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95章 你到底要干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情形?”

  “就是你当时在做什么?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慕轻歌没好气翻了一个白眼,这破孩子怎么连这么简单的词都理解不了?

  “紫貂很灵活,再加上那时候天色比较晚了,我们一直都没能射中它。”精致漂亮的少年歪着脑袋回想,“当时好像有谁说看见了一只白狐,二王兄三王兄他们都去追白狐了,我舍不得紫貂,就去追紫貂了。”

  慕轻歌轻飘飘地揭穿他,“你确定是你舍不得紫貂?”

  “好啦,我承认是我箭术没其他人好,争不过他们!”少年委屈的瞪了慕轻歌一眼,一副你干嘛要拆穿我的模样。

  “只剩下你一人追紫貂?”

  “嗯。”

  “那你有射到紫貂么?”

  少年弱弱地:“没……”

  慕轻歌:“……”

  “其实我差点儿就射到了的!”容颖见慕轻歌挑着眼角看着他,怕被慕轻歌看轻,差点儿要从床上弹起来了,强调道:“四王嫂,我真不骗你,我当时已经截去了紫貂的去路了,只要出箭,它必定是本小王的囊中之物了!”

  “那为何最后你没射到?”

  “因为我偏生在这个时候坠下马了!”少年气呼呼的道,“要不是当时山上传来了一阵怪味,刺激得我和我的马脑子都不太舒服,我怎么可能会被摔下马?怎么可能会射不中那紫貂?”

  “山上传来一阵怪味?”慕轻歌抓住重点,眯眸问他:“是不是马嗅到那味道之后就发疯,而你那时候脑子也不舒服,就被糊里糊涂的摔下马?”

  “嗯。好倒霉!”少年摸摸鼻尖道:“摔下马已经够丢脸了,竟然还正好被地下的树枝给戳破了心尖!我这一次可能要成为全天下的笑话了!”

  不是天下所有人都等着看一个小屁孩的笑话的!

  慕轻歌对少年爱面子这事儿表示哭笑不得,看看左右,发现没什么不妥之后,严肃的盯着少年放轻声音,问:“你方才不是说着太巧合了么,你是怎么想的?”

  少年脸上有些沮丧,也有些不符合年龄的黯然,“不知。”

  他也不过是十一岁的孩子,无论这件事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纯属意外,他的心肯定也会有恐惧的。

  慕轻歌叹了一口气,淡淡道:“想要不受伤,就要学会变强,只有变强才能保护自己。”

  少年闻言恹恹地,丝毫不知忌口的道:“四王嫂,难道你也像母妃那样,希望我能讨父皇欢心,然后有朝一日能……”

  “不。”隔墙有耳,慕轻歌打断他后面大逆不道的话,道:“人,强与否,不只是权利方面的。”

  也不知少年听懂了没,唇瓣抿着没说话。

  慕轻歌不爱说教,也没打算在这些说太多,拍拍他肩膀,问:“你的伤口现在如何?是不是还很痛?”

  “痛。”少年说时龇了龇牙,“你们进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还有血丝冒出来,不过我不敢让母后知道,要是她知道,应该会给脸色你看了。”

  也就是说,淑妃在这破孩子面前抱怨过她,责怪过她了?

  容颖毕竟是她带上山的,他莫名其妙的出事,慕轻歌也不想推卸责任,但是,这件事委实蹊跷。

  她想,如果这一次,容颖被戳穿了心脏,再也醒不来了,那她会有什么后果呢?

  毫无疑问,如果真的那样的话,她会直接被当成是害死容颖的凶手,会被杀!

  所以,如果这件事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么,就很有可能是有人要针对她或者是容颖了。

  慕轻歌刚来到这个世上,可不记得自己可有的罪过什么厉害人物,让对方如此费心思,通过伤害容颖这个王子来对付她。

  而容颖,他是王子,想要夺他命之人却大有人在。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次她也被牵扯到里面去了,这让她非常的不爽!

  慕轻歌没有回答容颖,道:“你掀开衣袍,我看看你伤口。”

  “这,这不好吧……”少年脸上浮现了两朵异常的红晕,一副羞哒哒的模样。

  “你害羞个屁啊!”难道她还能占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的便宜不成?她翻一个白眼,双手抱胸的掀着眼皮道:“你到底动不动手?”

  “凶巴巴的。”容颖嘀咕一句,然后动作慢吞吞的掀开身上盖着的被子。

  偏殿里摆上了三四个暖炉,炉里燃着炭火,偏殿里暖烘烘的。所以,虽然是大冬天的,容颖也只穿了一套睡袍,盖上一套被子。

  因为胸口受伤,容颖胸前绑着白布条,睡袍也没有完全扣上,他一掀开被子,就露出一截粉嫩的小胸膛。

  他松手解开两颗扣子,慕轻歌这才看到他心脏处的白布条上面晕开了鲜红的血。

  “昨天都一天了,怎么还流血啊?”慕轻歌皱眉,执起容颖的一只手,替他把了一下脉。

  “四王嫂,你干嘛啊?”容颖见她执起自己的手,探他的脉,笑嘻嘻地:“你别逗了,你又不懂医,干嘛要学人把脉啊。”

  “闭嘴!”他还笑得出来!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的伤口在感染发炎啊?!

  这宫中的到底是什么破御医啊,到底懂不懂医治啊,竟然让伤口变成这样!

  容颖见慕轻歌的脸色挺严肃的,顿住笑,“四王嫂,你怎么啦?”

  慕轻歌看看四周,“待会会有人进来么?”

  “我都十一岁了,王子八岁开始就独自一人住宫廷了,这里是我的偏殿,如果没有我的吩咐,就算还是我母妃,也要我开口才能进来啊。”

  慕轻歌眸子一闪,“这样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

  “放心对你动刀!”慕轻歌一边答,一边笑眯眯的从胸口掏出一大堆东西。

  容颖看着那些他从来未见过的,散发着凛然寒光的刀具,他往床里缩了缩身子,“四王嫂,你,你要干嘛?”

  “出来!”慕轻歌哪里容许他躲避,伸手轻而易举的将少年一把从床里拉扯出来。

  少年哀嚎了一声,哭丧了脸,“四王嫂,你不要这样对我……”

  外面的淑妃好像一直在留意着里面的情况,在门外大声问:“颖儿,怎么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