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对方真铁了心的要搞事还是可以的,比如直接强袭列车。

    但这样一来,他们就从暗处转入明处,事情反而好办了。

    人少,黎恩直接率领vii班投入战斗。

    人多,黎恩还可以召唤瓦利玛,如果没有同等级的战略武装牵制,来上一个大队的敌人也不够黎恩收拾的。

    显然,敌人没有那么愚蠢。

    用作障碍的岩石被破坏后,立刻逃之夭夭,很快便脱离了黎恩的感知范围。

    好在这个时候,亚尔缇娜已经在黎恩的指示下乘坐光剑升空,敌人虽然跑得很快,却依旧被亚尔缇娜捕捉到了部分特征。

    不过这已经是亚尔缇娜能做到的极限,丘陵地带的复杂地形为猎兵的隐藏了太过的便利,极大地限制了亚尔缇娜的发挥。

    黎恩也不敢让亚尔缇娜追得太深入,他知道敌人的底细,远不是亚尔缇娜一个人能够应付的。

    到了这一步,脱轨危机算是彻底解决。

    但事件的余波远不止于此。

    亚尔缇娜的行动太过超出常识,车厢里也有其他乘客,理所当然地被人发现了,立刻就有乘务员走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

    黎恩早有准备,亮出来自官方的委托书。

    “我是托尔兹第二分校的教官,正带领学生们在当地进行演习。这是经由铁路宪兵队和海恩斯侯爵大人认可的演习,请不用在意我们。”

    乘务员一看,确实是正式的文书,上面还有海恩斯侯爵的签印和铁路宪兵队的盖章,不再多问,还反过来帮着向其他人解释,帮着安抚乘客们的情绪,看样子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估计铁路宪兵队也进行过类似的活动,可能是演习,也可能是直接实战。

    乘务员离开后,亚尔缇娜也从空中落下,穿过窗户回到列车内,对黎恩报告。

    “发现可疑人员一名,红色外套,成年男性,行为模式疑似猎兵或特工,现阶段只获取到这么多的情报。”

    “做得好。”黎恩赞道。

    目击情报本身对黎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借亚尔缇娜之口说出发现可疑人员的信息。

    突然让亚尔缇娜叫傀儡,发光线,最后还升空,是个人都会觉得有问题。如果一点发现都没有,最少也会落得个疑神疑鬼,影响教官的威信。

    可有了发现,那就是黎恩机警敏锐,进一步确立“教官很厉害”的形象尽管黎恩其实比学生们想得更厉害。

    从感知到异常气息开始,每一步都在黎恩的算计之中。

    亚尔缇娜的提醒能够轻松穿越窗户。

    光剑的飞行速度比列车更快,不会脱队。

    光剑的破坏力足够破坏岩石。

    亚尔缇娜对于命令的服从性和冠绝整个托尔兹的执行力换成尤娜和库尔特,绝对不会像亚尔缇娜这样不问缘由,立刻执行。

    当时的情况,晚了一步,可能一切都晚了。

    这是只有黎恩才能制定出的计划,只有亚尔缇娜才能实现的行动,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而当最后一环完美嵌套,剩下的只是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和盘托出。

    黎恩在列车行进的过程中捕捉到了异样的气息,抬头一看,居然发现有人在对一块岩石鬼鬼祟祟地做些什么。

    考虑到岩石坠落带来可能带来的影响,立刻命令亚尔缇娜采取措施。

    最终发现了可疑人员。

    同样是环环相扣,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就算有人怀疑过于巧合,黎恩也想好了进一步的解释。

    两点

    其一,圣特亚克暗流涌动的现状。

    如果是在平时,看见就看见了,最多好奇一下,但现在,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其二,常在战场的理念。

    这是帝国的精神,也是奥蕾莉亚的作风。

    最近才和奥蕾莉亚练了一次剑,把这个作为挡箭牌,说受到她的影响,谁都不会怀疑,毕竟那是一个吃饭洗澡都保持斗气凝聚状态的可怕女人。

    事实证明,黎恩的准备很有必要。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能说过就过去了,必须要和相关方面汇报。

    德弗林格号,海恩斯府邸,铁路宪兵队,每一处黎恩都通过导力网络进行了视讯汇报。

    德弗林格号方面的米海尔,和海恩斯那边的瑟雷斯坦不疑有他,问过了详细情况,让黎恩等人注意安全,继续实习便切断通讯。

    铁路宪兵队方面,克蕾雅却更加细致,详细询问诸多细节后,说了一句“真亏你能发现呢。”

    如果不是黎恩早有准备,说不定真会被她看出破绽,这可是那位最擅长精密分析,抽丝剥茧的“冰之少女”,不能有丝毫大意。

    不过,黎恩还是有一点失算了。

    把奥蕾莉亚推出来当借口,结果暴露了自己被奥蕾莉亚灌醉的事实,好好地挨了一顿说教。

    “我记得你的生日是在下个月,也就是说你现在还没有正式满20岁,你的行为不符合法理。”

    “你现在的身份是教官,不仅代表你自己,也是学生们的榜样,你这样做会给学生们造成不良的影响,你知不知道这有违职业道德。”

    “喝酒伤身体,虽然你还年轻,却不是不爱惜自己的理由。况且,喝醉了也会影响到第二天的教学质量,这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

    “奥蕾莉亚分校长是你的上司,但晚上不是工作时间,你有权拒绝不合理的要求,你却没有这么做,这是你性格上的不足,你从以前就不擅长拒绝别人,必须要改。”

    一番长篇大论,从各方面对黎恩进行教育,说得黎恩哑口无言的同时,也见识到了精密计算应用在说教上有多么可怕。

    不仅可以一直说,几乎不带停顿,还逻辑清晰,把方方面面全考虑到了,一点辩驳的余地都不给,堪称无懈可击。

    一直到列车平安到达帕尔姆站,黎恩等人下车,克蕾雅的说教还没结束。

    幸亏铁路宪兵队方面是最后一个联络的,不然他就只能让学生们代为向米海尔和瑟雷斯坦汇报了。

    更糟糕的是,黎恩被训,学生们躲在一旁看戏偷笑,没吃瓜喝饮料已经很给教官面子了。

    只是可惜刚刚建立的“机警果断”的形象,却被克蕾雅破坏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做错了呢谁让她是自己的义姐呢

    她也是用这种方法在关心自己,这一点黎恩十分确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