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395章 关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些天事儿比较多,先是处理华懿然的事,然后又到姬子琰的事,宫里也会有一些事,容珏几乎忙得脱不开身来。

  连续好几天,他都未曾有空处理过府里的事。

  这一晚刚回去,将离便跟说了几件事,连用晚膳都不安生。

  用完晚膳,他立刻便去处理事情了。

  是商场上一些棘手的事,慕轻歌现在接受了大部分,听见是商场上的事也想帮忙姬子琰小朋友却在一旁争宠,“小娘亲你已经陪哥哥一天了,晚上给人家讲故事啦!”

  话罢,不等慕轻歌说话,小手兴致勃勃的拍着桌面,大眼亮晶晶的道:“昨晚讲了曹聪称象,草船借箭才讲了一半你就逼着人家睡觉了,人家今晚一定要将故事听完才睡!”

  慕轻歌给他白眼一枚,问容珏,“你一个人能处理得来么?”

  “可以。”容珏拇指腹轻轻的摸索一下她的脸颊,道:“你今天应该也累了,到时候好好休息。”

  慕轻歌点点头,容珏就离去了。

  姬子琰小朋友就是一个磨人精,别的小朋友听睡前故事是听一会便睡着,他却是越听越兴奋,脑子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想法。

  听完曹聪称象就问:“小娘亲,曹聪这大象称出来是多重?小娘亲,有什么野兽比大象更大?我们去抓一只比大象更大的野兽来称一称,那我们是不是就比曹聪还要聪明了?”

  慕轻歌被折磨得不行,曾怀疑过自己跟他说这样的故事是不是不太对,便跟他说童话故事,但是这世界是有王子公主的,他不喜欢这些。

  “这王子太笨了,随便一个老太婆就能诅咒他,一点都不好听。”姬子琰小朋友傲娇的说出自己的理由道:“同为王子,人家就比他聪明多了。”

  在听到姬子琰说自己是王子的时候,慕轻歌惊了一下,姬子琰叫她父母为爹娘,而不是母妃父王,他父母的地位如何有待商榷。

  不过,她其实并不知晓姬子琰的爹爹到底是什么身份,为此她还特意查过爵彦这个地方,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姬子琰的身份,对她来说依然是个谜。

  慕轻歌哄完姬子琰小朋友睡觉,才回去做自己的事,习武完毕段里完毕,泡了个澡洗了一个头,容珏却还没有回来。

  慕轻歌没觉得有什么,以帮慕轻歌擦头发为由磨磨蹭蹭不肯离去的春寒却失望不已,小心翼翼的建议道:“夫人,您要不要去看看王爷?”

  “嗯?”慕轻歌一边弄干头发一边捧着一卷书在看,春寒的话她没听清楚。

  春寒忧心忡忡的劝:“夫人,恕奴婢多嘴,奴婢当真觉得您应该多些时间和王爷在一起啊。”

  慕轻歌头也不抬的道:“我们不是每天都在一起么?”

  慕轻歌最近看的书都是以地方志为主,她对这个世界知道得太少,问人太麻烦,况且有些是问了人也未必清楚,所以她都是以看书为主。

  “每天就一小会。”春寒嘀咕,“王爷每天和将离在一起的时间更多,说的话也比跟您说的多。”

  慕轻歌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横她一眼没好气的道:“春寒,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最近怎么尽是喜欢管这些闲事?”

  “夫人,这可是您的终身大事,怎么会是闲事呢?”春寒跺脚,附耳在慕轻歌身边愤愤不平的道:“夫人,您都不知道,府里上下可都知道您未曾和王爷圆房,很多人都快要不将您当主子了!”

  容珏和慕轻歌同床共寝,春寒等人都以为两人已经圆房,然而,几人可是慕轻歌的贴身丫鬟,这房间床铺什么的都是她们打理的,两人有没有圆房,她们非常清楚。

  两人已经同床共寝好几天了,同床共寝共处一室,干柴烈火不在话下。然而,两人事到如今都未曾有动静,她们这些做小的忍不住替慕轻歌着急。

  府里其他小的显然也知道了这一点,这两天府里闲言闲语变多了不少,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人悄悄的问她王爷夫人是否圆房的事!

  慕轻歌翻了一个白眼,这些人还真是无聊,一整天就关注着别人有没有圆房!

  她抬眼看向春寒,“你理会那么多作甚,别人喜欢说什么是别人的事,嘴巴不严总有一天总会出事。”

  春寒咬唇,她这不是为她着急么?

  她和慕老爷断绝关系,现在又只是一个妾,现在如果不抓紧一点生一两个孩子,到时候如果王爷对她不好了,她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啊?

  “好了,我头发也干了,你回去休息吧。”慕轻歌推春寒离开,春寒这丫头有时候真是操心太多了。

  “但是奴婢……”

  “怎么了?”这个时候,容珏恰好回到房门口,见慕轻歌推着春寒出来,春寒一副不肯离去的模样,眉头微蹙。

  慕轻歌一身雪白的睡袍,见容珏眉头一扬,“回来了?”

  “嗯。”容珏应着,冷淡的目光扫了一眼春寒。

  春寒身子一抖,低头,“奴婢先行告退。”说着,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连房门都忘记替主子关上。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冒失了。”慕轻歌没好气,上前随手的关上门。

  容珏:“要不要多派几个人前来伺候?”

  “不用,三个足够了。”

  “府里有更好的丫头。”

  “不用啦,春寒其实挺好的。”春寒胆小又没什么主见,真正的权贵家族,哪里会出现这样的贴身丫头啊,不过慕轻歌倒觉得挺好的,她其实不是很喜欢心眼多耍小聪明的人,单纯一点,只要忠心护主便好。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容珏也没有太在意这个话题,看着慕轻歌的头发,微微蹙眉:“天气如此冷,这么晚洗头很容易冷着的。”

  “是!”慕轻歌见他脸色不好,怕他生气,立刻抬头挺胸,就只差没敬礼了,“我下次绝不那么晚洗头了!”

  容珏定定的看着她。

  慕轻歌就怕容珏这模样,连忙抓一小撮头大给容珏摸,“你看,我的头发已经干了的,现在也不冷,不会着凉的啦!”

  容珏伸手扯扯她的脸蛋,“下不为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