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黎爷的轨迹 第二十九章 终于到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黎恩也有点慌。

    好在他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不至于沦落到手忙脚乱,甚至想开“疾风”逃跑的窘境。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用以增强声音的穿透力,压住乱糟糟的学生。

    “都安静,不要聚在这里。尤娜有些事情要请教克蕾雅少校,你们围在这里她反而不好意思。

    没事的,觉得无聊的,可以去找你们的教官。他们已经领到了具体的实习安排,应该很快就会通知你们。我先提醒一句,会很辛苦,非常辛苦,请做好准备。”

    此言学生们纷纷露出苦恼的表情,平时已经很辛苦了,现在居然还冒出非常辛苦来,教官们到底打算搞什么啊。

    理所当然的,八卦的心思也没了。

    克蕾雅暗暗赞叹“真是的,完全不像个新手教官。”

    随便一个小手段唬走了学生,黎恩转身道“少校继续问尤娜吧,我去看一看瓦利玛。”

    “嗯。”克蕾雅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道,“那个,你和他的事”

    “目前先顺其自然吧,以后总有交流的机会。”黎恩不给克蕾雅劝解的机会,先一步堵住。

    “很高兴你能这么想。”克蕾雅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黎恩回转身体,脸上毫无喜色。

    我所说的交流和你的交流并不是一回事,我所说的交流,更接近奥蕾莉亚的风格,用刀剑来诉说。

    上一次,是你故意营造出那种局面,不止一次暗中相让,才让我有了走到最后的机会。

    这一次,不用你让,我自己凭本事拿

    这么想着的黎恩,穿过餐车,一路脚步不停,径直走到列车末尾,机库所在。

    存放人形机体的机库没有餐车那么热闹,却也说不上冷清,兰迪带着几名身强力壮的男人在机甲兵前面授机宜。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其中一台训练机前,抬头发呆。

    是亚尔缇娜。

    黎恩知道她是在为机甲兵操作的事而苦恼。

    之前的机甲兵训练课,vii班三人中,库尔特和尤娜都上手很快。

    库尔特得益于习武带来的敏捷和协调,尤娜纯粹是天赋异禀,坐进驾驶舱就有感觉。

    据她说,之前在警校开车的时候也是这样,显然是天生的老司机。

    只有亚尔缇娜,上手很慢,一天课程下来也没能做到很好地驾驶。

    虽然知道是因为操作傀儡和机甲兵体系不同,由此产生的冲突,viii班战术课里也有进度比较慢的同学,但亚尔缇娜还是不甘心。

    对此,黎恩既欣慰,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欣慰是因为亚尔缇娜的竞争心越来越强,这是好事,竞争心也是人类的情感。

    后者嘛,人和人生来不同,有些人就是有天生的才能,高,起步快。

    不想输,只能多努力。

    当然,努力不一定就不会输。

    你努力,人家也可以。

    看看奥蕾莉亚,差不多该问鼎帝国最强了,依旧是勤练不缀,时不时还要找机会大打一番。

    这样的人真的很让人绝望,对于赶超这一位,黎恩真的没抱太大希望。

    尽管他在这么想的时候,完全忘了自己才更让人绝望,二十岁的剑圣,足够让所有武人自愧不如。

    给亚尔缇娜努力的建议与鼓励,看她心满意足地离开机库,又和兰迪打了个招呼,黎恩来到机库最深处,瓦利玛的面前站定。

    瓦利玛永远是第一时间点亮双眼,迎接黎恩的到来

    “今天的工作结束了”

    “差不多了,巡视一圈我就回去,预计明天到达圣特亚克,到时候你就不用待在这么狭窄的地方。”

    “没关系,一路走来,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我觉得也是”随意地聊了几句,黎恩压低声音,“那么,有什么发现吗”

    “确实感觉到了某种气息,微弱的灵力波动。”

    “方向。”

    “比我们前往的南方更遥远的地方。”

    “果然是”黎恩眯起眼睛。

    “有人在干涉灵脉。”

    脑海之中,带有魔性的声音响起,是缔结契约的魔女caster。

    “确定吗”黎恩问。

    “当然,观测灵脉是魔女的职责,这方面地精都不如我们。”caster傲然道。

    黎恩对此毫不怀疑。

    包含骑神在内,一大堆黑科技造物都是地精出品,魔女没点本事怎么和地精并称

    靠脸吗显然不是。

    “看来这个时候结社已经开始行动了。”

    “就是薇塔加入的组织吗”caster的声音为之一变,是伊瑟拉。

    黎恩回忆了一下,说道“是,不过结社内部出现了分歧,克罗缇德小姐的处境似乎不太妙。”

    “有时间当主播,应该不会太差。”

    伊瑟拉道,接着又换了一位魔女的声音。

    “为什么不能是处境不好,没钱了,需要打工赚钱”

    伊瑟拉顿时无言以对。

    黎恩也差不多,但她是在没法想象永远那么有品位的,能在这方面把艾玛吊起来打的薇塔会缺钱。

    至于换声,随着caster对于契约的熟悉,魔女们已经不止局限于一个意识和黎恩交流,黎恩经常可以听到一群魔女叽叽喳喳。

    他在想象薇塔贫穷的时候,那边已经就魔女来钱的方式展开一场大讨论。

    其中不乏各种奇葩言论,比如钓个凯子,比如用暗示直接“取钱”,让黎恩再次认识到魔女真是千奇百怪,什么人都有。

    好在黎恩如今也已习惯了这群女人,咳嗽一声,道“总之尽快完成那个术吧,不然就算想分头行动也行动不了。”

    “是啊。”其中一位魔女应声道,“虽然久违地和瓦利玛待在一起的感觉不坏,但一直这么待着也有点闷。”

    caster目前正以灵体和瓦利玛重叠在一起,以瓦利玛自身散发出的灵力掩饰自己的存在,这才能瞒过车上一众高手,悄悄偷渡。

    所幸成为从者后,只要灵力够,不需要任何人类的生理需求,倒也不算痛苦。

    就在这时,托娃的声音通过车内广播传遍全车。

    “德弗林格号,1号车厢通知第二分校全体同学,抵达预定地的时间预计是明早5时10分,请大家准备休息,好好地养精蓄锐。”

    以此为契机,黎恩离开机库。在返回的路上,他还遇到了库尔特,随便聊了两句,约定到地方由他带路库尔特直到十岁前都在圣特亚克生活,算是半个地头蛇。

    等到列车上的导力灯大半关闭,用这种方式提醒所有人真的该休息,黎恩终于结束巡视,返回房间,依照早已熟的不能再输的方式运转气息,陷入沉眠。

    一觉到天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