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迹是卡西乌斯的笔迹没错重来前的奥传印可上已经见过一次。

    风格也是卡西乌斯的风格,看似嘻嘻哈哈,没个正行,其实该说的,该表达的都说得一清二楚。

    利贝尔方面的行动,答应的联络渠道和情qg报网络以及对于黎恩本人的担心都一一提及,看得出这位大师兄的良苦用心。

    粗略地浏览完一遍后,黎恩又逐字逐句地仔细看了一遍。

    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黎恩取出自己的导力器,激发出最小限度的火焰魔法,将信化为灰烬,不留一丝一毫。x

    之后才对乔斯特说道:“代我谢谢卡西乌斯师兄。”

    “一定转达。”乔斯特点点头,“还有没有其他要转达的。”

    “暂时没有想好,倒是有一件私人的事情qg,想委托给乔斯特小姐。这份印可我留在身shēn边不方便,请帮忙送到悠米尔的舒华泽家,交给我的父亲特奥舒华泽,请他妥善保管。”

    黎恩说着,将刚到手的奥传印可重新交到乔斯特手中。

    理由已经说过了,不方便。

    他的剑圣境界处于保密状态,印可这种铁证留在身shēn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人看到了。

    这种流派的等级认证又不能像信件那样毁掉,黎恩能想到的最佳处理方式就是送回老家,和初传、中传印可放在一起。

    悠米尔地处偏远,特奥又淡出社交圈,平时除了小镇居民,很少有客人造访,没有地方比那里更加安全,送达,亲自教导舒华泽男爵手中。”x

    乔斯特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回保险箱中。

    “有劳了,费用上”

    “这个就不用了,卡西乌斯先生对我们有恩,和他有关的业务我们不会收取任何报酬。”

    “这是我的私事,不算和师兄有关。你们不收,我以后也不敢再委托你们送货。”

    “那就算你内部价。”乔斯特想了想,点头道,“那个黎恩教官不问吗我们明明是帝国人,却为卡西乌斯先生做事。”

    “你们的事我多少知道一点。”

    “啊哈哈,也是呢,贵族之间都传开了。”

    卡普亚家原本和舒华泽家一样都是贵族,领地就是两人脚下的这片大地利弗斯。

    和很多低级贵族一样,卡普亚家本本分分地经营着领地,过着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的小日ri子。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上一代卡普亚男爵夫妇英年早逝,只留下三个孩子,大哥多伦、二哥吉尔,以及站在黎恩眼前的小妹乔斯特。

    就在这时,一个骗子奸jin商盯上了他们,以建造别墅区为诱you饵,给三人画了一张大饼。三兄妹当时都没有成年,经不住诱you惑,被骗子骗得团团转,不仅将领地抵押出去,还欠了一大笔外债。

    之后骗子跑了,卡普亚一家竹篮打水一场空,领地被收走,三兄妹也不得不踏上逃亡之路。

    他们从帝国逃到利贝尔,成立空贼团“卡普亚一家”,因为某些事被利贝尔方面逮捕入狱。

    好在后来改邪归正,在利贝尔异变中立下大功,被女王艾莉西亚赦免罪行,还自掏腰包帮卡普亚一家还债。

    再往后,空贼也不干了,利用当空贼时积累的飞行技术开启了送货公司。

    先是在利贝尔本地做得风生水起哪怕利贝尔本身shēn空中产业发达,也没人专门开空艇送货上门,在时效性xg上,卡普亚运输有着绝对的优势。

    后来业务扩张,相继在克洛斯贝尔、帝国开设分店。

    而他们离开后,利弗斯由于被政府收回也被纳入了海姆达尔的大区建设,建车站,建立各种设施,今年年初还被选为第二分校的校址,也算是因祸得福。

    顺带一提,第二分校的宿舍用的就由曾经的卡普亚男爵府改建而来。

    这一系列的故事前半部分是很早就听说了的,后半部分则是诅咒彻底爆发后才知晓。

    当时为了解除诅咒,西大陆各方都联合在一起,乔斯特便是和艾丝蒂尔、约修亚等人一起行动,看得出来感情qg很好。

    当然,关于卡西乌斯、艾莉西亚女王的这部分事情qg,黎恩并不知道,是乔斯特主动说出来的,为了让黎恩安心。

    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她早已不是过去那个不成熟的小女孩,没有这份成长,卡西乌斯也不放心把这种事交给她。

    而黎恩也开始思考,该如何借助卡普亚运输这份独特的助力拥有一艘能够自由航行的空艇,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巨大的优势。

    整个利弗斯,只有奥蕾莉亚才用有自己的专属空艇,放眼整个帝国,这样的人也不多。

    有了卡普亚运输的助力,以后就算没有caster的传送,也可以偷偷留出利弗斯,运送大件货物也会更加方便。

    比如骑神。

    不是指瓦利玛,瓦利玛到哪都有专人跟着养护,不好随便移动。

    黎恩盯上的是未来将要入手的金之骑神艾尔普拉多。

    这种造型独特的大家伙直接飞空,很容易被发现。“精灵之道”好是好,但灵力消耗是个大问题,藏在运输公司的空艇,既方便,又快捷。

    估计卡西乌斯师兄已经想到这一点,真是一份厚重的礼物啊。

    既然如此,回礼就不能随随便便了。

    想到这里,黎恩开口道:“乔斯特小姐,有纸和笔吗我想给师兄还有我的父亲各写一封信。”

    信是两封,目的只有一个,都是给卡西乌斯的回礼。

    请父亲准备些悠米尔的山货和土产,算是对酒的回礼。

    信则是对屡次帮助的回馈。

    作为一个重来过一次的人,黎恩有太多太多的信息优势可以利用。

    虽然大部分对于逆转未来没有帮助,但随便流出去一点都能产生巨大的利益。

    黎恩是帝国人,还是帝国的英雄,随便泄露帝国机密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不过其他国家的秘密就不一定了。

    他这次要说的是关于帝国的老对头,卡尔瓦德共和国的情qg报,都是现在没有发生,未来会发生的事情qg,都会对卡尔瓦德产生不小的影响。

    情qg报来源也很简单,看报纸就行,帝国时报黎恩一直有订。卡尔瓦德有好事帝国不一定会报道,但有丑闻,帝国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报道。

    卡尔瓦德那边也一样,只是双方立场互换一下,所谓敌对国就是这么回事。

    该如何使用,就由卡西乌斯这位稀代的战略家自行判断,相信能够为利贝尔争取到不少利益。

    利贝尔和帝国的体量差距在那里,不管利贝尔如何发展,都很难对帝国构成威胁。

    相反,帝国一有风吹草动,利贝尔都必须重视,因为小国的生存远比大国要艰难。

    经历过北方战役的黎恩对此一清二楚。

    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