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386章 狠心果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还真是不怕死啊!”

  “死?”蒹葭公主嘴角溢出一缕血丝,裂开嘴角笑她痴人说梦话,“你如此狠心对待本公主,即便是死也是你死吧?”

  “是么?”慕轻歌双目虚眯,“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话罢,她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原本已经将蒹葭公主的身子攥得很紧的铁丝,竟然再度猛地收缩!

  “啊!!!”

  蒹葭公主仰头,撕心裂肺猛地一叫!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隔着百来米的距离,皇帝太后皇后他们仍能听到蒹葭公主让人头皮发麻的叫声。只是,他们都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毕竟慕轻歌手上的铁丝是透明,他们隔着一段距离根本就看不到。

  听见蒹葭公主的叫声,太后伸手让人提起华丽纷繁的裙摆,加快的脚步,匆匆赶来。

  慕轻歌对太后的问话置若罔闻,手中的铁丝毫不留情的再度一点点的收紧。

  铁丝紧一分,蒹葭公主便难受一分,原本还能撕心裂肺的教出来,随着铁丝全部没入肉内,像一把锯子一点点割磨着她身上的筋骨,她整个人恍若置于地狱一般,意识涣散,然而疼痛加剧,每次想晕过去都因疼痛而被迫醒着。

  醒着感受一次次废人的疼痛折磨!

  有那么一瞬间,她当真想就这样死了算了!

  慕轻歌观察着她的脸部表情,轻而易举洞悉了一切,薄凉的轻笑:“我不会杀你,你不是想让我死么?那我就先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话罢,铁丝竟然又紧了一分!

  “嗯!”蒹葭公主脸部因痛苦而扭曲,口中一直吐着鲜血,根本无力说话。

  慕轻歌冷哼了一声,拉扯着铁丝的手灵活的扭动了一下,原本捆绑着蒹葭公主的铁丝瞬间全部再度回归她袖口内!

  “啊!”

  几乎要钻进骨髓的铁丝生生离开,蒹葭公主痛得眼白狠狠一翻,冷汗淋漓!

  铁丝全部从蒹葭公主身子里抽离的那一刻,‘噗’的一声,有数个血泉像是泉水一样从蒹葭公主的渗透仪里喷簿而出!

  恰好这个时候太后已经来到了长阶梯下方了,看到蒹葭公主身体喷血的这一幕,只差没晕了过去!

  她来势汹汹的往上走,“珏王妃,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慕轻歌神色冷清,站在高台之上看着太后上来,一字都不想答。

  “你!”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忽视她的话,太后快要气炸了,但是如今形势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她吩咐旁边的宫娥道:“快去请程先生!”

  她旁边的宫娥匆匆去了,她则疾步的上来了这里,看一眼一身血的蒹葭公主,再看看一身完好的慕轻歌,扬起手便想要给慕轻歌一巴掌!

  “嘶!”

  众人看着,皆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当然,也有人悠哉欢喜的看热闹。

  太后是长辈,又是容珏的祖母,如果是在一般人家里,祖母想要教训一下她,慕轻歌还会给她一个面子,受她一巴掌。

  但是,今天,她绝不!

  这里是凌霄台,属于宫中最高的一个高台,这里应该是有宫兵把守的,然而,从蒹葭公主带她来这里到现在,她一个宫兵都没看到。

  也就是说,在来这里之前,这些宫兵应该早已被人暂且调走了。

  蒹葭公主当然没有能力干涉宫中的排兵布阵,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皇帝皇后太后三人了。

  然而,这三人,最有可能做这一事的就是太后。

  而这一群人之所以会恰好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应该少不了太后的功劳。

  也就是说,今天这一切其实是太后和蒹葭公主的合谋的。

  对于合谋陷害她的人,她为何要给她面子她想打她便打她?

  慕轻歌眸子一闪,抿唇直接的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太后的巴掌。

  太后这一巴掌挥得用力,慕轻歌的闪躲让她打了个空落,整个人一个趔趄!

  “太后小心!”她身旁的宫娥上前,堪堪扶住了她,才让她不至于当众扑倒!

  “珏王妃!”太后猛地甩开宫娥的搀扶,怒不可歇:“好一个歹毒,目无尊长之人,哀家肯教训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如此顽劣不化,竟然敢不接受教训,你,你……”

  慕轻歌听着,暗暗冷笑了一下。

  福气?

  笑话!先别说她身为长辈心无公正,即便她心有公正,她也不是那些愚蠢愚忠愚孝之人!

  她敢肯定,太后这一巴掌当真打下去,绝对不是脸肿一点那么简单!

  “太,太后……”蒹葭公主看着太后,像是看到了希望之光,语音急促的努力的说道:“杀,杀她……”

  “凝儿……”蒹葭公主自小养在太后身边,她对她是极疼爱,比对自己的皇孙还要好,见她说一句话口中不停吐血,心疼不已,“凝儿,你莫要说话……”

  “杀……”蒹葭公主双目圆睁,带着执迷不悔的狰狞,一动不动的盯着太后,坚持说着这么一个字。

  一字说罢,她头一歪,沉沉的晕厥了过去!

  “凝儿!”太后犹遭重击,猛地伸手去探蒹葭公主的脉搏,发现她只是晕厥过去,才长舒了一口气。

  她猛地抬头看向慕轻歌,“你有什么好说的?”

  “我?”慕轻歌极淡地,“无话可说。”

  慕轻歌一脸倔强,脸上毫无惧怕之意,更没有任何悔改之意,气得太后脸色发白,指着慕轻歌极冷的道:“你真是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之前你才重伤了凝儿,这才多久,她连还没恢复你竟然又重伤她一次,你这样的人,不配嫁进我们皇家!”

  随着太后的话出来,皇帝他们也上来到了。

  看到蒹葭公主躺在血泊中,齐齐到抽了一口凉气,像是难以相信一个女子竟然能狠心的将一个女子伤到如此地步!

  容珏和端木流月等人站的比较近,能全部将蒹葭公主的状况收入眼底。

  容珏眼睛扫了一眼蒹葭公主便移开了,眼底没有丝毫情绪,冷淡得恍若躺在血泊里的人是一颗尘土,值不得他花费一点关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