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黎爷的轨迹 第六十八章 大人物们(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同于前两位贵宾的主动离开,和奥利巴特等人的会面是被打断的。

    因为这边的气氛更加轻松愉快,一不小心时间就过去了,门外的侍从不得不来提醒——晚宴即将开始,请贵宾们准备入席。

    值得一提的是,在分别之后,亚尔缇娜流露出些许异常的情绪。

    一问才知道是因为罪恶感,为曾经绑架艾尔芬和爱丽榭的事。

    这种情绪上的波动虽然有些迟,但也是亚尔缇娜成长的证明,不止是黎恩,整个v班都为亚尔缇娜感到高兴。

    缇妲和库尔特两个平时没有交集的人也多了点关系——奥利巴特当初不是一个人去利贝尔,库尔特的兄长穆拉也以保护者和监视者跟去,和缇妲也算是比较熟悉。

    只是因为库尔特和穆拉一点都不像,所以缇妲根本没往这方面想,哪怕知道库尔特姓范德尔。

    在穿过走廊返回34层的时候,卢法斯正好从总督办公室走了出来,叫住黎恩,说要单独谈谈。

    老实说,黎恩其实不太想和卢法斯现在谈。

    重来之前也有这一出,当时自己怀抱着种种疑问,但卢法斯东拉西扯绕了一大圈却只在最后稍微透露了一点点有价值的内容。

    如今疑问已经解开,他不想陪卢法斯浪费时间,和这位“铁血之子”的首席待在一起,黎恩总会担心自己的伪装会不会被看穿。

    不过卢法斯既然发出邀请,贸然拒绝也不合适,只能让学生们先回去,自己跟着卢法斯重新回到总督办公室。

    不同于重来前的句句带刺,这次的黎恩没有主动开口。

    句句带刺是能发泄一些情绪,对于卢法斯却没什么影响,相反,解释和化解还会浪费更多的时间。

    不如心平气和,静观其变。

    “有学生在的话,就没办法深入地谈嘛。”

    “确实。”

    “这是第一次有机会和你单独谈话吧。”

    “没错。”

    “其实我们之间能聊的话题还挺多的,托尔兹的事,不肖弟弟尤西斯的事,还有关于他的事。”

    “是的。”

    “……”

    “……”

    场面稍微有些冷。

    没办法,对话就是这样,必须要互相配合才能持续下去。

    现在就卢法斯一个人再说,黎恩当应声虫,气氛好才怪。

    不怕你带刺,就怕你不说。

    好在卢法斯纵横社交界超过十年,不至于遇到这点小小不顺就放弃,继续说道。

    “我以为你会有很多事情想要问我。”

    “的确有不少事情想问。”黎恩没有隐瞒,“但不止一个人说过你是一个无懈可击的人,如果你不想说,恐怕没有人能从这里得到答案,所以我选择听你说。”

    “无懈可击什么的太夸张了。”卢法斯摆了摆手,“不过和那时候比起来,你真的成熟了很多,也冷静了很多。”

    “毕竟过去接近两年,我也从少年步入成年。”黎恩知道卢法斯指的是内战的最终幕。

    克洛刚死,奥斯本就走了出来,宣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黎恩当时心态大崩,一把提起奥斯本的领子,当时第一个出来阻拦的就是卢法斯,随后便知道了黎恩的真实身份。

    “这就是成长。”卢法斯不无感慨地说道,“只有真正经历过,才会明白痛苦,才能从中汲取养分。”

    “总督阁下也是吗”

    “当然。不仅是我,雷克特少校,克蕾雅少校,还有米莉亚姆都是这样。你还有尤西斯,应该对我为什么会成为铁血之子首席感到疑惑,正好还有点时间,我就告诉你吧。”

    “如你所见,我出生在四大名门之一的艾尔巴雷亚家,拥有着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家世背景,从小就被称为贵公子,刚出生就站在了很多人人生终点都到不了的高度。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是快乐的,没有任何烦恼。相反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我承受的也远比一般人要多得多,尤其是痛苦,有的连说出来都不被允许,只能自己一个人忍着。”

    这不是在故作姿态,无病呻吟。

    四大名门家的子弟黎恩都有接触过,知道很多光鲜背后隐藏的东西。

    而卢法斯的情况更是特殊,他不是当代艾尔巴雷亚公爵赫尔姆特亲生的,而是公爵夫人和赫尔姆特的弟弟偷情所生。

    但因为同样流着艾尔巴雷亚家的血,公爵夫人的身份同样高贵、怕事情传出去败坏艾尔巴雷亚家的名誉,等等考量,赫尔姆特只能认下卢法斯作为长子,而且确实做到视如己出。

    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卢法斯对于养父心存感激,但当弟弟尤西斯被接回家中,看到兄弟二人不平等的待遇时,卢法斯产生了疑惑。

    尤西斯是赫尔姆特亲生的,只是因为母亲是平民,就因此被低看一眼,不管是赫尔姆特本人,还是作为公爵夫人的自己的母亲。

    而在正式接触过尤西斯,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之后,卢法斯的疑惑越来越重——所谓的血统,所谓的高贵,所谓的阶级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结合从小到大看到的贵族阶级的种种不堪与腐朽,以及西大陆各国的历史进程,卢法斯得出了一个结论——贵族迟早要完。

    然而,卢法斯的身份注定了他被绑上了贵族阶级这一离沉没不远的大船,他对此感到无奈,却又不得不维持体面。

    他觉得贵族的生活就是那么空虚、无聊且枯燥。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某一天,皇帝尤肯特三世破格提拔平民出身的吉利亚斯奥斯本担任宰相,而这位宰相正锐意谋划改革,很快便被贵族阶级视为头号大敌。

    卢法斯的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

    他唆使那个没有才华的养父赫尔姆特雇佣猎兵团“厄伦古姆”前去袭击奥斯本,为了测试一下帝国第一位平民宰相的力量、器量还有眼光——他到底能不能看穿这次袭击的主使者到底是谁。

    结果在猎兵界小有名气的“厄伦古姆”大败,除了团长伏尔坎外,全军覆没。

    团长伏尔坎为了复仇,到处奔走,后来加入了克洛组建的“帝国解放战线”,成为干部v,为“贵族联盟”服务。

    又因为奥斯本的假死,伏尔坎觉得心愿已了,不在意自己的死活,被黎恩击败后,放弃逃生的机会,与驾驶的机体一同爆炸身亡。

    讽刺的是,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一颗没被人放在眼里的棋子,主使者,杀人者全都活得好好的。

    时间回到十二年前,“厄伦古姆”覆灭后不久,在帝都近郊的一次狩猎会上,卢法斯通过黎恩养父,特奥舒华泽的引荐,第一次见到了吉利亚斯奥斯本。

    奥斯本一眼就看穿了卢法斯的真面目,并对他说道:“无聊到想要玩火是吗因为受到家世束缚的空虚人生太过无聊。

    当时还只是个少年的卢法斯感觉到了深深的震撼,奥斯本的器量、手腕、能力都是压倒性的,比赫尔姆特强出太多。

    能击败贵族阶级的一定是这个人,卢法斯确定,并久违地点燃了内心的火焰,将无聊与枯燥一扫而空。

    “既然如此,我就把您当作真的父亲,总有一天要超越您。”

    奥斯本接纳了卢法斯,并对他说:“的确孩子就是要超越父亲,就让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吧。”

    从那一天起,“铁血之子”正式成立,第一个加入的卢法斯也因此成了首席,代号“翡翠城将”。

    而后,“稻草人”雷克特,“冰之少女”克蕾雅,“白兔”米莉亚姆乃至塞德里克陆续加入,最终有了如今的威名。

    s:卢法斯这段剧情有加入笔者自己的理解,毕竟原剧情里只提到几点,卢法斯确定贵族药丸,卢法斯搞事情被看穿,卢法斯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至于什么时候接的尤西斯,心路历程又怎样都没有提,是笔者自己将其串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