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256章 珏王妃日后不知会多厉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好了。”慕轻歌点头如捣蒜:“早就已经看好了,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那就好。”容珏点点头,道:“那就喝吧。”

  “好。”慕轻歌小心翼翼的端起杯子,一边喝一边眼珠子骨碌碌的转。

  她喝了半杯,停了下来,“这酒喝着就像一般百年好酒那样,特别香醇,喝着唇齿留香的,但是好像并没有别的感觉耶!”

  “别的感觉?”容珏抓住她话里的关键,“你要什么别的感觉?”

  “这酒里不是掺了内力在里面么。”慕轻歌吐吐舌头,小小声的道:“喝了之后不是会有丹田涌动,飘飘欲仙的感觉么?”

  容珏提醒,“你才刚喝,过一会是会有这种感觉。”

  “原来是真的啊。”慕轻歌双眼晶亮晶亮,“那我要赶紧喝了。”话罢,她仰头将方才喝剩下的那一杯喝了下去,然后再伸手去倒另一杯,然后仰头又想一口闷了。

  “慢慢喝。”容摁住她的手,“掺了内里的酒和原本的酒喝着和别的酒没什么区别,但是喝下去之后就不一样了,很容易醉。”

  “醉?”慕轻歌或许因为喝了一杯酒的缘故,脸颊酡红,“你不就让我喝三杯么,我酒量好的很呢,三杯酒根本就醉不了我!”

  话罢,笑嘻嘻的推开容珏的手,仰头一口闷掉一杯酒!

  “完了。”姬子琰小朋友小胖手桌撑着脸蛋儿,人小鬼大的看着慕轻歌无奈摇头:“才喝了一杯就开始胡言乱语了,还说自己酒量好呢!”

  “乖乖吃你的饭。”慕轻歌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再敢说我的不是我就不跟你玩了。”

  “虽然说是出嫁从夫,但是小娘亲你也别学哥哥那一套专制啊!”姬子琰小朋友很是委屈,“你要是从了哥哥,那我还有什么好玩的?”

  从了哥哥?

  “噗!”慕轻歌一听,一口好酒就这么的喷了出去!

  幸亏她不是面朝桌子,不然一桌子的菜都被她毁了!

  皇甫凌天也倒了一杯酒喝着,对于慕轻歌这么一喷,他很是淡定的端着杯子,恋人带着轮椅倏地后退了一两米!

  姬子琰小朋友露出两颗小虎牙,两只小胖手兴奋的拍桌:“啦啦啦,小娘亲开始发酒疯啦!”

  “咳咳!”慕轻歌这么一喷,有些酒进了鼻孔,正呛得厉害,闻言一边咳一边瞪他,“闭,闭嘴!”

  “你未免也太激动了。”容珏好看的眉蹙起,摸出手帕给她擦掉嘴边的水迹,然后转头看向姬子琰小朋友,下了命令:“以后吃饭的时候,不准再说话。”

  “为什么?”姬子琰小朋友觉得自己受到了压迫,扁扁嘴不依的问:“是不准我说话还是我和小娘亲都不准说话?”

  “咳咳……那啥……”慕轻歌咳得脸红脖子粗,闻言不等容珏开口,便眼巴巴的看着他,“我好像一向多话,你要是不喜,要不以后我就在房间里吃?”

  容珏眸子虚眯,“你喜欢回房间一个人吃?”她这是不喜欢跟他一起吃?

  “不是啊。”慕轻歌素来坦然,“人多热闹嘛,一个人吃怪没意思的,但是我好像嘴巴吃饭的时候也停不下来。”

  容珏闻言这才放松下来,闻言无奈放下手中的手帕,道:“那以后喝酒的时候都不准说话。”

  姬子琰小朋友闻言立刻用双手捂住小嘴巴,“人家不说了啦!”

  姬子琰小朋友本身就长得好,小胖手特别认真的捂住嘴巴,露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在那骨碌碌的转,说了不能说话却还在奶声奶气的说,顿时可爱到爆!

  “噗!”慕轻歌忍不住笑了,忍不住倾身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哈哈的笑着道:“儿子啊,你咋就那么可爱呢!”

  容珏的脸暗了暗。

  皇甫凌天淡淡的抿着酒,瞟见容珏的脸色不着痕迹的勾了一下唇角,想不到,容珏竟然也有吃醋的时候。

  而且,吃醋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弟弟。

  然后,他淡淡的瞟向慕轻歌。

  其实,对于慕轻歌……不,应该说听到容珏要娶的人是一个双目失明的三品官女的时候,他从心底感到愤怒!

  这种愤怒已经不是赞成不赞成这一场婚礼的事了,而是觉得这一场婚事荒谬的很!

  天下之大,有谁见过堂堂王子娶一个双目失明的女子作正室的?

  这婚事的存在,他就觉得那对容珏是一种侮辱!

  所以,他甚至连容珏的婚礼都没有去参加!

  他从来未曾关注过慕轻歌,第一次见她还是上一次进宫的见的,意外的见她双目复明了,目光轻灵睿智,一看就知道和一直呆在闺中的女子不同。

  难道的是,容珏待她非常不同,目光淡然却隐隐有温柔倾注在里面。

  老实说,他对她第一眼的印象还不错,只是她一直毫不掩饰的目光还是惹恼了他。

  再次改观是她在太后宫中的淡定从容的应答,还毫无预兆的出言替他解围。还有,她和蒹葭公主的那一场毫不留情,和毫不畏惧的打斗,让他印象深刻。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还懂医术!

  懂医术,对于天启之人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而她好像不只是懂而已,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替他解了毒!

  还有,她这个人好像做事特别的随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一个人和不喜欢一个人是很直接的表达出来的。

  所以,她可以毫无忌惮的断了蒹葭公主的手脚,也可以对一个和她毫无血缘的,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累赘的孩子亲如亲子!

  他中毒醒来之后,柳叔跟他将事儿解释了一番,然后连连感叹:“珏王妃,真是一个稀奇的女子啊,日后不知要多厉害呢!”

  他那时候觉得柳叔或许有点夸张,但是现在却不得不认同他的话。

  这慕轻歌,确实稀奇!

  听到慕轻歌赞他,姬子琰小朋友立刻忘了自己才说过不要说话的事儿了,喜滋滋的车这慕轻歌的衣袖,“是吧是吧,我很可爱是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