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355章 皮开肉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来之人,第一次前来看华懿然的,都呆了一下。

  端木流月仰头哈哈哈一笑,笑声诡异的沉哑,“……哈哈哈,当真够狠啊的啊!”

  皇甫凌天一双冰眸寒冷刺骨,抿着唇一言不发,转动轮椅静静的走到一个角落去,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慕容书彦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床榻边去,拉了一张凳子静静的坐了下来。

  华懿然到底是容珏,他倒没有表现出什么,容色极淡。

  男女授受不亲,到底是女子的闺房,他没有走过去,而是走到房间里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慕轻歌向床榻边揍了几步,将华懿然身上的伤看得更彻底一些。

  华懿然在睡着,她睡得好像不太安稳,眉头颦气,唇瓣青紫,干燥的抿着,脸上脖子都冷汗岑岑的。

  华懿然平日里多朝气,胆子多大啊,如今这个样子,当真是让人不忍心看。

  她的脸红肿不堪,脸上有纵横交错的血痕。

  慕轻歌看过伤口无数,一看那血痕的特点,就知道是用麻鞭抽出来的!

  有一种麻鞭,是特别制造出来作刑具的。

  麻鞭抽出来的血痕不像刀等利器划出来的伤痕,利器划出来的伤痕是平整直接的,伤痕干脆利落,深度纤细,最易见骨!

  而麻鞭则是松松散散的,有稀稀疏疏的麻毛,一鞭子抽下去,伤痕不算深,却是面积大,冲击力强。

  当然,这样的麻毛鞭子摆放在刑部里,通常不会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给人挥两鞭子。

  这种麻毛极吸水,用刑之前都会先用辣椒水进行泡浸,在用刑时,鞭子下落速度极快,麻毛入肉,辣椒水渗进骨肉,痛楚足以撕心裂肺!

  这样麻鞭鞭打对皮肉伤害的疼痛,远比刀等利器划割还要痛苦!

  而华懿然的脸上,慕轻歌数了一下,足足有五六道鞭痕!

  难怪容珏也说情况不太好,华老今天见他仿佛老了好几岁,原来华懿然在刑部竟然是受到了这样的对待!

  慕轻歌深吸一口气,“然然受的伤,应该不止脸上这些吧?”她的脸尚且如此,她身体应该更加难受才是。

  “身上有更重的伤。”慕容书彦道。

  “更重?多重?”

  慕容书彦轻笑一下:“皮开肉绽!”

  慕轻歌抿唇,“可全部都是鞭伤?”

  慕容书彦颔首。

  “可都处理过了?”

  “御医前来处理过了。”

  “御医?”慕轻歌嗤笑了一下,从锦被拉出华懿然的手,在上面轻轻的把脉,“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么?”

  将人伤了,在人接回去后竟然派出御医前来看伤,皇帝的做法当真是喜怒无常啊!

  慕轻歌说话直接,在场几人对望一眼,竟然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点点头,“应该吧,这一招非常好用不是么?”

  “好用是好用,收买人心嘛!”慕轻歌撇嘴冷笑,“只不过,御医也有分级别的吧,然然受伤定然很重,现在在发着高烧,却没给指出来。”

  “发烧?”慕容书彦温润的脸闪过惊慌,“药才喂下去不到半个时辰,药效应该已经发挥了才是,之前都没发烧,为何现在会发烧?”

  “所以说御医也分级别啊。”慕轻歌抿唇,一个御医,受了这么重的伤,最容易发高烧了,而御医在开单子的时候,竟然也不在药单子里加一些消炎的药!

  这是医术有待提高,还是……故意为之?

  不想华懿然好起来,想她高烧烧死,伤口发炎而死?

  “也就是说药不行是么?”慕容书彦脸色白了一下,“珏王妃,你……”

  “不要再根据御医给的单子抓药喂给然然了,将单子扔了。”慕轻歌说时,转一个身,道:“我重新写一个单子吧。”

  慕容书彦笑了一下,连忙吩咐人备好笔墨纸砚。

  慕轻歌抿着唇,抓笔飞快的在纸张上挥毫,写了一张单子,就交给慕容书彦,道:“按照这个来抓药,一天三顿。”

  “好的,谢谢珏王妃。”慕容书彦真诚的道:“珏王妃开的单子甚于万金,书彦很是放心。”

  “你别谢我,等然然醒来,让她亲自上门道谢吧。”

  端木流月听着日,若有所思,“小歌儿以后或许会成为我们的救命草啊,小歌儿日后还是小心些好。”

  说时,他瞥了一眼皇甫凌天和他双腿,再看看慕容书彦,“日后我们要依靠小歌儿的地方只多不少啊。”

  容珏闻言,拧头过去冷冷清清的瞥了他一眼。

  “活阎王,要不要给小歌儿安排一些暗卫护着?”

  容珏不语,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扣动桌面。

  皇甫凌天见容珏没应,微微蹙眉,却也不多说什么。毕竟,慕轻歌是容珏的王妃,她如何他们不宜关心太多,也不应该操心不应该操心的。

  慕轻歌自然听到了端木流月的话,瞥了一眼几人,没好气的道:“你们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危吧,我的就不劳烦大家了,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

  慕轻歌话罢,回到床榻边,沉吟一下,转头对其他人道:“我要给然然看看伤口,你们回避一下吧。”

  端木流月,容珏和皇甫凌天对望一眼,对慕轻歌的话很是配合,点点头,齐齐走了出去。

  “当真出奇呢。”慕容书彦眼底温润如水,看着三人的背影道:“珏王爷,忠勇侯和端木世子都是极难琢磨之人,有时候对皇上的话都置之不理,如今却对你言听计从,当真让人诧异呢。”

  慕轻歌眨眨眼,“男女授受不亲,他们没理由呆在这里啊。”

  “三人非常出色,皆难得一见的不近女色,他们不会有所僭越的,这样的场合他们通常会转身避而不看。”而不是挺慕轻歌的吩咐离开。

  慕轻歌不置可否的一笑,瞟一眼慕容书彦,“奇怪了,我要替然然医治,你为何一直坐在这不走?”

  慕轻歌这个客人这是当面下赶客令了。

  慕容书彦摇摇头,“我可以留下来的。”

  “但是……”华懿然对他不是成见颇深么?

  “无碍的,我当真可以留下来的。”慕容书彦看似温和不争,说话温和轻柔,但是如今却毋庸置疑的坚决。

  慕轻歌沉吟一下,笑了一下,“好,那就留下来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