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至宝守护家族之一的库罗伊斯家族没有建国,也可能是因为克洛斯贝尔“因缘之地”的定位,明明面积不大,却汇聚了各式各样的灵脉。

    而这灵脉之上又有众多古代遗迹,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古代占星师所建立的“日月星”三大遗迹,分别是“太阳之磐”“月之僧院”以及“星见之塔”。

    在克洛斯贝尔独立时期,这三处遗迹被当成最重要的节点为至宝提供灵力,并由结社的高端战力各自把守。

    两年后,结社卷土重来,依旧是把其中一处当作据点那即是曾给支援科带来最大压力的“钢之圣女”所守备的“星见之塔”。

    虽然“钢之圣女”早已离开克洛斯贝尔,却来了同样身负最强之名的马克邦以及两年前镇守“月之僧院”的肯帕雷拉,再加上新制造出的紫色神机,棘手程度比两年前只高不低。

    好在黎恩无论是个体实力还是背后的支援都凌驾于支援科之上,所以并无畏惧,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先联系德弗林格号例行报告,随后带着队友杀向“星见之塔”。

    过程不必多说。

    没有机车没关系,有皇子,有集团的大小姐,一个命令就能调来合适的交通工具。

    沿途的魔兽,星见之塔中的古代傀儡也没关系,剑圣亲自坐镇,队伍里全是跨越过无数战斗的老手,全程砍瓜切菜连脚步都不停,一鼓作气冲到塔顶与两名执行者对峙。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总算来了。”

    马克邦早已等得不耐烦,接二连三地打着哈欠,听到毫不掩饰地脚步声,才终于有了些性质。

    没办法,谁让神机的能源是灵力,而结社并没有大规模储存灵力的技术,只能在使用前从灵脉中获取,为此必须要星见之塔、哈梅尔这样的高品质灵脉节点。

    在汲取灵力的过程中,神机无法移动,所以在哈梅尔的时候谢莉特地在岩壁中挖了个洞进行伪装。

    星见之塔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只能由执行者亲自坐镇以免被人钻了空子。

    “比我想象得稍微晚了一点啊。”

    肯帕雷拉笑眯眯地看着黎恩,那副笃定的态度越发让黎恩确定他知道那个最大的秘密。

    不过他不戳破,黎恩也不会明说,模棱两可地说道:

    “因为稍微做了一点准备工作,毕竟对手是结社最棘手的组合。”

    “那还真是多谢夸奖。”

    肯帕雷拉优雅地欠了欠身,将目光移向一身白衣的奥利维尔,先是一愣,接着大笑起来。

    “那副装扮,啊哈哈哈,这也太出乎意料之外了。你在做什么啊,奥利巴特皇子。”

    “不不,当我换上这身衣服的时候,请用另一个名字称呼我,你如果忘了我会很伤心的。”奥利巴特笑着摆了摆手。

    “记得是叫奥利维尔是吧,布卢布兰很中意你这个名字。”肯帕雷拉的记性真是不错。

    “因为我们是难得的好对手啊。”奥利巴特得意地一甩金发,“难得能以一介演奏家的身份表达我对克洛斯贝尔的爱,却没有最好的听众,真是太遗憾了。”

    “没办法。”肯帕雷拉无奈地摊了摊手,“就跟之前说过的一样,结社也发生了很多事呢。因为他和深渊很合得来,所以这次就没让他参加了夺回幻焰计划的事,我们可不想让他阻挠呢。”

    “不愧是我的好对手,就算对于美的定义有所分歧,至少比你们这些不懂美的家伙要好得多。”奥利巴特的笑容不变,声音中却多了几分讥讽。

    “这种事情怎么都好吧。”马克邦对此毫无兴致,“你这位皇子殿下特地跑到这里,不会是来和我们聊天的吧。”

    “可以的话,我也想用交涉的方式让你们放弃实验。但是以我过去的经验,你们不是会听话的人,所以只能使用武力组织你们,就像福音计划时一样。”

    “福音计划从结果上说可是成功了哦。”肯帕雷拉挑衅地眨了眨眼。

    奥利巴特眼神一愣,武器导力手枪缓缓上扬:“那就在这一次粉碎你们的计划。”

    “只凭你们几个吗”马克邦一步踏前,身上焰气缠绕,“至少把黄金罗刹和小个子魔女长老叫来吧,这样才够看吧。”

    “非常不巧,奶奶昨晚有急事先离开了。”

    “奥蕾莉亚伯爵的话,今早去了米修拉姆,说是要去找风之剑圣。”

    艾玛和马奇亚斯一前一后开口。

    “无聊。”马克邦扫性地撇了撇嘴,“那个呆子是这样,钢是这样,罗刹也是这样,武技这种东西就真的这么有趣吗”

    “很有趣啊。”在场唯一的正统武人,黎恩点头道,“如果你学了剑术的话”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马克邦立刻打断,“我不想听到和钢相同的话,没兴趣就是没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有燃烧,燃烧,再燃烧,你们就尽全力把我体内的黑色火焰引出来看看啊,喝!”

    说话之间,焰气汇聚成球,朝着众人当头砸下。

    “不用你说!”黎恩一步踏出,铿然拔刀,一刀将火球引爆。

    本人沐浴其中,却是毫发无伤,原来黎恩拔刀的同时,艾玛也为他施加上了针对火焰的防护。

    旧班之间的默契早已不需要言语传达,任何一人行动,其他人都能跟上做出援护。

    “干得不错啊,那么我也”

    肯帕雷拉赞叹道,掌心弹开,托起一道翠绿色的法术。

    不等法术成型,砰砰两声枪响。

    马奇亚斯和奥利巴特同时出手。

    马奇亚斯的武器也是枪,是大威力的双管步枪,和威力小连发性能高的手枪正好互补,一通左右连发逼得肯帕雷拉只能闪身后退。

    这一退,直接退到马克邦身后,反正这家伙皮糙肉厚不怕打。

    不仅不怕打,更不介意一人单挑一群。

    你用枪打我,我就用火球回击,一边一个,左右开弓。

    黎恩当然不会坐视不理,身化疾风,一刀破开两枚火球。

    然而,他表现的越出色,马克邦就越来劲,释放出更多的焰气,火焰的形态也不再局限于火球。

    “还没完呢!哦啦哦啦哦啦哦啦哦啦!”

    黎恩毫不慌张。

    一年半前实力不足,境界不够,马克邦把火焰一铺开就觉得难以应对。

    如今已是剑圣,又有艾玛支援,就算马克邦拔剑黎恩也没有多少畏惧,何况现在没变身。

    都不需要用到“理”,单凭八叶一刀流的七型刀法便可应对自如。

    斩、挑、点、抹,甚至可以利用第六型牵引火焰与斩击一同释放。

    别忘了,黎恩的属性也是火。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送了我这么多火焰,我也还你一发“绯炎斩”!

    当然,这种程度的攻击不可能对马克邦造成威胁,被后者随手拍碎。

    “不错啊,你们,真的很不错,比煌魔城的时候更棒了。一年半之后的再会,你们可要努力让我认真起来啊。”

    声音骤然低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从马克邦体内爆发开来,瞳孔中的红色满溢而出,充斥整个眼眶,。

    魔人显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