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764章 一晃五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年后

  珏王府

  这一年的雪,来得特别晚,在年末才来,现在正值一月初,刚过完年,雪却一直没停的下,地上的雪下午扫过一遍,不过刚入夜,就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珏王府的管家从厅子朝走廊匆匆而过,一直直达西厢。

  西厢的门前由将离亲自守着,看到他前来,上前一步:“管家可是找王爷?”

  “是的。”

  管家拍了拍斗篷外面的雪花,问将离:“不知现在可否方便通报一声?”

  “王爷跟端木世子和忠勇侯等人正在议事,不方便。”

  “好,那我等一会吧。”

  管家叹了一口气,应了一声,便搓着双手在旁边来回的走动等待。

  他也没等多久,不过一会,就有人陆续的走了出来,只有容珏,端木流月皇甫凌天没有出来,容珏从密房出来,也看到了管家,脸上面无表情:“何事?”

  管家忙恭恭敬敬道:“小世子不肯吃饭,闹着要见您,老奴与小主子怎么劝都不听。”

  容珏正要走向书房的脚步顿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侧的端木流月一听,便笑眯眯的道:“都这个时候了,别说湛儿了,我们也早就饿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晚些谈,先一起用晚膳再说?”

  容珏冷冷的睨他一眼,端木流月恍若未见,桃花眼笑吟吟的朝皇甫凌天看去,“凌天你觉得呢?”

  “我赞同。”

  皇甫凌天说时,伸手拍拍容珏的肩膀,淡淡道:“走吧,别饿着湛儿了。”

  容珏抿唇,静默的率先走出了门外。

  管家看着,对皇甫凌天和端木流月道:“奴才再去让人多备些酒菜。”

  “嗯,去吧。”

  端木流月挥挥手,看着容珏越走越远的背影,忍不住哈哈大笑:“活阎王,你走这么快作甚?不等等我们,湛儿都五岁了,其实让他饿一下也没问题的。”

  容珏恍若未闻,径自走自己的路。

  皇甫凌天看着,叹了一口气,蹙眉轻声说了端木流月一句:“你够了,他性子就是这样,况且湛儿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嘴上不说,我们都知道他有多疼他,你又何必揶揄他?”

  “他就是太闷了。”

  端木流月撇嘴,看着早已经和他们来开了一段距离的容珏,无奈道:“歌儿走了之后,他比以前更闷了,歌儿在的时候还能给人一点好脸色。”

  皇甫凌天一听,一把拽住他:“你找死啊,敢提表弟媳?让他听到了,他能一个月不给你好脸色。”

  谁不知道,自从五年前那一夜,慕轻歌和容擎之双双坠崖失踪,连尸体都找不到之后,慕轻歌这个名字就成了珏王府内的禁忌。

  谁都提不得。

  “他现在也没给我们好脸色啊。”

  端木流月撇撇嘴,见容珏的身影已经在一处拐角,再也看不到之后,叹一口气无奈的道:“不过,我还真的怕了他那要死要活的模样了。”

  皇甫凌天静默不语,五年前慕轻歌刚出事那一段日子,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回忆。

  太混乱,太沉重了。

  当初他不在皇城内,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后来听端木流月说起,也觉得后怕。

  谁都没想到,那段时间会发生这么多事,慕轻歌会突然在苍山提前生产,还血崩了。

  更没想到的事,早已有人在苍山途中,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容珏往里面跳,当初若不是端木流月有事,和杨柏弦一起提前下山,估计容珏也救不回来了。

  当然,容珏伤得极重,还是医首大人在慕轻歌的药房里,根据慕轻歌编写的药书给容珏亲自医治,估计他也不可能醒来。

  待容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他醒来之后,知道自己睡了一个月,而管家他们脸慕轻歌的影子都找不到之后,就跟疯了似的,不断派出人沿着河流寻找。

  整个人几乎崩溃,无论别人怎么劝都不听,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只想着找人。

  直到几个月后,还是寻不到慕轻歌踪影,再加上还有一个儿子和小自己很多的亲弟要照顾,他才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正常了回来。

  不过,正常过来的容珏,还是比以前冷漠了不少,也更加的沉默寡言了。

  “唉,还是小歌儿在的时候好啊。”

  端木流月忍不住叹息:“只有小歌儿能将他管得服服帖帖,想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不知道多听话。”

  皇甫凌天其实也很感概,“她,真是可惜了,世间难得的一个女子,如果不是她,珏儿也不可能活下来。”

  如果没有慕轻歌的制药厂和她写的医书,容珏就可能真的死了。或者说,一般像容珏伤得这么重的,根本不可能救回来!

  “是啊,小歌儿这么厉害,你说她有没有可能将自己也救会来?”

  端木流月看了一眼天上,天色黑蓝黑蓝的,天上的月亮只有一个半圆,发出来的光芒映着雪花让人觉得冷飕飕的,没有丝毫温暖。

  “你觉得有可能?先别说那个断崖这么高,一般坠下去的人都不会活命,就说她刚生产完,而且还大出血,还被人下来暗毒伤了,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活?”

  “万一呢?”

  “如果是旁人这种情况,然后遇到她这个神医,估计有可能,但是你别忘了,她才是那个出事的当事者。”

  端木流月叹了一口气,声音沉哑的开口:“其实你说的我也明白,只是活阎王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让人见了难受。”

  皇甫凌天瞥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再次警告:“无论如何,方才的话你千万不要再说了,让珏儿给听到,让他听到他估计又要有希望了。”

  而这样的希望,只可能带来失望,甚至绝望而已。

  “我明白。”

  皇甫凌天点头,看天上的雪下得越来越大了,道:“我们快些走吧,这么晚了,湛儿真的要饿着了,可别让小孩子为了等我们挨饿。”

  端木流月一听,顿时笑了,仿佛方才谈话带来的阴霾一扫而光了:“凌天,你还是别将我们看的太重要了,活阎王不可能为了等我们让他儿子挨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