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 第112章 出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婉瑜脚步微顿,却没有回头,平静道:“辰王殿下谬赞,小女子可比不上辰王您的口才。”

  戴嘉铭在她背后轻轻一笑:“太后下旨退了我与你的婚事,你看着好像并不伤心?”

  沈婉瑜听到这话,转过头来,清雅的面孔上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辰王这话可就说错了,太后退的,是你与我妹妹的婚事,与民女无关。”

  想让她伤心,做他的春秋大梦吧!他还真当她是以前那个一门心思系在他身上的那个傻姑娘吗!

  婉瑜并不想跟他多说,直接躬身道:“辰王若是没有别的事,民女就先告退了。”

  戴嘉铭却侧过身,挡在了沈婉瑜的面前,“你可知促成这件事的是什么人?”

  这件事?退婚的事?

  是谁促成的,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只要知道结果,那就足够了。

  “这跟我无关,我为什么要知道?”沈婉瑜挑眉,“辰王若是实在闲着无聊,就去多陪我父亲说说话,若我没猜错,你是奉旨过来探望我父亲的,却在赖在民女这儿……传出去恐怕有损辰王的名声吧?”

  戴嘉铭最是注重这些表面上的东西了。

  “本王的名声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受损!”戴嘉铭淡淡地说道,沉静的眸子炽热地盯着沈婉瑜:“你好似每次见到本王都急着避开?”

  沈婉瑜笑了:“民女一没犯事,二没惹辰王不快,我为何要避开?”

  “那为何你每次见到本王,都是这般急着要走的模样?”宫里也是,在马场也是,甚至在之前的好几次,都是这样,很不耐烦见到他的样子。

  别家的闺秀都恨不得整个身子攀上来,跟他套近乎,而她却避他如蛇蝎……这着实令他不解。

  沈婉瑜冷笑,他还真以为所有人都该围着他转呢,“脚长在我身上,难道我还不能走吗?我竟不知朝中何时出现了需要得到您辰王殿下恩准才能走的律法。难不成是民女久居深闺,孤陋寡闻了?”

  她转过头,问一旁的白芷:“白芷,你听说过吗?”

  白芷经常会听她的吩咐出去采办一些东西,嗯,稍微比她出府的时间多一些。

  白芷此时都想喷饭了,自家小姐明摆着是在揶揄辰王殿下呢,她哪里敢多嘴啊,那可是辰王啊,朝中唯一的异姓王,她可没胆子得罪。

  她没答,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婉瑜却当她默认了,耸了耸肩,对戴嘉铭道:“我的婢女也没听说过呢。”

  戴嘉铭面色微沉,随后大笑起来,“真不愧是能让银月公主吃亏的人,果然有几分过人之处。方才是本王唐突了,告辞。”

  沈婉瑜挑了挑眉,不予置否,也不躬身相送。

  戴嘉铭一口气就堵在心里,很不舒服,甩袖就要头也不回地离开,刚走出几步,还是忍不住回过头,轻轻对沈婉瑜说了句:“你妹妹有今日的下场,都是安阳郡主的手笔,是她去求太后,退了我与你们安陵侯府的婚事。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也不看沈婉瑜的表情,径直就离开了。

  沈婉瑜呆愣在原地,琢磨着戴嘉铭话中的意思……安阳郡主跟这事并无关联,为何忽然要去求太后退婚?

  像她那样眼界那么高的人,可不屑玩像徐青鸾那样小家子气的手段,要玩也玩刺杀陷害那样的大戏。

  这次又为了什么?她并不喜欢戴嘉铭,退不退这门亲事,与她并没多少相干。

  沈婉瑜冥思苦想也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

  过了三四天,郭姨娘还没有派人来找婉瑜,沈婉琪许是底子好,就算下人们不给她用药,她也照样活的好好的。

  沈婉琪知道这是沈婉瑜动的手脚,除了见到她,眼神像要吃人一样,倒也没再有别的小动作。

  这点让婉瑜觉得很惊奇,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沈婉琪是笃定了徐青鸾不会放过她,自己又有伤在身,并不着急罢了。

  她一贯相信,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等时候到了,她就看沈婉瑜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与其自己在这儿飞蛾扑火讨不到什么好,倒不如保存点体力,到时候看沈婉瑜的下场。

  婉瑜并不知道这些,她正琢磨着郭姨娘没过来,她要不要派个人过去提醒她几句, 隽客就匆匆跑了进来。

  自从跟郭姨娘摊牌了之后,婉瑜就把清客和隽客这两个小丫鬟调到房里伺候,她们两毕竟出身武馆,习过武,婉瑜也不能白白浪费了她们一身的好武艺,所以跑腿打探消息的事,都交给了她们。

  清客和隽客是一同入府的,两人性格迥异,一静一动,清客较隽客活泼些,隽客较为成熟稳重些。

  而跑进来的却是隽客,沈婉瑜知道必定有大事发生,忙放下墨笔,皱着眉问她:“怎么了?”

  隽客边喘气边说:“三少爷在外头与人起了争执,还伤了尚书大人的儿子……这会儿已经闹到府衙去了。”

  隽客知道她对待沈君陶和郭姨娘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对他们两人皆是关怀备至,但对沈君陶的,是出于真心的关怀,而对郭姨娘的,则是怕她耍心眼干坏事防备的关怀……遂隽客一得到消息,就迫不及待地赶来跟婉瑜说了。

  沈婉瑜听到这话,心头猛地一跳,手下意识就顿了一下,墨汁滴到她才抄好的经书上,晕了开来,这本经书是不能再用的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地将墨笔搁到一旁的笔架上,悠悠地问隽客:“你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跟我说清楚。”

  三弟不是冲动之人,亦没有那样的能耐,对一个尚书的儿子动手。

  甚至可以说,以他的身份,恐怕连尚书的儿子都见不到。

  闹成这样,必定有人在幕后指使……又或是,是被人设计的。

  她不相信她的三弟,会真的伤了尚书的儿子。

  隽客弯腰喘了一会儿气,才说:“奴婢听说是为了南边治水的事,三少爷跟尚书家的儿子意见相左,三少爷理论不过,就跟尚书家的少爷动起手来……”

  她说着说着就看到婉瑜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忙咬了咬唇,道:“奴婢是这么听说的,到底是不是三少爷动的手,奴婢也不清楚……”

  她其实也不相信,三少爷那样的人,对先对别人动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