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佬我儿砸[快穿] 28.沉迷美色的千古明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柳飘飘笑意盈盈的望着下首的顾莹莹, 只是她那一脸蜡黄的褶子实在算不上好看, 还不如不笑。

  顾莹莹皱眉,她不过做个样子来探望这个老女人。平日里老夫人对她都是避而不见, 今天倒好,不仅见了,还生生让她在底下站了一刻钟。

  顾莹莹脚底发麻, 虚汗直流。她穿越的这副身体哪里都好, 就是娇弱无力,受不得半分苦。这不过站了一会儿便有些撑不住了。

  就在顾莹莹想着找什么由头退下时,柳飘飘扯着满脸的褶子开口了。

  “莹莹进府有段日子了吧?”

  顾莹莹伸出一截皓颈答道:“回老夫人,两月有余。”

  柳飘飘眯了眯眼睛, 沉吟。

  这个妖女和季楚元相识不过两月,想必此时的季楚元还未对顾莹莹情根深种。

  顾莹莹本是罪臣之女,但因才学惊人且容貌倾城, 家道中落之前被人誉为京城第一美人。

  季楚元动了恻隐之心,把她救了出来, 接到魏国公府里,像个正经小姐般供养着。

  只是不知道现在季楚元和顾莹莹到了哪一步。

  想到这里, 柳飘飘笑的越发和善, “可怜的孩子,总在魏国公府里也不是个办法。”

  柳飘飘话刚落,顾莹莹心头一慌, 立马抢话:“老夫人, 莹莹实在没了去处, 若是,若是老夫人将莹莹赶出去。还不如我现在便一头撞死在这儿,省的出了国公府,被人欺辱。”

  说着,她还作势要往厅中圆柱上撞。

  柳飘飘适然的躺在卧椅上,嘴角噙笑,好整以暇的看着,也不出声阻拦。

  顾莹莹见状,只好咬牙撞上去,不过留了几分力度,声音虽大,却没见血,只是额头红了一片。

  她低着头,双手握拳,指甲深陷其中。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不过依仗着自己“镇国夫人”的名号罢了。等到老皇帝两腿一蹬,她定要让这个老东西好看!

  寻顾莹莹不见得季楚元,连忙赶回了浮云院。

  踏进院门他便发现了院中不同寻常的气氛,原先最是热闹的浮云院,今日静悄悄的。

  他心道不好,焦急的快步走进正厅。

  顾莹莹坐在地上,头发散乱,泫然若泣的模样惹人心疼。

  季楚元一把将顾莹莹扶起,恨声对柳飘飘道:“母亲若是对儿子有何不满,尽管罚儿子便是!又为何要为难莹莹?!她家中巨变,孤苦无依,何苦去为难一个弱女子呢?”

  柳飘飘心中冷笑,你心上人额头不过红了一片,你就心疼的跳脚。你娘命丧黄泉你却不愿多看一眼。还想做皇帝?连人都不会做了!

  她虽心中瞧不上季楚元这幅样子,但是面上却不显,依旧是笑吟吟的。

  “这话说的,你难不成是怪母亲了?”

  大梁沿袭前朝,推崇孔孟,最重孝道,季楚元自然不敢说是,只能硬着头皮否认。

  柳飘飘伸出手,由映波和翠兰扶着,慢步挪到了顾莹莹面前。

  她老树枯枝般的手一把握住了顾莹莹细腻莹白的青葱小手,语重心长道:“傻孩子,我又怎么舍得赶你出府呢?”

  顾莹莹闻言,身体一抖,柔弱的看向季楚元。

  季楚元见状,皱眉:“母亲是什么意思?”

  柳飘飘伸出手来“爱怜”的摸了摸顾莹莹发白的小脸,惹得她身子又是一抖。

  “好孩子,国公府多大的地方,你客居在这儿,名不正言不顺的。我身子不行,看顾不到,他父子俩又都是男人大老粗,我实在舍不得看你受委屈呐……”

  顾莹莹心中一梗,国公府中关系再简单不过,她得到季家两父子的照拂,上上下下哪个敢对她不敬?

  柳飘飘不等她反驳,接着说道:“这样吧,我便认你为义女,改日进宫给你求个封号,好在府中安心住着。”

  柳飘飘的话一出,不仅是季楚元和顾莹莹,就连站在两旁的映波和翠兰都惊讶不已。

  翠兰性子急,张口就要出声劝阻。

  “老夫人……”

  “就这么定了,元儿,你就照着婉儿的规格给莹莹好好办一场,到时候让别人看看我们国公府的两大顶俊秀的大小姐。”

  柳飘飘拍了板,翠兰也只能在底下暗暗扯着老夫人的衣袖,干着急。

  季楚元脸色难看,他对顾莹莹的心思全府上下没有不知道的,母亲这一手认女倒是让他处在了两难的境地。以后他若是与莹莹有些男女之情,莫不是还要变成□□不成?!

  想到这里,他的表情更加阴郁。

  “不可。季家非同旁的家族,收个义女入个族谱便成。季家为皇族,不得圣上恩准,不可如此僭越。”

  顾莹莹慌忙点头,她可不稀罕一个县主,她要做的是未来一国之母。

  柳飘飘自然懂季楚元的心思,她揉了揉顾莹莹嫩白的小手笑道:“元儿可记得恩国公府的世子夫人?”

  季楚元点头 ,楚世子乃是他发小,世子夫人他也再熟不过了,本是楚世子的义姐……

  义姐?!

  季楚元眼前一亮,他记得楚世子成婚之时,皇后亲自主婚,还赞了一句,“家中好女家中求,美事。”

  本是不道不伦的事,被皇后这么一说,便成了言正名顺的事了。

  莹莹成了自己的义妹又如何,难不成还有人敢对他俩指指点点不成?!

  见季楚元点头,柳飘飘差点没捂着嘴笑了出来。

  哼,你客居国公府我拿你没办法,等你成了我闺女,那还不要你孝名远播,伺疾伺个几夜?

  季楚元头回见母亲这样顺眼,连带着在浮云院中吃了午饭,才牵着顾莹莹回到自己的松柏院中。

  而吃了几顿空间食物的柳飘飘,脸色要比原先好上许多,不再是毫无血色的蜡黄。

  她算了算时间,该是到了兴城贼寇大乱的时候了。

  柳飘飘朝宫里递了牌子,中午刚递的牌子,下午皇后便派乐撵车仪仗亲自来接。

  她坐着软香的撵车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一身老骨头咯咯叉叉的响着。

  按照原先的世界线,“镇国夫人”被顾莹莹气死,皇帝气恨季楚元不遵孝道,特派遣他到贼寇横行的兴城去平反。谁知季楚元中了贼人的毒计,昏迷不醒多日。而后,吃了顾莹莹的身肉才得以解毒痊愈,也因此,季楚元非顾莹莹不娶,并且将自己府中的莺莺燕燕都撵了出去。

  而这次,由于柳飘飘的到来,老夫人没“死”,皇帝自然不会发落季楚元去兴城。

  不去兴城可不成,不去兴城季楚元怎么中毒?不中毒顾莹莹又哪有机会剜肉呢?

  想到这里,柳飘飘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割肉解毒?

  她这样的快穿者都不敢编的事,她顾莹莹倒是扯得挺像。

  既然看不上自己身上那二两肉,那就非得让你割下来不可!

  *

  凤鸾宫中,皇后袁氏整齐威严的坐在首座,她那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直到见了柳飘飘才喜笑颜开。

  袁氏跟前的大宫女是个有眼力见儿的,连忙亲自搀扶着柳飘飘入座。

  宫中无人,袁氏一脸关切的问道:“茵茵,你身子可好些了?”

  柳飘飘连忙点头,“好些好些。”

  袁氏一脸愁苦在多年闺蜜面前才显现出来,“原知道你要不好了,我和皇帝都担心得不得了,但是人在宫中,礼仪制度都在,却又出不得门。只好派着侍从没隔一个时辰就去探望一次。也幸好你挺了过来,还真是苍天保佑呐……”

  说着,她转了转手中的佛珠,双手合十,嘴里念叨了几句。

  “你大病刚愈,本不想惊扰你,过几日再宣你入宫,却没想到今个儿你自己递了牌子。说吧,可是有急事?”

  柳飘飘捂着嘴,重咳两声,才开口。

  “元儿呐,偏偏要为罪臣之女顾莹莹办入族礼。我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再怎么劝阻也不成。眼看着他就要宴请满京城的人了,季家哪能丢得起这个脸呐?”

  一听到是季楚元的事,袁氏免不得冷了脸。

  她和皇帝恩爱多年,虽膝下无子,但皇帝待她如初。皇帝季源与季康不同,是个十足的痴情种,虽后宫佳丽三千,但是谁不知道,三百六十五天,皇帝三百天歇在凤鸾宫,五天在通宵勤政。

  丈夫伤了身子,不得不把帝位传给侄子季楚元。

  但没想成季楚元是这样不争气,为了个罪臣之女丢了整个皇家的颜面!

  也不想想顾家的罪是谁定的!如今却要大张旗鼓的认顾家那个孽障为义妹,这是还没做皇帝就要打季源的脸呐!

  柳飘飘见点到为止便不再添油加醋,反而让皇后舒心,和她聊起了闺中密事,逗得她连连大笑。

  然而,在柳飘飘出宫两日后,宫中传来谕旨:派季楚元平反兴城贼寇。

  没上族谱,没宴请宾客相认的顾莹莹,则被柳飘飘以义女的名义招到了屋内伺候。

  别人问起来,柳飘飘一律哭丧着脸说道:“我儿临出发前要我照顾,我又能如何?”

  顾莹莹则端着盆底铺灰的尿罐狠狠瞪着眼:老东西!我今日熏得可是沉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