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林芊芊 第一百五十章:他……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月家族府的南角,单独划分了一块地,里边墓碑林立,上方所刻之名,皆为月字开头。

    这便是祖地。

    祖地之中,却有一无字墓碑。

    夜幕降临之时,碑石嗡嗡震动,随即横倒在地,坟包的土轰然溅射向四周,一个白袍老者踏出坟墓,他胡须垂胸,随风轻拂,白袍后侧写着一个苍劲有力的毛笔字,“月!”

    他是月家的太上长老,月鲲。

    今天一百五十七岁,实际上,六十岁时便被选为太上长老,入了祖地,生机衰逝速度减缓到正常的十分之一,因此,月鲲的真实年龄,相当于七十岁上下。

    此举犹如遮蔽天机,命轮偷渡,若是出墓之时,生机流逝速度将会加快到正常的十倍,所以,他很少现身,甚至整个月家之中,过去知道太上长老存在的,也不过一手之数。

    前一阵子,暂代家主之位的月振海携一众长老来祖地,站在无字墓碑前说了双宗师被一位横空出世的斩于江州的事,却毫无动静,以至于他们悲观的以为太上长老已经坐化。

    而事实上,月鲲早已是宗师巅峰中的半步武尊,耗时将近十年才完全触摸到化境的契机,所以当时正处于突破为武尊的关键时刻!

    却听到外边传入双宗师陨落的噩耗,他即使知道该冷静,却因为灵魂本能的惊怒,走火入魔了……

    月鲲恨不得冲到外边手刃月振海,不过,要全身心的平复状态,否则非但没有臻至化境,反而倒退一大步。之后花了半个月,他才抵消了走火入魔带来的反噬,把境界稳在半步武尊已是造化了,若是此生没有大的机缘,将永远停留在化境的临门一脚……

    就在之前,墓室中沉睡的月鲲感应到了异常浓郁的煞气,并且越来越浓,他猜到月家族府出了岔子,便当机立断的破墓现身,毕竟,在月家青黄不接的形势下,他是唯一的顶梁柱,天塌下来,这高个子必须要主动去扛,因为在成为太上长老时立过死誓,“死于月家毁灭之前。”

    若是违背,誓言之力便直接令其殒命!

    月鲲一边走出祖地,一边心中浮起不详的预感,他直觉,是月振海口中那位青年武尊找上门了,不然,凭古时传承至今又加上历代不断完善的护族大阵,怎会任由煞气侵袭

    但是,他毫无畏惧之色,反而脸上布着阴笑,说道“青年武尊你可知月家凭什么传承至今而不灭今天若真是的你,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久之后,月鲲就来到了族府的中院广场,放眼望去,混乱如麻,彼此谩骂、自相残杀,放火烧宅,侵犯女眷,他这一刻真的恼了,便催动浑厚的内劲裹挟着声音传遍月家族府,“住手!”

    仅仅震慑了五秒,月家一众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混乱状态……

    赵凡在月家大阵加的料,对宗师那一级数的无效,毕竟是随便布置的,威力有限,而月家明面上,却无一宗师之境,顶多二长老有点抵抗力,却也会迷失。所以,赵凡此举,为的正是逼其太上长老现身关闭大阵。

    如果过了午夜时分,聚煞阵和是非阵的威力达到最大化时,护族大阵仍然没有关闭,就说明那太上长老已坐化,而赵凡,便会主动控制两个阵中凶阵失效,他终究没冷血到泯灭人性及动辄去灭之一族的程度!

    渐渐的,晚上十点一刻。

    树梢之上的赵凡像有所感应般睁开眼睛,他开了天眼后,月家护族大阵俨然像荡然无存般消失了!

    聚煞阵、是非阵也随着主阵的关闭而偃息旗鼓。

    凝聚于月家族地范围的煞气,汹涌磅礴如浪潮般一泄如注,消散于天地之间。

    “看来月家还是存在太上长老的。”赵凡打了个呵欠,便跳下树道“走了,大阵已关,随我开工。”

    “真的不攻自破了”此刻,风倾城心中已震撼到了极致,不禁细思恐极起来,所幸她所属的风家没得罪于前者,连最后一道防线的护族大阵都如同虚设的被破了,就仿佛面对狂风暴雨时,唯一安稳的房子塌了!

    这时,月家之中。

    已恢复正常的月振海,望着立于面前的白袍老者,他额头满是汗珠,咽着口水说“太……太上长老,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之前我和一众族人都像魔症了那样……”

    “废物!”

    月鲲震怒的一巴掌将二长老扇飞七米,斥道“先是断了我踏入化境的路,而今护族大阵被篡改成大型凶阵,却一点都未察觉,要你有何用”

    其它的长老、执事、子弟相继回归到正常状态,他们回想起之前诸多荒唐的行径,纷纷低下头不敢去看族人,而惨绝人寰的喊叫声,此起彼伏,有的身上分布着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有的衣不蔽体狼狈不堪,有的重伤在地奄奄一息!

    “这……”月振海察觉到下巴的疼痛,便抬手一摸,胡子连那块皮肤不知何时全被扯掉了,但顾不上这些,他匍匐跪地说“太上长老,我有罪,我有罪啊!”

    “外敌还没入侵,族人却乱如鸡犬,就算你死一千次,也抵消不了罪责!”月鲲又是一脚把月振海踢开,又道“还不组织族人止损”

    “晚辈这就去办。”月振海如释重负的爬起来,迅速酝酿措辞,正准备开口下令时,远处却响起了一阵脚步的声音。

    随即又有一道青年的笑声落入月家众人耳中,“现在不急收拾残局,江州赵凡来也,不知本尊预约的赔礼阁下可准备好了”

    月鲲、月振海以及族人们的视线同时投往那个方向,落在走在三名女子身前的青年身上。

    江州,赵凡

    人的名,树的影。

    月家对于这个名字,有着一种融入骨子中的恐惧,他们自家引以为傲的双宗师,便死于那个青年之手,不止如此,那日之后又听闻青年武尊现身于荆州,幻化大手,碾压一位化境武尊!

    “他……来了!”

    随着赵凡脚步渐近,月家一众腿脚发软狂抖,要几个人靠在一起才能保持不倒下,脸色像纸人般惨白到毫无血色。其中有胆小的女人和年轻点的,仿若世界末日来临一样嚎啕大哭……

    月振海眼角余光瞥到处之泰然的太上长老,丝毫不见慌色,他心中便有了底气,对族人们吼道“哭什么哭杀自己威风,长他人士气!今日太上长老在此,月家就不会倒下!”

    直到这时,月家一众才知道那白袍老者的身份。

    月鲲目光直视着年龄比自己道“我乃是月家的太上长老,月鲲。今日赵武尊造访,还携带三名女眷,真当我月家是度假村了”

    “度假村”

    赵凡淡然的笑道“素闻月家族府景色优雅,而且族地的墓碑均采用稀有之石雕琢而成,特此来观光下。”

    祖地

    墓碑

    月家一众惶恐不已,对方这架势是自己不献上赔礼就要被挖祖坟节奏啊!

    “呵呵,赵武尊说笑了。”月鲲神色有恃无恐的说道“我确实备好了一份天大的赔礼,就是不知道您有没有那个能力收下。”

    “哦是么还望呈上一观。”

    赵凡在朝这边走时就通过天眼远远的观察了那白袍老者的周身波纹,接近化境武尊的厚度,却还差那么半分,而这微小的距离,犹如天堑难以逾越,因为波纹的边缘都翻卷了,这象征着在其突破之时发生了无可挽回的意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