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黎恩的印象中,奥蕾莉亚的人和她的剑同样直接。

    像这种她一言可决的事情,根本不会征求他人的意见。

    看出黎恩的疑惑,奥蕾莉亚解释道。

    “无需惊讶,实习之中谁出力最多大家都清楚,你有这个资本,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黎恩点头表示理解,旋即开口道“我的意见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局势发展到这种程度,政府那边肯定不会容许我们拒绝。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你们有你们的考量,我们也有我的想法,我们不会完全按照你们的意愿行动。”

    “哈哈,说得好,这才是你这个身份该说的话。”奥蕾莉亚大笑,“想做什么就去做,出了问题我担着。想动你先问过我的剑,虽然你不一定需要。”

    “谢谢分校长。”黎恩低头致意,彼此心领神会。

    出力多少是其次,奥蕾莉亚真正改变态度的原因是“资本”,她是最先看出黎恩晋级“剑圣”之人,因为看出他打算隐藏,所以没有明着说出来。

    “剑圣”的境界,在“北方战役”里见过的特殊力量,如今的黎恩完全有资格入奥蕾莉亚的法眼。奥蕾莉亚把他当作对等的存在来对待,所以才会征求他的意见。

    这份尊重,黎恩必须要认,也打算投桃报李。

    看来是该找个机会和这位“黄金罗刹”打上一场了。之前还担心动静太大,引人怀疑。现在有caster在,完全可以布置一个结界隔绝这一切,让两位巅峰武人放手施为。

    不过他这个态度,就不是铁路宪兵队和情报局想看到的,米海尔无奈地看着奥蕾莉亚一眼“分校长,请谨言慎行,不要火上浇油。”

    “是你们浇油在先,就算是有约定,不觉得这样做太过分了吗”奥蕾莉亚反问,噎得米海尔说不出话来。

    “我也这么觉得啦,老实说我已经做好被你们暴打一顿的准备了。”雷克特打个哈哈,“不过舒华泽,你是不是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啦,心态上的那种。”

    “大概是因为有组织,有人支持了”黎恩也在打哈哈。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重来一回自己的行事肯定不会和之前一样。与其等被人发现后,引起怀疑,暗中调查,不如当面表现出来,反而会让人觉得是年轻人在发泄不满,和这帮掌控帝国情报的人打交道,一味隐藏是没用的。

    “嘿什么时候和黄金罗刹有这种交情的,之前的北方战役吗”雷克特好奇道。

    “谁知道呢,也许只是都看不惯你们的做法吧。”奥蕾莉亚同样打起了哈哈。

    “这可真是,阁下的决定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我现在也说不好了。”雷克特捂脸叹息,“嘛,反正也轮不到我操心,我关心的只有一件是,关于这一份提案”

    “我原则上答应。”

    奥蕾莉亚没有再次回避,坦然道。

    “为了抵抗看不见的威胁,以可能发生实战为前提的地方演戏,可以说是体现了常在战场和成为世界基石这两个理念。不过,既然进了这所第二分校就是我的学生,我不会容许有人肆意践踏他们的生命,这一点你们明白吗”

    “当然。”米海尔点头,“他们同样也是我的学生,适当的危机是成长所必须,但现在的他们还是雏鸟,没到该拼命的时候,那是我们这些军人的职责。”

    雷克特补充道“我们会准备好机甲兵等最新型的装备,除此之外第二分校专用的演习用装甲列车也完成了。”

    如果说之前都是虚的,这就是实打实的好处。配备有机甲兵等最新型武器的专用装甲列车,这可是正规军精锐部队才有的待遇。

    当年旧vii班实习的时候坐的可是普通列车,跑得远点还坐过货车,现在配给几名学生足以说明奥斯本那边确实没有要“弃子”丧命的意思。

    经历过一次的黎恩很清楚,第二分校这边真正的作用其实是吸引注意力的幌子,真正的作战主力根本不是他们。

    当然,在黎恩有心算无心的前提下,谁是棋子还真说不好。

    政府方面准备得这么周全,奥蕾莉亚也不在多说“告诉我们第一个演习地点和日期吧。”

    “实习地点位于南部莎萨兰特州,旧都圣特亚克附近,日期为4月21日,星期五晚上,将搭乘专用列车德弗林格号前往当地。”

    接下来的都是些具体的事务性安排,诸如资材补充,装备搬运,列车员补给等等,只是单纯地繁琐,没有赘述的必要。

    就这样,作战简报一直开到黄昏时分才终于结束。

    兰迪一脸忧色的地走了,托娃也是类似的表情,小声和两个学弟学妹嘀咕。

    米莉亚姆有点难过。开开心心过来玩,没想到画风一变,搞出这么一件沉重的大事,偏偏她这个情报局的干员还对此一无所知,让她觉得难以面对黎恩和托娃。

    黎恩和托娃当然不会介意。随着时间的推移,米莉亚姆的立场越来越偏向旧vii班一侧,情报局那边瞒着她也是理所当然,不然随时可能被她泄露出去。

    不要觉得不可能,她可是当面就表示要是知道就偷偷告诉尤西斯,再让尤西斯转告黎恩这种没有保密观的干员,情报局能用,奥斯本敢用,除了心大和米莉亚姆确实有能力外,黎恩想不到第三种解释。

    作战简报结束后,雷克特和米海尔有事要谈,把米莉亚姆交给黎恩看着,黎恩对此乐见其成,正好带着米莉亚姆到处逛逛。

    托娃则因为要做演习的移动计划,没有时间,只能遗憾地先走一步。

    带人逛利弗斯,黎恩可谓是非常熟悉,不仅因为重来一次的记忆,还因为上次才带着caster逛了一次。

    什么地方有什么人,又有什么可以看的,黎恩一清二楚。遇见学生就招呼两句,遇见米莉亚姆的感兴趣的会特地指出来。看到老同学就一起去打招呼。

    利弗斯不止黎恩和托娃两个托尔兹毕业生,还有其他人,比如在广播剧工作的孟亨,比如教会的修女罗西奴。虽然两人不是旧vii班成员,但和黎恩是一届的,彼此也算是熟识。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在之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托尔兹毕业生汇聚利弗斯,仿佛是女神的指引,又仿佛这里才是托尔兹精神与人心所在,与因为皇太子塞德里克莱泽亚诺尔入学而逐渐变味的总校正好相反。

    s其实看空零碧闪12的表现力,没看出来高手对决有多大动静,但闪不一样了,光剑对马哥,当场拆地图,光剑和黄金罗刹对决整个校园都受影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