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248章 英雄大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说话也太不客气了。”慕轻歌觉得不能太骄纵孩子,扯扯他的脸蛋儿,“男子汉大丈夫,老趴在我身上作甚?下来自己坐到一边去。”

  “不要嘛!”姬子琰小朋友撒娇的抱住慕轻歌的脖子,“人家还是小孩子,小孩子就应该和娘亲呆在一起的……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把拎着后领提了起来!

  他挥腾着四肢,转头过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哥哥,你干嘛,放开我!”

  容珏看也不看他一眼,看到旁边有另外一张椅子,他将之随手扔了过去。

  “我不要坐在这里!”小朋友双颊鼓鼓的抗议。

  “不想坐这一张就出去。”容珏云淡风气的说着,然后极其随意的在慕轻歌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并没有要回到原位去坐的意思。

  众人怔了怔,不可思议的看看容珏又看看慕轻歌。

  四殿下竟然亲自走到慕轻歌身边,和她并肩坐……他这是在向大家说他的与众不同么?

  画晴郡主这一次眼底明显的闪过了嫉妒,不过这一抹嫉妒很快便消失,她低垂下头来,唇色和脸色都有些苍白。

  雨眠郡主则抖着嘴唇,强忍着情绪。

  慕轻歌倒没觉得容珏坐在这里有什么不妥的,反正这里她熟悉的没几个,容珏坐在她身边比任何人坐在她身边都要来的舒服。

  “你这衣袍是怎么回事。”容珏修长白润的指尖指着她的袖子,眸子闪过一道暗光,“这是被刀子划出来的?”

  慕轻歌顺着他的指尖一看,发现他指着的恰好是慕衬眉用匕首在衣袍上割破的那一口子。

  “嗯。”她点点头,有些诧异的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其实慕衬眉用刀子划破她衣袍的口子也不算很大,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华懿然和她靠得那么近都没发现,他之前坐在那么远却先发现了,这让有些诧异。

  他轻飘飘地:“我眼睛没瞎。”

  慕轻歌:“……”他的意思是其他人都瞎了么?

  他眸子幽深的往她身上瞟,“可有受伤?”

  “没。”凭他们,还没那个能力伤得了她!

  “去一次动一次手。”容珏眸子冷清,不咸不淡的道:“以后还是少些去吧。”

  “嗯。”慕轻歌没有跟容珏说她以后大概都不会在过去慕府了

  她扯扯容珏的衣袖,凑近他耳边轻声问:“对了,大家怎么都来了啊?”

  她在他耳边吐息如兰,他眸子深了深,眼底有她看不到的温柔:“我也不知,大概是聊了一些英雄大会的事。”

  “英雄大会?”慕轻歌很没好气,“英雄大会开始大家就能看到了,这个时候聊太多有什么意义?”

  “说什么呢,这里大多数人可都要参加英雄大会的,自然会在意一些。”

  “大多数都参加?”慕轻歌眨眨眼,“这里女子就只有那么几个,来的男子更多吧?”

  容珏挑眉,“你该不会不知道男子也能参加英雄大会吧?”

  “啊?”慕轻歌好生诧异,“男子也参加英雄大会?他们也来琴棋书画,礼乐歌舞……”

  “当然不是。”容珏打断她的话,“男子有男子的项目,女子有女子的项目。”

  “哦。”慕轻歌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原来男子也可以参加英雄大会吧。”

  容珏替她科普知识,“正确来说,男子各个项目才是英雄大会最重要的看点,英雄大会也是以男子的项目为主的。不然,你以为只有女子参加的比试,为何要叫英雄大会?”

  “我原本就觉得很奇怪的了。”慕轻歌皱巴着脸:“古人素来讲究文雅,好端端的女子之间的才艺比试,应该要叫一个百花大会或者什么大会才对,为何要叫英雄大会呢!原来是这样啊。”

  慕轻歌摸着下巴,问:“对了,男子的比试有什么项目?”

  “男子的项目要比女子的要丰富上很多。”容珏道:“涉及天文地理,武功剑术,骑射赛马,玉器玩赏,奇门遁甲,数字活用……”

  “我靠!”慕轻歌越听越激动,这完完全全就是她的菜啊!

  呜呜,为何这只是男子的比赛项目?为何就不能是女子的?

  这些项目,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比女子的琴棋书画针织女红要好啊!

  慕轻歌心头激动得不行,正想问问容珏她能不能不参加女子的比试项目,参加女子的,端木流月那厮就暧昧的将两人看着,笑眯眯的问:“你们两个坐在一块,靠的那么近再聊写什么私密话呢?”

  你丫的才聊私密话!

  自己想问的问题被打断,直接给了端木流月白眼一枚,“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家你当成哑巴!”

  “小歌儿你对我太凶了。”端木流月摸摸鼻尖,撇嘴道:“我这不就是想听听你们在说些什么,如果好玩的话我就参与一脚而已。”

  慕轻歌懒得理会他,心想自己方才想问容珏的事还是到时候再问吧。

  这个时候柳叔正好过来给慕轻歌和容珏倒茶,慕轻歌看看四周,没发现皇甫凌天的身影,她有些好奇,“表兄呢?怎么不见人?”

  “侯爷有事回了一趟房间。”柳叔恭恭敬敬的给两人倒茶,闻言如是说道。

  慕轻歌点点头,想起前几天的事情,问:“表兄现在可好?”容珏前些天不在,她对忠勇侯府不熟悉,和皇甫凌天也算不上熟悉,也就没上门亲自问皇甫凌天的情况。

  “侯爷没大碍。”柳树知道她指的是那一天皇甫凌天中毒之事,笑道:“谢谢珏王妃。”

  两杯茶都在容珏手边,容珏将另外一杯端给慕轻歌,慕轻歌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接了过来,含笑摇头:“柳叔,莫要客气。”

  柳叔看着慕轻歌,笑了一下,欲言又止。

  慕轻歌看出来他有话要说,眼底眸光一闪,啄一口茶之后笑眯眯的开口:“柳叔,我想念你的酒了,我们过会儿到你的酒窖去瞧瞧可好?”

  “好的好的。”柳叔见慕轻歌如此洞悉通透,激动不已,连连应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