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之鬼医毒妾 第174章 十里春风不如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世界上的人有毛病吧,为何上面都要比试一番?

  难道他们的人生中,除了比试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事儿可以做了么?

  慕轻歌头疼的揉揉额角,不想惹祸上身,失去的道:“我认同,认同才是这个世上最懂医,最懂毒的女子!”

  蒯紫映丝毫没有怀疑慕轻歌的话,心头一喜,高傲的扬起下巴,赞了慕轻歌一句:“算你有点自知自明!”

  话罢,翘起尾巴飘飘然的走了。

  慕轻歌完全无语:“……”

  蒯紫映走了之后,慕轻歌总算是得以安静一会。

  从骑射场出宫并不近,离开了骑射场,然后穿过一个银白广场,据说是叫玄武广场的地方,然后从一个小宫门出来,再走过两条长长宫廊,就出到宫门了。

  出小宫门的时候,小宫门有门槛,皇甫凌天就像来时那般,依旧自己连人带椅的越过走廊的。

  蒯紫映双手抱胸的看着,讥诮的说了一句:“虽然腿不能走了,功夫倒是在,还挺灵活的。”

  杨柏弦是练武之人,对皇甫凌天本来就很尊敬,在太后宫中蒯烈门刁难皇甫凌天他不宜出口,这一次忍不住道:“北陵公主,何必句句出口伤人?”

  “伤人?”蒯紫映身上时刻都不离剑,之前她的剑是挂在腰上的,这时候她握在了手上,“本公主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如何伤人了?忠勇侯当年可是能给我们北陵大军一个重创的呢,不过是一句话,难道也听不得?”

  “本候双腿虽然不能行走,但意志也不至于脆弱至此。北陵公主有什么话想指教,请尽管说。”

  “指教倒是不敢。”蒯紫映冷笑着道:“本公主倒是对忠勇侯双腿何时恢复更是关怀。”

  “谢公主关心,一年后请公主拭目以待便是了。”

  “好,本公主就等着看一年后忠勇侯是能站起来还是……还是只能坐在轮椅上!”

  慕轻歌看着一幕,叹了一口气。

  这蒯紫映是闲着没事做还是刁难天启之人对她来说,也是此次来天启的目的之一?

  说道目的,慕轻歌又想起北陵此次前来的目的,据说是联婚。

  但是蒯烈门和蒯紫映二人都表现得太过了,虽说二人长得不错,但是这皇城长得不错的人多了去了,两人如此不留口德,咄咄逼人,虽说是联婚,但是真的有人会有人……愿意和这两人联婚么?

  众人过来小宫门,便沿着宫廊出宫。

  北陵的使团都住在宫外的驿馆,这一番出去,自然是和大家同路。

  蒯烈门大概对慕轻歌之前伤过他的事耿耿于怀,出了小宫门之后,一直眯着阴沉的眸子盯着她。

  毫不避忌的盯着。

  旁边的人都感觉到了异样,纷纷投以好奇又是怀疑的目光看着两人。

  被人这样盯着绝对不是一种好的感受,慕轻歌忍无可忍,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蒯烈门:“北陵二王子,如此盯着我作甚,有话直说便是了。”

  “四王妃,你的回旋镖……”

  容珏这时候淡淡的出言:“列门兄,你问本王的王妃什么?”

  “……没什么。”蒯烈门看看容珏,看看慕轻歌,阴沉的哼了一声,甩袖离开了。

  慕轻歌瞪着蒯烈门的背影。

  刚才是蒯紫映,现在是蒯烈门,能不能让她安静一会?

  “他的背影很好看?”容珏见她一直盯着蒯烈门的背影看,眸子森幽幽黑幽幽的。

  慕轻歌不知他为何会忽然说这么一句话,相到容珏那么大方的给他两颗价值万金的药丸,还有那匹马的事,他问的问题,她打算好好观察再认真回答。

  所以,她原本不瞪蒯烈门的背影了的,闻言又抬眼仔细的盯着看。

  还看?意犹未尽?他眸子虚眯,眼底迸出一抹危险的光。

  慕轻歌盯了片刻,认真道:“一般吧。”话罢,随口的说了一句,“要说好看,谁能比得上你!”

  容珏一怔,忽然想起了一句话——十里春风不如你。

  虽然这丫头没心没肺的,也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忽然间觉得这一句话,意境前所未有的好……

  ……

  众人走在长长的宫廊上,有人留意到了画晴郡主和红翎公主也跟着他们往宫门走去。

  叶挽衾好奇的道:“红翎公主,画晴郡主,回你们宫殿的路不是应该和我们反方向么?为何和我们一起走?”

  红翎公主抬起下巴,“本公主要走那条道,便走那条道,与你何干?”

  叶挽衾噎了一下,忙请罪:“臣女无意冒犯公主,请公主恕罪!”

  红翎公主哼了一声,伸长脖子一边往前看一边走,没再理会叶挽衾。

  画晴郡主看着红翎公主,叹了一口气,对叶挽衾道:“叶二小姐无需介怀,公主她是无心的。”

  叶挽衾对画晴郡主感激一笑:“谢画晴郡主,臣女明白。”

  “莫须客气。”

  “郡主这是要出宫么?”

  画晴郡主摇摇头,“大家难得进宫一趟,我和公主只是来送大家一趟。”

  “原来如此。”

  画晴郡主笑了笑,加快脚步跟上其他人。

  出了宫门,于礼,天启之人要先送北陵之人先离开,自己才动身离开。

  天启之人跟着北陵三个皇家人到了他们各自的马旁,容放对蒯烈风三兄妹拱手道:“上千暮山之事宜具体如何,待本王确定了,便和大家一起商讨如何?”

  蒯烈风回礼,“客随主便。”

  容放一笑,“请。”

  蒯烈风三人别过,然后齐齐上马离开。

  国家不同,马和马车停放的位置都不一样,一南一北的。目送北陵几人离开,众人便回自己的停放马车和马的地方去。

  “此次北陵使团来此,目的到底是为何?”往回走的时候,杨柏弦率先开口:“他们此番前来,连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都没有,来的都是年轻人。”

  端木流月悠悠的道:“柏弦兄,太后做得都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明白啊?”

  “杨某不明。”杨柏弦不恼不怒,诚实的请教:“端木兄可知是为何?”

  “联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