若是此刻再威逼几句,她必定什么话都乖乖说了。

  小姐却忽然不查了,说要放过她,清客着实有些不解。

  沈婉瑜笑了笑,轻声道:“我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郭姨娘她不过也只是个棋子而已……而且,我并没有要放过她。”

  相反只会让她的日子更加难过,那种吊着一口气,死也不是,不死也不是的感觉,她最能明白了。

  清客脑子可没有婉瑜好使,似懂非懂地点头,婉瑜在医馆门口走了一小段路,忽地想起什么,转过头问清客:“三少爷呢?”

  隽客一愣,往医馆的方向张望,却不见沈君陶身影,亦有些摸不着头脑:“照理说,三少爷也该来了……”

  巷子离医馆可就隔着一个小巷子,出了巷子便到了,一盏茶的功夫也用不到。

  “许是还在跟葛大娘谈事情?”清客猜测道。

  沈婉瑜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只不过她并不觉得,三弟跟葛大娘有这么多话可说,而且三弟素来孝顺,明知郭姨娘受了伤,是不可能在那儿待很久的。

  她正沉思着要不要回巷子那儿去找,隽客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小姐,奴婢还以为您先回去了呢。”

  身边并不见沈君陶的身影,沈婉瑜皱了皱眉:“三少爷可是去医馆了?”

  隽客弯腰喘了一会儿,才摇头道:“白芷姐姐已经带郭姨娘离开了医馆,医馆哪里还有人呐。三少爷说自己有事要办,便让奴婢自己先回来了。”

  “有事要办?”沈婉瑜拧眉,这黑灯瞎火,又是在偏僻的街道,他能有什么事要办?

  “他可有说是什么事?”

  隽客摇头:“三少爷未曾告诉奴婢……”

  沈婉瑜脸色当下便沉了下来,“他可知郭姨娘伤重?”

  隽客是当着他的面说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未等隽客回答,婉瑜便又改了口:”他都跟葛大娘说什么了?”

  隽客见自家小姐脸色皆是急切之色,当下便有些发愣:“奴婢当时站在巷子门口,并未听到三少爷跟葛大娘的谈话……只远远地看见三少爷好似跟葛大娘起了争执……等少爷出来的时候,就跟奴婢说有事要办,暂不能去探望郭姨娘,一个人先走了……”

  她见沈婉瑜脸色十分凝重,不由地咬了咬唇,轻声问:“小姐,是不是三少爷他……出什么事儿了?”

  沈婉瑜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三弟放着重伤的郭姨娘不管,反倒跟葛大娘起了争执,这会儿又一个人先走了,这绝对不寻常。

  难道……难道……难道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不可能,她分明把他支开了……三弟也不是那种听人墙角的人。

  只是,若没听到,他为何这般反常?

  难道真有要事要办?

  “先回府吧。”沈婉瑜淡淡道,无论如何,要见过了三弟才明白。

  隽客低声应是,过去将马车赶过来。

  才回到侯府门前,就见门前站了一溜的家丁和侍卫,为首的是安陵侯和侯夫人,其中她的两个庶妹,就站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她下马车。

  “小姐,侯爷很可能知道您出府的事了,这可怎么办啊……”清客心思通透,一看到这阵仗,就明白安陵侯等在大门口,必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沈婉瑜轻轻按了按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慌张,“郭姨娘的马车算着时辰应该已经到院子里了?”

  隽客轻轻点头,“白芷姐姐赶车一向快,想必已经回到了。”

  “那就行了。”沈婉瑜若无其事地搀着隽客和清客的手,下了马车,款款上前,给二老行礼,“父亲,母亲,瑜儿只是出去办些私事,实在不必劳烦父母亲在此等候。”

  安陵侯尚未发话,一旁的沈婉瑶,脸上却露出讥诮来,“大姐姐,你这办的是什么私事,要大半夜到大街上去办?”

  婉瑜抬起头,看着沈婉瑶幸灾乐祸的神情,又想到今晨她去郭姨娘的院子时,遇到了沈婉瑶,她还特地过来问了几句,当下便想明白了,这必定是沈婉瑶的手笔,嘴角微弯,“三妹这是说哪里的话,我是侯府嫡出的大小姐,我办什么事,难道还需要经过你这个庶妹的批准不成?”

  两人之间身份的差距,是怎么也抹不掉的!

  沈婉瑶被她这么一讥,脸上微微僵了一下,但她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还是有点能耐的,很快就敛了情绪,笑道:“姐姐要干什么自然不关妹妹的事,但若是藐视了父亲侯爷的尊严,那可就另说了。”

  沈婉瑶微笑道:“妹妹何出此言?污蔑嫡姐的罪可不小。”

  沈婉瑶冷哼了一声,转身朝安陵侯作揖:“父亲,女儿分明看到大姐姐带了家丁侍卫满府地在找郭姨娘,这会儿郭姨娘不见了,必定跟大姐姐脱不开干系,还望父亲明察!”

  “瑜儿,瑶姐儿说的可是真的?”安陵侯沉着脸问沈婉瑜。

  原来沈婉瑶真是有备而来,知道她出府是在找郭姨娘,想把郭姨娘失踪的脏水泼到她身上。

  只是,她们已经知道郭姨娘不见了吗?想来也是沈婉瑶的手笔,要不然郭姨娘这么个被软禁了的人姨娘,还会有谁特地去搜她的院子,知道她失踪呢。

  婉瑜都不知道沈婉瑶哪里来的恨意,非要置她于死地,因为徐墨?好似有这个可能,不过敢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她的如意算盘算是打错了!

  沈婉瑜故作惊讶道:“怎么?郭姨娘失踪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女儿怎么不知道?”

  “你别装蒜!分明就是你干的!”沈婉玲向来以沈婉瑶马首是瞻,见婉瑜否认,当即便气不过,站出来呵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