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589章 你是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啊!”慕轻歌痛快答应,“难得秦小姐有兴致,我奉陪一下又如何?”

  “谢珏王妃。”秦子清温柔一笑,“端木王府子清来过几次,距离这里不远便有一处小亭,我们坐下来说话如何?”

  “请。”慕轻歌直接让她带路。

  “珏王妃果真干脆豪爽。”秦子清眉间盈着浅笑,引着慕轻歌拐了几个弯,去了一处小亭,两人坐了下来。

  小亭处有石凳有石桌,因为今天是端木流月的大喜之日,下面的人料想周到,想到客人或许会来到小亭闲坐,便在石桌上摆上了几种小点心,还温了茶。

  一过去,茶香扑鼻,坐在那里都觉得心旷神怡。

  “端木王府还是一如既往的舒适啊。”秦子清浅笑说着,伸手到了两杯茶,一杯移到慕轻歌的跟前。

  “谢谢。”慕轻歌接过,看了看四周小桥流水,景色甚好的花园,点了点头:“确实不错。”

  “难得珏王妃也能看得上眼。”秦子清眸光柔和流转,声音轻软的道:“要知道,相比起端木王府,珏王府内的景色才是无人能及呢!”

  慕轻歌抿一口茶,扯扯嘴角:“秦小姐进过珏王妃?”

  秦子清端茶的动作一顿,遗憾的摇摇头,“未曾,倒是听说了不少珏王府内的景色。”

  “是么?”慕轻歌也不管她的话是真是假,也无意深究,淡淡问:“我与秦小姐鲜少有交集,偶不知秦小姐此次找我谈话是为何?”

  秦子清不答,纤巧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摸着杯子上的花纹,唇角一直微微的翘起一个绝美的弧度。

  这是在玩心理战术,先让她开口问她心里一直想知晓的那一个问题的意思么?

  慕轻歌失笑不已。

  如果真是这样,她秦子清就打错了如意算盘了,她慕轻歌对别人的事情可不会感兴趣到自乱阵脚的地步。

  特别是这种试探范畴内的问题。

  静了半响。

  两人都没有说话。

  慕轻歌喝了一杯茶,又抿了两块糕点下肚,见秦子清还是耐心的在那盈盈浅笑,慕轻歌拍拍手,“既然秦小姐无话可说,那我也不奉陪了。”

  话罢,站起来转身离去。

  刚走了几步,不等她步下阶梯,秦子清便轻轻的唤,声音暖绒如冬天的棉絮:“珏王妃,不必这么急的。”

  慕轻歌嗤笑了一下,不答,径自往下走。

  刚走两步,将离的身影便出现了,一脸紧张的看着她,“王妃,原来您在这里……”说着,眼睛瞥向亭子里的秦子清。

  “什么事找得我如此急?”

  “没事。”将离垂下头,轻声道:“就是王爷见您离开了两刻多钟不曾回去,有些担忧。”

  慕轻歌看一眼将离,没错过他方才看到她时,松了一口气的神色,同时还警惕的看了一眼秦子清。

  他在担心些什么?

  担心秦子清对她不利?

  慕轻歌眸子微眯,想了想,回头看去秦子清,却见秦子清这个时候已经占了起来,看着他们这边。

  察觉慕轻歌的视线,秦子清还只是笑。

  不过,慕轻歌却感觉到这一回她的笑意并不达眼底。

  慕轻歌看了片刻,还来不及说话,秦子清再次轻轻柔柔的开口:“珏王妃,我们方才还没怎么聊呢,要不多陪子清聊一会?”

  “好。”慕轻歌一如既往的应得干脆,对将离道:“你先回王爷那里。”

  将离有些迟疑,但还是应了一声,躬身离去。

  慕轻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才转身重新上了阶梯,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谢谢珏王妃赏脸。”秦子清一如既往的有礼,屈膝朝慕轻歌福了福身,耐心好得惊人!

  “请坐。”

  两人继续坐立而对。

  在茶香淼淼中,慕轻歌以为又会是之前那样的沉默,却不料秦子清温柔大方的抿完一杯茶,慢条斯理的放下杯子,抬起头来直视慕轻歌双眼,问了一句慕轻歌意想不到的话:“你是谁?”

  慕轻歌抿唇的动作一顿,然后笑了。

  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啊,果真厉害啊!

  来这里这么久了,整个冬天都过去了,天地间的雪都开始融化了,却只有她问了她这么一句话。

  她是谁?

  秦子清问得真好!

  她云淡风轻的浅笑,眼底没有一丝慌乱,咬字清晰的答道:“慕轻歌,我叫慕轻歌。”

  “当真?”秦子清轻轻的问了这么两个字,一双眼定定的盯着慕轻歌,眸光还是温柔如昔,没有一丝压迫感。

  慕轻歌坦然回视,点头:“当真。”

  慕轻歌双眼诚挚认真得找不出一丝伪装或者慌乱的痕迹,秦子清定定看了半响,忽然邪邪的勾起一边唇角,笑了。

  她的笑容,首次出现了裂痕。

  这个笑容带给慕轻歌的冲击,就像是几百年古宅的古镜,在夜深人静是你对着它的时候,它‘啪’的一声碎裂了一样。

  让人心惊胆颤!

  “你骗人。”秦子清盯着慕轻歌沉静得不起一丝波澜越长越惊心,比她还要美的脸蛋,一字一顿地:“你、不、是!”

  “我是。”

  秦子清垂首,依旧是嘴角邪邪上翘的动作,然后,慕轻歌听见她很轻的叹了一声,“说要伪装,比好像比我更高一层。”

  “我没有说谎。”慕轻歌举起手,“我发誓。”

  秦子清看着她的手一眼,视线又转移到了她的脸上,定定的盯了好久,“随意起誓难道就遭天打雷劈?”

  “没说一句谎话,站得正坐得正,有何好畏惧的?”两辈子,一样的名字,她并没有骗任何人。

  倒是秦子清,她到底是怎么会忽然之间问出这样的话来?

  难道她果真如传言那般,懂鬼谷子之术,算到了什么?

  不过,无缘无故的,她逮着她掐手指头算什么?

  难道她碍着她了?

  “是么?”秦子清显然是一副不信的模样,道:“比起你,我更相信我自己。”

  慕轻歌耸耸肩,不可置否,“秦小姐请随意,我无妨。”别人要做什么,只要不会威胁到她,她懒得理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