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黎爷的轨迹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好神秘哦,完全猜不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闪光斩”

    刀如其名,一闪而过。

    这一刀,无人不为之侧目,包括马克邦在内。

    闪光消失,神机毁灭。

    驾驶舱内的黎恩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缓缓散去从同伴们那里聚集而来的灵力,武器共鸣也在同时解除。

    这一战虽然从头到尾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每一个步骤都没有出错,甚至有超水准的发挥,但这不代表他不累。

    紫色神机过高的速度,以及马克邦的绝对实力都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必须时刻留心,保证名为计划的机械的每个齿轮都严丝合缝。

    黎恩如今拥有的力量在世界上绝大部分人看来已然足够强大,但和高手如云,黑科技如雨的结社以及执掌西大陆最强最大国家的奥斯本比起来还差得远。

    真正资本雄厚的大佬们可以输,而且可以输很多次,黎恩不行,因为输一次或许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这就是以小博大的无奈。

    “辛苦了,瓦利玛,还有瑟蕾奴,降落吧。”

    “真的是很辛苦啊,不过干的确实漂亮。”

    瑟蕾奴一边叹气,一边停止导力喷射器的运作,只留下瓦利玛自身的推进器缓缓降低高度,回归“星见之塔”。

    “啊啊。”肯帕雷拉摊开手,“被一刀两断啊,博士的脸色又要不好看了,不过随便啦,反正实验已经结束了,我这边也不是没有收获,不愧是灰之骑士。”

    “被那样的一击命中,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应该不要我善后了吧。”

    马克邦散去一身的焰气,手中的昂巴尔却没有收起。

    “虽然很想正面试试看小鬼刚才的那一刀,但是有那么多偷窥的人,又另当别论你们是不是该出来了”

    “诶”vii班一众为之一愣。

    奥利巴特反应最快,猛地扭过头,看向塔顶外沿的古老立柱。

    其中一根立柱的顶端,亮起了魔女秘术的灵光。

    同时响起的,还有魅惑妖娆的轻笑。

    “呵呵,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啊。”

    随后显现的是一位与雪伦差不多年纪的女性。

    一袭苍色长裙包裹着窈窕有致的身体之上,虽然没有艾玛那么火爆的曲线,却自有玲珑细致的美感。

    脸盘五官非常精致,搭配着同样细致的妆容,整个人如同苍晶石雕琢而成,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最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声音,比容貌更让人印象深刻,直接将她的魅力发挥到极致。

    看到这位女性,艾玛啊地叫出声来,瑟蕾奴离开骑神,回到艾玛身边。

    “克,克罗缇德小姐。”马奇亚斯有点结巴。

    亚尔缇娜则是表情凝重“苍之深渊”

    女人单手扶住自己的腰,目光缓缓移动“好久不见,艾玛、瑟蕾奴,黎恩你们还有黑兔,也请皇子殿下和新vii班的孩子们多多指教了。我是前didu歌剧场歌姬,同时也是结社噬身之蛇的第二柱,苍之深渊薇塔克罗缇德。”

    也是罗赛目前的大弟子,艾玛的姐姐,“幻焰计划”原本帝国方面的负责人,现在马克邦的追捕对象。

    这也一说,库尔特也认了出来,薇塔的另一个名号“苍之歌姬”在didu名气极大,使徒身份曝光前是无数达官贵人的座上宾,巴尔弗雷姆宫都不知道进过多少次。

    “肯帕雷拉和马克邦,已经半年不见了对吧。”最后打招呼的是结社的同僚。

    “是从你和结社起争执,接着失去踪影以后。真是的,你还真是做了件相当麻烦的事啊。”马克邦空着的另一只手开始挠头,除了打架之外的一切琐事他都觉得麻烦。

    肯帕雷拉不怀好意地说道“我记得使魔古利亚诺斯已经被干掉了吧这么说的话,即使是投射出的幻影,也应该在很近的地方才对。”

    没错,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薇塔不是本体,只是幻影而已。

    有马克邦这种恐怖的追捕者在,薇塔可不敢真身露面,她虽然是最高位魔女,距离马克邦还有很大的距离。

    至于使魔古利亚诺斯,则是死在帝国内战的最后,卢法斯揭露真实身份反水偷袭,古利亚诺斯为救主人,用身体撞向卢法斯的剑,最终一命呜呼。

    薇塔收集了使魔剩余的力量和羽毛,制成了新的法器,就是她现在拿在手中的扇子。

    但法器终究无法和活着的使魔相比,薇塔的法术效果也差了很多使魔是魔女最好的伙伴,最大的助力,有没有使魔辅助,实力大不相同。

    “我并不否认。我这次或许真的遇上大危机了呢。”

    薇塔坦白道,目光停留在马克邦的魔剑上。

    “姐姐”艾玛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薇塔又将目光移开,隐蔽地瞥了缪洁一眼,笑道

    “话虽如此,但事情最近好像发生了不少变化。本来还有些话想和婆婆说,她居然连夜离开嘛,如果她不离开,躲藏了那么多年的你们不一定敢出现在这里,呐”

    说到最后,薇塔突然侧头,看向另一侧的立柱。

    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一个男人。

    银白色的乱发随风飘扬,身高和黎恩差不多,健美而修长的身形被青黑色的紧身衣包裹,脸上覆盖着一张同样颜色的假面虽然这种遮掩对真正熟悉的人并没有什么用,真相遮掩,至少穿个黑大衣,带个全覆式头盔,

    声音和薇塔属于两种极端,冷漠无感情。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也不认识你说的婆婆。”

    看到这个人,躲在瓦利玛内的黎恩嘴角含笑,终于等到你了,克洛。

    同时调整瓦利玛的影像装置,偷偷观察其他人的反应。

    反应一共分为三种。

    尤娜、库尔特这些不认识克洛的好奇,警戒。

    奥利巴特、马克邦这些见过克洛,但不明内情的惊讶。

    以及知道内情的亚丽莎、艾玛等人的故作惊讶虽然和前一种看上去差不多,但冲击性并没有前者大。

    当然,冲击最大的当属托娃。

    尤娜、库尔特驾驶的机甲兵和德弗林格号会进行影像同步,托娃也透过机体的摄像头看到了克洛的存在。

    她和克洛认识的时间比黎恩更长,彼此之间的羁绊也不会比旧vii班逊色,亲眼见到“死人复活”的一幕,心中的震荡可想而知。

    一想到这里,黎恩就忍不住愧疚。

    托娃是他重来前见到的第一个伙伴,可以交托后背的伙伴,自己却不能把实情告诉她,必须瞒着她。

    学姐,请再等一等,最多等一个月,等安杰利卡学姐回来,我一定不会再瞒着你,再让你伤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