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午夜二十四点,绝大多数人都进入梦乡的时间。

    地点是埃雷波尼亚帝国与利贝尔王国的边境线附近,一处不起眼的山坳中。

    没有守备的价值,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

    绝对不会被两方放在眼里的,也不会有人员往来。

    同时距离哈肯大门不远,又有森林、溪涧之类方便隐藏的地形,如果对方真的带有歹意而来,也方便撤退与呼叫支援。

    这是亚兰理查德精心挑选,适合这种带有不确定因素的私下会面的最佳位置。

    由于地方不太好找,加之有偷偷溜过国境的因素,双方并没有规定准确的时间,只是做了大略的约定。

    作为地主,卡西乌斯一行提前半小时到达,给足了诚意。

    到达后也没有干等着,理查德和擅长隐秘机动的约修亚双双隐入暗处,阿加特、艾丝蒂尔和亚妮拉丝三名游击士则呈品字形散开,在明处戒备。

    一干人等都是利贝尔的精英,可以与雷克特、克蕾雅等“铁血之子”对标的存在,不是那种没有耐心的存在。

    别说是半小时,就算等上一夜也没关系,最多就是事后抱怨两句。

    当然,黎恩一方没有给他们抱怨的机会,二十四点刚过,一道娇小的银色身影悄然掠过。x

    林间跃动的迅捷身姿,近乎无声的行动方式看上去像是一只捕食的大猫。

    但这没有逃过由理查德构建的警戒体系,大猫也没有避开的意思,看到艾丝蒂尔的瞬间,直截了当地跳了过来。

    “啊,是小菲。”

    艾丝蒂尔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共事过不少时间的同僚,打破她记录的最年轻的游击士。

    “你也在啊,艾丝蒂尔。”

    菲停下脚步,突然脚步一错,向着一旁滑去。

    同一时间,艾丝蒂尔将自己的武器,和她发色差不多的棍棒背回背后,随后双臂微张,向前一扑。

    理所当然地没有扑中,已从少女毕业的年轻女性不满地撅了噘嘴。

    “别躲啊,让我抱抱嘛。”

    “我拒绝。”菲干脆地摇头,退后两步和艾丝蒂尔拉开距离。

    这位同僚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像是个咸湿大叔。

    艾丝蒂尔还要再说,一头黑发,腰佩双刀的男人悄然现身。

    “艾丝蒂尔,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我知道,别总把我当小孩子。”艾丝蒂尔的脸上依旧带着不满。

    “就知道你也在,你们总是在一起。”菲朝约修亚点头致意。

    “因为我们是家人。”约修亚的为人处世比艾丝蒂尔要老到的多,“你的同伴呢”

    “已经来了。”菲将两根手指伸入口中,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很快,约修亚和艾丝蒂尔便看到了,快速靠近的一行人。

    有蓝发女性,背负刚剑,英姿飒爽。x

    有红发男性,手持魔导杖,表情沉静。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居中的黑发青年,虽然没有直接见过面,但移动的身法和腰间悬挂的太刀都是无比的熟悉。

    很显然,他就是此次会面另一位关键人物帝国的年轻英雄“灰之骑士”黎恩舒华泽。

    菲在两个国家都吃得开,当起了介绍人。

    “利贝尔b级游击士,艾丝蒂尔布莱特、约修亚布莱特。”

    “我的同伴,原托尔兹vii班所属,黎恩舒华泽,艾略特克雷格,劳拉s亚尔赛德。”

    “你好,早就听说过你们的名字,解决利贝尔异变的英雄。”

    黎恩和约修亚同时伸手,相握。

    “不,和你们终结帝国内乱的功绩比起来不算什么。”

    “卡西乌斯师兄现在”

    “在那边,请和我来。”

    双方都知道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双手一触即分。

    一方在前面引路,一方在后面跟随。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真正的会面地点到了。

    不等两位正主开口打招呼,唯一没有被安排任务,蹲在溪涧边数水生物的玲突然站了起来,一下子蹿到两人之间,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盯住黎恩后面的某处。

    嘴里不受控制地流泻出震颤的声音:

    “不,不可能,你,你是”

    似乎是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少女猛一咬牙,从背后取下仅次于“赤颅”的夸张武器,一把和人差不多长度的巨大镰刃,用回旋地手法狠狠地丢了过去。

    下一个瞬间,剑光一闪。

    黄金的辉煌剑光凭空出现,不仅将镰刃弹开,更将回旋着的镰刃原路送回,精准地回到少女手中。

    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叹息。

    “一见面就是这么热烈的招呼。猜到有可能约修亚会在,没想到你居然也在玲,你长高了,也长大了。”

    灵力涌动,灵子汇聚,勾勒出灰衣剑士的轮廓。

    脸上早已没了惯有的冷峻,只剩下浓浓地感慨以及罕见的温柔。

    “还有,好久不见,约修亚、艾丝蒂尔还有卡西乌斯准将,现在应该不止准将了吧。”

    “莱,莱维!!!不可能!”

    “你,你不是已经”

    约修亚和艾丝蒂尔的反应与玲如出一辙。

    就连卡西乌斯也收起懒散,以锐利的眼神打量着站在黎恩身侧的莱恩哈特。

    “这个架势,这把剑,这个感觉似乎不是假冒伪劣,尽管假冒伪劣更容易接受。”

    “我想也是。”

    莱维随手一挥,身边的空间裂开一道罅隙,将佩剑“噬岩者”吞没其中,随后消失不见。

    这是“噬岩者”的特性之一,它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剑,而是用世界之外的“理”外之理所打造的特殊武器,可以轻易刺破空间,隐藏其中,主人需要时召唤即可。x

    “解释一下吧。”卡西乌斯耸了耸肩,“我可以不需要,但玲和约修亚一定需要。”

    “可以吗aster。”莱恩哈特,昵称莱维的男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黎恩。

    既然决定奉他为主,他便会尽到从者的义务。

    “都说了不用叫我aster,叫名字就行。”

    黎恩有些无奈地摆了摆手,接着手一抬。

    “按照你的意愿去做吧。既然选择召唤你,自然要对你的亲人负责,我已经做好了谢罪的准备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