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入圣不代表超越人类,只是超越凡人。

    人类的藩篱还在,人类的极限还在,被打了依旧会受伤,消耗大了依旧会累。

    像今晚这种强度的战斗偶尔为之还行,多了谁都吃不消,更不要说每天一次。

    “那个,是不是太频繁了点”黎恩抗议道,“我白天还要上课,教导学生。”

    “对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奥蕾莉亚恍然的表情让人严重怀疑她是不是太high了,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职位。

    “那两天一次”

    黎恩摇头。

    “三天”

    黎恩还是摇头。

    奥蕾莉亚不耐烦道“三天都不行,你这男人”

    “呃,我觉得这和性别没有关系,调整状态、消化所得都需要时间。”

    “不错啊,会反击了你说几天”

    “半个月吧。”黎恩想了想道。

    “太长了。”奥蕾莉亚皱眉,“以你我的素质,根本不需要这么长时间五天,最多五天”

    “你是不是忘了下周还有演习,分校长大人。”就算没有重来的经验,看雷克特的态度也能猜到演习不不会轻松。

    “演习那周算作例外。”奥蕾莉亚退了一步。

    “十天,除了演习,我也有些自己的事要处理,还是挺忙的。”黎恩讨价还价。

    “还是太长。”奥蕾莉亚不干,“你还能有什么事和笼罩在这里的奇妙的结界有关吗”

    “被你看出来了啊。”黎恩不觉意外。

    “姑且我也算是和魔女接触过的人,看来你也不是多么老实的人”

    魔女的法术虽然神奇,但不是无迹可寻,奥蕾莉亚和当代魔女最高峰的薇塔克罗缇德也算是有交情,窥破结界的存在并不奇怪。

    “也对,老实的人不会偷偷摸摸地成了剑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之间彼此彼此吧,分校长,不,奥蕾莉亚。就我所知,分校长的职位绝不是你唯一的选择。”

    黎恩似笑非笑地眨了眨眼。

    重来之前没有深究过奥蕾莉亚担任分校长一事,重来后仔细梳理发现,内战结束后她和她背后的人的行动就没停过。

    这也是他不怕暴露一些东西,夜斗奥蕾莉亚的底气所在,大家屁股都不干净,大姐不说二弟。

    “连这都察觉到么,你的头脑一点都不比你的刀差。”奥蕾莉亚坦然承认,“这也是理的运用吗,就像你的那位大师兄。”

    “谁知道呢,至少我现在是不如大师兄的,不管是刀还是头脑。”黎恩模棱两可地说着。

    “你的目的是什么合适的话,我们可以合作,通过刚才的战斗,你我已经有一定的合作基础。”

    武道越往后越和人的本质息息相关,有了那样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双方对于彼此的人都有了不浅的认知。

    “我想避免某个糟糕的未来,比内战时期更加糟糕的未来目前能透露的就这么多,你我之间有信任基础不代表你的同伴和我的同伴之间有信任基础,不是吗”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背后还有个人,那才是智囊担当,脑子比你我都好使。

    “哈哈哈哈哈,连这个都看透了,我越来越中意你了。”

    奥蕾莉亚大笑,身体后仰,整个人就这么躺在地上,仰望星空。

    “我会尽力和我的同伴争取。”

    “期待你的好消息。”

    黎恩微微点头。有奥蕾莉亚牵线搭桥,进度应该会比重来前快上不少,双方的目的注定了合则两利。

    “不管他们有什么看法,就我个人而言,我愿意为你力所能及的帮助,单纯地奥蕾莉亚勒瑰恩对黎恩舒华泽,如何能不能把时间缩短到一周”

    绕了一圈,奥蕾莉亚又给绕回来了。

    “您都这么说了,再加上实习那周例外的条件。”黎恩知道这差不多该是双方的底线了,不能只让她付出,自己什么都不做。

    “好。”奥蕾莉亚没有异议。

    “那么时间不早了,我们差不多该”

    “急什么,夜色这么美,难得有机会静下心来好好欣赏。”

    奥蕾莉亚眯起眼睛,洒脱地享受着头顶星光,夜风拂面地。

    “更加难得的是,找到了你这么一位好对手,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按照惯例,一定要开瓶酒好好庆祝一下。”

    “分校长大人,我明天早上有晨会,第一节还有课。”

    我又不是你,可以在办公室里躲懒休息。

    黎恩眉毛直跳,心中不断转着要不要用“疾风”开溜的打算。

    “我知道,机甲兵训练是吧,你要醉了,我替你,我操作机甲兵的水准,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当然知道。

    又不是没看过你你冲锋陷阵,一剑将战车主炮发射出的炮弹一分为二的场景。

    那可是机甲兵,不是我的骑神,就算是特别强化过的专用机,能做到这一步也非常夸张了。

    机甲兵不是自己的身体,也不是骑神那种凭意念驱动的操作系统,每一个动作都需要通过各种操纵杆和按钮来实现,隔了不止一层。

    从这方面说,奥蕾莉亚在机甲兵操纵上比黎恩要强得多。

    她说代课,肯定能做好。

    事已至此,黎恩也不好再推辞,毕竟奥蕾莉亚这个助力他势在必得。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

    “那就再休息半小时,然后去酒馆喝到天亮吧。”

    “还请手下留情。”

    黎恩言辞恳切。

    不是谦虚,是真不行。

    “剑圣”境界对武技,对头脑都有提升,唯独对喝酒没用,以奥蕾莉亚的酒量放倒黎恩轻而易举。

    事实也确实如此,奥蕾莉亚本人喝到天亮,黎恩喝到中途就钻桌子底下去了,最后还是奥蕾莉亚喝尽兴了把他背回去。

    当时正好是学生们陆续起床,吃早餐上学时间。

    奥蕾莉亚推开宿舍门时候,整个宿舍仿佛陷入了时间停止之中,每个人都浑身僵硬,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身运动服的奥蕾莉亚和奥蕾莉亚肩膀上的黎恩。

    脑中转着同一个问题这演得是哪一出

    心细的还发现,两人的衣服都很凌乱,不仅占了泥土,有的地方还有破损。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弄成这个样子不能不让人怀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