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真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与无可替代的友人一起,与因果纠缠的敌人的一同。

    在这场席卷整个大陆的战斗中,几乎每个人都失去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也包括飘荡在黑暗中的“他”在内。

    身为风暴中心,关键人物的他,收获得远比旁人要多得多,失去的也是。

    往事历历在目。

    入学,内乱,失去无可替代的友人,成为所谓的英雄。

    背负所谓的英雄之名迷茫彷徨。

    从学校毕业,成为老师,经历新的风波。

    战乱再起,为了阻止战争与亲生父亲兵刃相向、

    最终,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后,他把自己当做祭品,背负这一切,将战乱的根源,一切的元凶带离他的国家,他所在的世界。

    未来,就是他们之间的永劫。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感到不满。

    因为他的离开,可以换来他重视的人,他所在的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平稳安宁,他义务反顾。

    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没能拯救更多的人,把两名重要的伙伴一同牵连进这最后的永劫。

    他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地活下,尽管那根本不现实。

    当然了,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也是件好事,至少有同伴的陪伴,他不会感到孤单,不会向可怕的永劫屈服。

    “给我给我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东西”

    脑海中回荡的声音无休无止,如此可怖,令人从里到外都觉得战栗。

    但一想到身边的还有在遥远的彼方生活着的友人、亲人、同伴,回想起他们一遍遍呼唤自己的名字

    “黎恩”

    “黎恩”

    “舒华泽”

    “舒华泽”

    他就会涌现出无穷的斗志。

    我不会输

    哪怕一直和那个声音纠缠下去

    哪怕永远停留在黑暗中,陷入永远的沉眠。

    无边无际的黑暗,无穷无尽的寂静,时间在这里失去了意义。

    他不知道过去多久,只是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意识越来越昏沉。

    在半梦半醒,朦胧迷离之际,他听到了一声嗤笑。

    “丢人啊,真是丢人啊。”

    “是,八叶一刀流有克妻克基的诅咒。克基友就算了,克自己的老婆也行,你克别人的老婆算是怎么一回事”

    “亏你还是帝国桃花剑,亏你还练成了剑圣,真是太蔡了,你不这么认为吗黎恩舒华泽”

    “谁”他,黎恩舒华泽,蠕动太久不曾张开的嘴唇,久违地发出声音,“难道黑的诅咒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啊啊,真是够了,我知道你被诅咒侵蚀得很严重,但也不至于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力吧。那家伙能像我这么流畅地和你对话吗它只会不停地重复同样的话语,吵得人心烦意乱。”

    黎恩承认这个声音说得有道理。

    将诅咒急于一身的他很清楚诅咒的本质,它是**膨胀的恶果,是恶念的集合,是混乱的具现。

    既然本质是混乱的,自然不会有多少逻辑可言,更不可能这么条理清晰地和自己对话。

    而且,他仔细听过了,“黑之诅咒”依旧在重复那个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渴求宣言。

    可既然不是“黑之诅咒”,又会是什么呢

    黎恩定了定神,试探性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类女神恶魔”

    “我是什么并不重要,告诉你你也无法理解不过这么说可能无法消除你的戒心吧,因为你是一个认真过头的人,就稍微多说几句好了。”

    “我是男的,所以不是女神,我曾和你一样也是人类。至于我现在是什么,等你凭借真本事,而不是这种取巧的方式超脱世界后再告诉你也不迟。”

    虽然没有明白声音要表达的所有意思,但黎恩依旧能判断出两点

    第一,声音没有恶意。

    第二,声音的主人是超越人类的强大存在。

    这里是世界之外,人类禁区,能把声音传递给自己,而且没有惊动“黑之诅咒”,单是这两点就超出了黎恩的想象。

    这么强大的存在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黎恩很想问,但还没等他问出口,声音先一步说出了他的疑惑。

    “你的下一句话是,你为什么会找我”

    黎恩点头“你为什么会找我”

    声音回答“因为我们之间有点渊源,虽然你并不知道。你混得这么凄惨,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所以来帮你一把。”

    “帮我”黎恩顿时一个激灵,“怎么帮我你能帮我解除诅咒”

    “可以啊,小事一桩。”

    “把我和我的朋友送回塞姆利亚呢”

    “也没问题。不过你确定要我这么做吗”

    “什么意思”黎恩不明白。

    “我可以解除诅咒,送你们回去,但被诅咒夺取的生命不会再回来。你的两位朋友也是,他们的存在已经和诅咒息息相关,解除诅咒他们也会死,就和其他不死人一样。”

    “”黎恩激动的心情瞬间冰凉。

    他知道声音说得没错,这也是两人不得不跟着他一同来到这里的原因所在。

    “就没有办法能救救他们吗”

    “很遗憾,救人并非我所擅长。虽然我确实知道复活不死人的方法,但就算救了他们,其他人也来不及了。真想救他们,挽救不该逝去的人,只能靠你自己。”

    听到前半句,黎恩的心已经凉了半截,没想到后半句又让他重新燃起希望。

    “您,您的意思是还有挽回这一切的机会。”

    声音干脆地说道“有没有救取决于你自己。”

    “请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黎恩没有半分犹豫,哪怕代价是他的生命,他也无怨无悔。

    “怎么做要靠你自己去摸索,我告诉你的是我的答案,不是你的。但我可以把你送回过去,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

    “重来一次”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用力锤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确定不是在做梦后,才继续说道。

    “真的可以吗”

    “当然,我正是为此而来。”声音里透着笃定。

    “我需要付出些什么”黎恩又问。他已然不是少年,知道有失有得的道理。

    “不需要,真想回报,等你走出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再说吧话虽如此,就这么送你回去,就算你能避免这个结局,也未必能挽回所有人算了,救人救到底,我再送你两件礼物。”

    “什么礼物”黎恩知道贪心不对,但这个时候他忍不住不贪心,因为事关人命。

    “回去你就知道了,好好使用它们,让我看到一个最完美的未来走你”

    黎恩还想再问,声音的主人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不知从何处给了他一下。

    黎恩只觉得像是被人一脚踹中后脑勺,伴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