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林芊芊 第一百一十四章:一枪,一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过了数秒,哗然爆发起了议论。

    “没听错吧,那青年宗师赵凡,要以一挑二”人群之中有人说道“这可是宗师之争,不是凡俗打架,更何况,他面对的,四大武道家族之一的月家双宗师!”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小小年纪成为武道宗师,却不把天下老牌宗师放在眼中,他又怎知道月振衡的恐怖。”一位观看黑市直播的武道宗师在屏幕前叹息说道“这绝非托大的场合,胜则名垂千古,败则死无葬身之地。”

    关注这场宗师生死战的万千武者,有说赵凡嫌命长死太慢的,也有说他狂傲与实力不匹配的,绝大多数,都不看好这位青年宗师。

    台下的风倾城,英眸聚集于台上那道单薄的身影,“他……真的已经强大到我一生也无望追赶的那种地步了吗”

    她的心中,五味陈杂,却对赵凡的话,没有一丝怀疑。

    “赵老弟,快点把这两个老杂毛解决了,我空着肚子等你一起去吃呢。”神秀的声音犹如鹤立鸡群般响起,瞬间这个大秃头吸引了无数的目光,纷纷好奇这是谁,竟敢堂而皇之的称月家双宗师为老杂毛。

    旁边的陈三少和老白吓得快把头埋在裆中了,生怕被关注了遭到秋后算账。

    殊不知,神秀是在场唯一一个知道连半步武尊都死在了赵凡手上的,现在一个新晋宗师和宗师中期,就敢来报仇,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月振雄暗自记下了神秀的相貌,便朝台上怒极而笑道“想一打二打的一手好算盘啊,那样纵使我们胜了,也会被认为胜之不武。”

    众多武者们点头表示赞同,觉得赵凡像秋后的蚂蚱,可能想在临死前跳几下。

    紧接着,身为一家之主的月振雄起身跳上比武台,他道“三弟,且看我如何诛杀这黄口小儿。”

    “嗯……”月振衡点头。

    “枪来!”月振雄的伸手对向斜下方。

    奔驰司机在车中艰难的抱起一个大箱子,送到了上边,他是月家的旁系子弟,勉强有些身手,连武者都不算。而家主的兵器,重达一百斤,所以拿起来十分费力。

    月振雄把箱子打开,取出两截枪身,对接旋好,他甩手挥动枪杆,随之响起沉闷的破空声,磅礴的气势之中,仿佛空气都被切割开来,下一秒,枪尖便遥遥指向着恨之入骨的青年宗师,“死在我的月吟枪下,乃是你前生修来的福分。”

    月吟枪,通体由天外陨铁炼制,此为月家的传承之物,更是家主身份的象征,天下神兵榜中位列第三十七!

    枪尖四周浮着月光般的寒气,观战的武者们看上一眼就感到阵阵心悸。

    赵凡打了个哈欠,说道“废话这么多,我耳朵都起茧子了,现在开始”

    月振雄皱起眉毛说“你的兵器呢”

    “杀你,不需要兵器。”赵凡两手空空的站在这边,脸上浮着蔑视的微笑。

    “那……受死!”

    月振雄催动月吟诀,注入阴冷的内劲于枪身,像是与兵器化作了一体,他身影如梭,枪出如龙,直取赵凡的项上人头!

    就连他所过之处的两边,空气中的水份,在这种威势的影响下,都化作了月光般的寒雾。

    下边的月振衡眼中闪过赞许之色,“大哥虽然是新晋宗师,威力却可媲美宗师中期,凭那只会耍嘴皮的赵凡,仅需一枪,便可贯穿其头颅。”

    赵凡在原地一动未动,眼眸直直的望着持枪袭来的月振雄,这个反应落在观战的武者眼下,像是他被对方威力庞大的攻势吓傻眼了,也纷纷感慨月家不愧是四大武道家族之一,新晋宗师就强成了这样,那三长老得有多恐怖

    “现在就让你为我的潇儿偿命!”

    月振雄声似巨浪,他手中的月吟枪,以无坚不摧之势,刺向了赵凡的头颅……

    闪烁着寒雾的枪尖,仅剩一公分,便可穿入其中!

    这时,他却发现,忽然无法再寸进一丝,手中的月吟枪,像抵在了不可摧毁的硬物之上,连晃动和抽离,也做不到。

    “怎么停了”观战的武者们疑惑万分,认为月家之主觉得一下子弄死不解气,想像猫戏耗子般多玩一会儿。

    枪尖的寒雾太浓,谁也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包括上边的月振雄。

    渐渐的,雾气散尽。

    场上、场下、注视黑市直播的一双双眼睛,陷入了震惊!

    那个名为赵凡的青年宗师,竟以两根手指,举重若轻的夹住了月吟枪之尖……

    “不可能,这不可能!”月振雄的老脸像见鬼一样的表情,他呆滞的道“连我三弟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赵党鲲和夏罡淳相视笑了下,一切尽在不言中,化境武尊,岂是你一个新晋宗师能一枪穿头的

    “大哥,快退开啊!”月振衡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便提醒着月振雄,然而,却为时已晚。

    “弱,太弱了。”

    赵凡双指随意的一并。

    “咔嚓!”月吟枪的枪尖应声而断。

    随后,赵凡的身体终于动了,他以手抓住枪身,往回一拉,便把断了尖的月吟枪从月振雄手中夺下,又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月吟枪便指向了对方。

    月振雄犯懵的说“我月家的传承神兵,被你……被你两指就夹断了怎么敢,你怎么敢!”

    “再见。”

    赵凡手腕往前一推,月吟枪扑哧一下刺入了前者的心窝,在其后背贯穿显现,随后又是一拧。

    月振雄的心脏登时碎裂,他嘴巴一开,泉涌般的血水中夹杂着内脏的碎块,他浑浊的眼眸,直勾勾的瞪着赵凡,生机在飞快的流逝,而脸上,那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就此定格。

    ……

    “月家之主,就这么死了”

    “之前以为是场悬殊的生死之战,现在看来还是很悬殊,而被碾压,却是月振雄宗师。”

    “我的天,赵凡宗师仅是一个青年啊,却凭双指夹住那恐怖的一枪,甚至轻描淡写的夹断,他究竟有多强大!”

    所有武者们的眼球被震撼到惊爆。

    ……

    “竖子,尔敢!”月振衡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冲上了比武台,欲要救下血脉同源的大哥!

    而他的手上,提着一口银色的长刀,之前在大哥的月吟枪被夺下时,就已去奔驰车上取了这陪着他创下辉煌战绩的兵器,银月刀!

    “迫不及待了么一并收拾了也好。”

    赵凡抬起另一只手,掌心涌现出澎湃的金色光华,凝聚为一把剑的形状,他五指一抓便握住了剑柄,迎向了袭来的银刀。

    “凝劲为兵”月振衡虎躯一滞,眼色震怖,这他那的哪是青年宗师啊唯有化境武尊,方可内劲化兵!

    场下与黑市中关注的这一战的超凡存在,无论是后天、先天武者,还是武道宗师,皆被这一幕震慑的不敢大口呼吸,青年宗师的那把金剑,就像在虚空之中抓出来的一样!

    这是化境武尊的象征之一……

    万千武者心中就剩下一个念头,“原来,他让月家双宗师一起上,不是自大,而是完全没把对方放在心上。”

    “我和大哥……竟主动来找一位化境武尊报仇”月振衡全身布满冷汗,连他手中的银月刀,威势都弱了几分。

    锵!

    赵凡挥着金剑一劈,银月刀便断为两截。

    前半部分落在地上,后半部分扔在月振衡手中攥着,他立刻扔下断剑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说道“武尊饶命,若事先知晓您臻至化境,给我们月家十个胆子,也不敢来江州……”

    “没骨气。”

    赵凡侧头看向建筑墙体上的那行血字,声音没有任何感情,“战贴是你下的”

    “是……是。”月振衡磕头如捣蒜的说“我这就去洗了,还望看在华夏武道宗师一共也没有多少的份上,留我一条狗命。我大哥、潇儿和七弟的死,一笔勾销,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下战贴犯得着拿无辜之血来献祭”

    赵凡缓缓的闭上眼睛,说道“所以那位武者就该死或者说,那就是贱命一条,而你这个武道宗师的命很尊贵”

    “不,不是。”月振衡伏低头颅,说“我事后一定给予那武者的家人大量补偿,保证一生无忧。”

    “人都死了,补偿又有何用”

    赵凡话音未落之时,身影却如风般诡异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月振衡的后方,龙阳金剑以雷霆万钧的威势,刺入其后心贯穿至前胸。

    绰号疯子的百战宗师月振衡,陨落!

    赵凡动作却未停下,左手抓着月吟枪杆,右手攥住龙阳金剑,与此同时,脚边浮起金色光华,他便挑起月家双宗师,犹如斜上方有条无形无色的阶梯般踏空而行。

    在三秒之后,赵凡便来到建筑墙上的那行血字前,把月家双宗师钉在了其中“帝都月家”的位置。

    旋即,他松开双手横移到最后一字前,将那名武者早已冰冷的尸体摘下,翩然转身落在了比武台之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