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林芊芊 第一章:樱桃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此时,江北大学的校门,走入一个名为赵凡的青年。

    顿时引发了轰动,人群中就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哄笑,还夹杂着口哨。

    “看,这年头还有穿打补丁衣服的人”

    “背着个麻袋一边走一边落灰呢。”

    “脚上那老土布鞋破了洞,露着大脚趾,笑死了”

    “这土鳖……不会是来乞讨的吧”

    ……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将近四十度的炎热,赵凡却没有流半滴汗水,赶路这么久他也饿了,就在口袋摸出一个韭菜盒子,一边吃着,眼眸一边像花痴般扫过一个又一个女生,“大学妹子就是养眼啊……啧啧,就是不知道舅姥爷给我挑的媳妇咋样。”

    他的目光,十分期待。

    而所有被赵凡视线掠过的女生都吓了一哆嗦,担心学校来了个变态,众人就警惕的将他围了起来,而学生会长正巧在这,他名望很高,便带头大声呵斥道“站住,你干什么的要饭请去其它地方,别污了我们的眼睛!”

    “误会了兄台,我来找老婆的。”赵凡一脸的淡然之色,但是这表情看起来十分欠削。

    学生会长不屑的说“怎么,想拿麻袋抓个拐回去不成”

    “不不,这里边是送老婆的见面礼。”赵凡拱了拱肩扛的麻袋,问“打听一下,林芊芊在哪个班级”

    众多男女听闻这个名字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林芊芊是谁

    那可是江北大学无人不知的三大校花之首,家世又显赫,像这等女神,想追她的男生都能摆满整个操场,岂是你一个不知哪来的土鳖能打听的

    过了数秒,全场哗然,变得更热闹了。

    学生会长气笑了,“你确定是说林芊芊……”

    “对啊,我不知有没有重名的,你等下。”赵凡伸手在怀中摸出来张泛黄的老照片,他淡笑的道“这是我丈母娘,据说和我老婆长得挺像。”

    学生会长瞳孔一缩,上边的女人真与林芊芊有着九分相似,但是连他都没有资格染指的女神,怎么会是这二货的老婆随便来个脑子正常的人就觉得不可能,他惋惜道“真可惜。”

    “怎么讲”赵凡疑惑。

    “可惜你年纪轻轻的,脑子就进水了。”学生会长冷笑着掏出两枚硬币扔在赵凡脚下,“拿着去买个镜子照照自己啥鸟样,**丝!”

    “哦。”

    赵凡弯腰捡起了钱,目光平静的叹了口气,“不告诉我就算了,麻烦让让,别耽误小爷时间。”

    “还真捡了那好,既然这么不要脸,我就满足你。”学生会长指了个方向,幸灾乐祸的说“就在音乐系大楼,二层第五个教室。”接着他就张罗着大家跟上去看这土鳖将会受到怎样的羞辱。

    “谢了,这是问路费,望笑纳。”赵凡随手将捡来的硬币扔回对方脚下,在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之后便气定神闲的走了过去,而期待将会发生什么的众人则如蝗虫般紧随其后。

    诡异的是,学生会长却留在了原地,因为他发现自己忽然间无法动弹了,身子就仿佛有千斤般沉重,连脚都抬不动。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地面,随之眼中充满了惊恐,之前那两枚扔过来的硬币没有倒下,而是立着贴在脚尖前。

    殊不知赵凡在硬币上动了手脚,以其为引,施展了“僵直之法”,除非其亲手化解,否则必须站满一个钟头。

    世人只知鲁班书,却不知还有一本《公输册》。

    此书又名“大造化风水术”,是鲁班祖师爷的老对头墨子将《鲁班书》改编而成并融入了玄学五术,习之可成为大造化天师,与前者相比,舍弃了繁杂的机关造物,专攻于风水、术法与岐黄之道,相应的施展方式无一相同,却有着殊途同归的作用,故此不存在那鳏、寡、孤、独、残缺一不可的诅咒。

    大造化天师一脉,每代只收一位徒弟,而赵凡的七舅姥爷,正是当代天师,早前他发现赵凡命格残缺易早夭,却又有可看懂《公输册》的天赋,便收之为传人。

    赵凡今年十九岁,他虽然平时与七舅姥爷隐于穷山僻壤,但年幼时起便跟着走南闯北。七舅姥爷如今已是风烛残年之躯,他过去给赵凡安排了一门命格互补的娃娃亲,现在算到女方有大劫,就有了赵凡只身孤入江北大学的这一幕。

    赵凡步入大楼来到了那个教室,他站在门前,视线很快就锁定了在低头看书的林芊芊,她穿着白色胜雪的连衣裙,长发披肩,白皙的鹅蛋脸上有着两条初月般的秀眉,眼睛大大的,不过眸光却有些黯淡。

    “死气都蔓延到眼部了,大限将至的征兆!舅老爷这是从哪订的娃娃亲啊,完全就是给我找了个烫手山芋。”

    赵凡摇头有些无奈,俗话说窥一斑而知全豹,眼睛就好比是窗子,人体是一个房子,发现窗子上有烟雾缭绕时,差不多里边就已然失火烧起来了。

    “不慌,先开天眼看看。”

    赵凡掐动指诀点了下眼皮,视线中的林芊芊变得模糊起来,她眉心上方有着一团黑色的气雾,不断的流向全身再流回来。

    “解。”赵凡闭上眼睛随后睁开,映入眼帘的事物恢复正常后,他倒吸了口冷气,“这么浓的死气!阳寿流失的有点快啊,最多十天,渗透骨头之时便为死期……她究竟撞了啥邪”

    毕竟他是人不是仙,即使深得《公输册》的真传,也无法一眼窥破端倪。

    “我没得选择,舅姥爷说是普天之下唯有此女子可与我命格互补,那就只能破罐子破摔了。”赵凡撇撇嘴,眸光中透出一阵嫌弃。

    全班同学在穿着老土的赵凡出现时就注意到了他在死盯着林芊芊看,此刻都有些犯懵了,其中一个暴脾气的吼道“你一个臭要饭的,贪婪的看着芊芊女神这么久,现在表情这么嫌弃是几个意思”

    “咳。”

    赵凡清了清嗓子,说道“打扰诸位了,林芊芊,我有事找你。”

    林芊芊不以为然的翻了页书,声音清冷道“对不起,我没空。”

    “我是你的未婚夫,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赵凡倚着门框,说道。

    不论是班级坐着的,或是走廊看热闹的,集体瞪大了眼睛,纷纷认为这土鳖怕是失了智。

    “呵……”林芊芊美眸平静如水的看了赵凡一眼,然后便摇摇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低头看书。

    “女人不乖,就要管教。”赵凡对旁人视若无睹的走入班级,将肩上的麻袋卸下重重撂在课桌上。

    林芊芊皱了皱眉,她料想对方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乱来,就恼火道“神经病啊请你离开。”

    “也罢,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就先送你一丝龙阳之气。”赵凡嘀咕了一句。

    旁人听不清,林芊芊却是听清楚了,不禁问道“什么龙阳之……”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到脖子和后脑勺同时被两只手按住,薄红的唇瓣便被一股韭菜味的大嘴封住,紧接着有道无法抗拒的气流直冲而入,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丝反胃的感觉。

    一亲芳泽之后,赵凡便被林芊芊用力推开。

    林芊芊惊怒不已,这该死的混蛋竟然夺走了自己初吻,她俏脸涨红,语无伦次的指着赵凡,“你……你……”

    “不用谢。”

    赵凡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现在有没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道家和中医中都有一个词,名为“养气”,而龙阳之气,乃是大造化一脉在入门时就开始在体内所蕴养的一口气,并将之融入了命脉。像他方才输送出去的那一丝,就至少需要一个月方能复原。

    所以,如果不是为了稳住未来老婆的阳寿流失速度,赵凡根本舍不得浪费。

    林芊芊美眸一颤,最近她总是心神不宁,每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会觉得疲惫不堪,跑遍了顶级的医院也没能查出个所以然来,然而现在被亲了一下,似乎……真有了些好转因为换做之前,她是不可能有力气推开赵凡的。

    想到这儿,林芊芊望着赵凡清澈的眼眸,就无意识的点了下头。

    赵凡回味的咂了砸嘴,说,“樱桃味还行,你下回换个草莓味的试试”

    几乎在同时,音乐系大楼之内炸开了锅,还是被滚烫的开水浇在了脸上那种躁动,围观的学生们早已震惊的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尤其是在场的男生,更是心碎了一地。

    “这土鳖……我的天,真特么敢亲芊芊女神啊!占完天大的便宜还说不用谢”

    “樱桃味,划重点,记下了。”

    “划你老母,护花使者何在咱们把那牲口拖出去乱棍打死!”

    “快看,太不要脸了,非礼了女神还问舒不舒服。什么我眼睛是不是花了,芊芊……竟然……她竟然真的点头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