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佬我儿砸[快穿] 23.大影帝他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警笛声越来越近,女人不为所动,眼看着就要爬上来。

  柳飘飘握紧手机,环顾卧室一周,在床头看到了一个手臂高的花瓶。

  她两步走上前,抱住了花瓶。

  女人手伸到了窗沿。

  柳飘飘走到窗边,一把推开窗户。

  窗沿与窗户框中间毫无缝隙,女人的手就这么紧紧扒在窗沿上,纹丝不动。

  渐渐地,指甲处渗出了血迹。

  女人抬头,桀桀怪笑,发出的声音怪异又带有兴奋。

  她问:“我的宝贝邱杨呢?我来接他下地狱了。”

  声音环绕着柳飘飘,犹如毒蛇在身上爬行,使得她鸡皮疙瘩霎时起了满身。

  她不去理会,而是大声训斥。

  “滚下去!”

  女人见状,脸色瞬变,头部猛地往上一撞,企图趁柳飘飘分神之际闯入室内。

  柳飘飘手抖得厉害,闭上眼睛,把手中的花瓶往下狠狠一砸。

  “咚——”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女人身体在地上滚了两圈,疼痛使她蜷缩着身子。

  但是从挨砸到摔下楼,她一声未吭,没有一声哀嚎。

  警笛声近在耳边,柳飘飘抬头看去,警车距离这不过两百多米。

  她的心霎时放心了肚子里,抱着花瓶的手也瘫软了下来。

  忽然间,柳飘飘觉得左手小臂有些疼痛。

  她低头看去,手臂上被划开长长的一道口子,边缘血肉外翻,而她的白T也被染满了血迹。

  楼下的女人像是伤到了腿,她尝试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只好仰着身子躺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柳飘飘。

  柳飘飘心里一惊,再看向女人的手,是带着血迹的一把弹、簧、刀。

  刚刚那一下是划到了手臂,要是扎到身体里,后果该是什么样?

  想到这里,柳飘飘一身冷汗。

  她开始一阵后怕,也懊恼自己的鲁莽。

  女人的眼神犹如渗毒的针,扎得柳飘飘浑身难受。

  她往后退了两步,想躲开那目光。

  结果她还是看见了。

  女人无声张口,脸上是莫名的怪笑。

  她在说,下地狱。

  警车很快赶到。

  三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从车里全副武装的下来。

  一名年轻警察上前将倒在地上的女人反手烤住。

  他抬头对柳飘飘喊道:“大姐,没事儿了!不过您要跟我们去趟警局做笔录!”

  柳飘飘这才敢下楼开门。

  笔录完已经是深夜三点。

  柳飘飘精疲力尽。

  她拖着身子一出警卫室就被一把抱住。

  在大厅等了半个多小时的邱杨狠狠地抱住了柳飘飘。

  力气大到恨不得把她嵌入骨肉里去。

  他拍电视吊威亚从二楼高的树上摔下来的时候都未曾这样害怕过。

  脑袋里的那根神经仿佛要断了似得,轰的一下世界就全塌了。

  他从来不敢去想那种可能,他不敢去想没有了母亲的日子该怎么办?他只剩这么一个亲人了。

  柳飘飘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小声安慰:“没事儿,你看妈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一阵寂静,半晌,邱杨开口,声音沙哑。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要是我在你身边……以后我都会在妈身边。”

  柳飘飘推开邱杨,垫脚拍了拍他的脑袋,佯装生气的唬道:“胡说八道,难不成还能跟着妈一辈子不成?”

  邱杨没说话,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柳飘飘的手臂。

  柳飘飘看着缠着纱布的手,才恍然,连忙把手藏在了身后。

  再抬头时却发现,邱杨哭了。

  先是鼻头红了,眼眶红了,再是眼泪没声音的就从眼眶里滑出来了。

  半夜的警局虽没人,但是柳飘飘还是怕这幅样子的邱杨被人看到。

  她连忙用手擦掉邱杨的眼泪,心里也满是酸涩。

  “傻孩子,一辈子就一辈子,以后妈还要给你带孙子呢。以后别嫌我老就是。”

  邱杨握着柳飘飘的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下纱布,温声问道:“疼吗?”

  柳飘飘摇头。

  邱杨低声说道:“以前你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好。我们很少说话。你很累,我知道。你不想现在,你很少笑。你每天下班后,会坐在走廊里喃喃自语,说工资多少年没涨了,说米又贵了几毛,说如果爸还在该多好。但是自从你摔了一跤,就仿佛变了一个人。”

  闻言,柳飘飘心里一紧,她曾未想过自己会被怀疑,一样的外表,一样的记忆,她以为她不会被怀疑。

  柳飘飘脸上表情如天气般瞬息万变。

  邱杨接着说:“可是我很喜欢现在的你,会给我做好吃的饭菜,会给我买新衣服,会关心我,无论我做什么都会支持我。妈,如果可以,我们一直这样好不好?我会好好听话,妈你也好好的,好吗?”

  柳飘飘不知道邱杨是什么意思,是怀疑还是不怀疑?

  但是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柳飘飘自然是点头称好。

  面对着这么好的邱杨,柳飘飘头回有了做贼的心虚感,她仿佛是偷了别人的东西。

  不过,按照原来的世界,王秀丽早在意外中就已经去世,不仅仅只是腰伤而已,想到这里,柳飘飘稍微宽慰了些。起码她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小偷”。

  方媛一直站在一边,她第一次见这样的邱杨,竟然也会紧张、会害怕、会哭?

  她一直以为这是个没有情绪的人呢。

  等柳飘飘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

  她打开门,瞬间打了个激灵,仿佛那个女人还在似得。

  邱杨却先她一步弯下腰来,捡起地上的一个信封。

  信封外面是一个大大的红色笑脸,打开信封,里面有十几张邱杨的照片,都被画上了红色的大叉。

  翻到最后一张,是个手绘的血骷髅,血骷髅脸上也画了个小丑般的笑脸。

  照片翻过来,背面写着几个大字—— “杀死你”。

  信封应该是晚上的时候塞进来的,只是柳飘飘当时并未注意到。

  柳飘飘心理上极度厌恶这样的图片,她歪过脸不敢再看。

  邱杨很快把照片重新塞回信封,进门开灯。

  柳飘飘低头换鞋。

  邱杨揉了揉眉心,开口决定:“搬家,这里不住了。”

  “嗯。”

  柳飘飘也是这样想,早晚也要买房子,再说这里人烟味儿不足,住着也不安全。

  搬家的事势在必行,柳飘飘联系了房产中介,很快相中了一套房子。

  房子坐落在影视基地不远处的高档小区,入住率虽不算高,但是在新开发区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最重要的是,它的安保措施非常到位。

  “明星私房菜”也因为此事关门歇业了一段时间。

  方媛给王杭打电话,关于邱杨被疯狂粉丝骚扰的事情。

  “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炒作一下,邱哥作为受害者肯定能博取不少同情。”

  王杭一口否决。

  “不行,这件事保密工作要做好,一旦泄露出去,造成的恐慌是难以预料的。更严重的是,有可能会有一大批疯狂的粉丝来模仿,不能给她热度。”

  一直以来,明星被粉丝暗杀的事情,媒体都不赞同大肆宣传。

  本身粉丝这样行为就有博得大众眼球的目的,一旦你别事情放在聚光灯下照,那么就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也会使得更多人去效仿。用这种事情炒热度,本身就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被否定后,方媛瘪了瘪嘴,“是,但是我也是为邱哥好。”

  搬家后不久,邱杨的新电影计划就被提上了行程。

  邱杨不放心柳飘飘一个人在家,好说歹说把柳飘飘变成了跟组的家属。

  这部电影讲的是那个特殊年代的青年奋斗故事,分梦想和爱情两条基线,黄导指导,林朗监制。

  取景需要,所以这部电影基本都是在北京拍的。

  从立项到拍摄,整个过程都非常顺利。

  今天已经是拍摄的第二个月了,为了精益求精,整个拍摄周期由4个月拉长到6个月。

  柳飘飘暂时关掉了莲城的“明星私房菜”,只留下省城的一家。

  每周末除了参与拍摄《食全食美》之外,其他时间她都留在剧组。

  她经常会做些饭菜送到剧组,和邱杨的冷淡不同,柳飘飘是个极为温和的人,在剧组很受欢迎。

  照样,今天柳飘飘又送来了一堆好菜好饭。

  她刚一到剧组,方媛就凑了过来。

  “噢噢噢,阿姨你终于来啦!今天咱们吃啥?”

  方媛这孩子办事能力的确不错,除了嘴碎之外,手脚勤快,脑袋也灵光,更重要的是长得讨喜。

  柳飘飘捏了捏方媛的光滑的小脸,笑着答道:“蒜香小排、腐乳蒸鸡、巫山纸包鱼、牛肉四季豆和苦瓜玉米排骨汤。”

  方媛一阵欢呼。

  柳飘飘做的饭菜要比剧组订的盒饭好吃个上万倍,油腻的快餐吃得她痘痘都冒了几颗。幸好邱阿姨的饭菜拯救了她。

  柳飘飘把饭菜递给场务,让他拿去给剧组里的人分了。

  邱杨还在拍最后一场戏,柳飘飘就静静的在外面看着。

  那个来骚扰的女人,在警局带回去之后,以故意伤害罪进行了拘刑,为期一年。

  柳飘飘心头的阴影萦绕不散,一年之后又该怎么办?

  她坐在邱杨的休息椅上,翻开着邱杨笔记认真的台词本。

  突然,她看到了剧本下面有张合约,上面赫然“艾曼基金”四个大字。

  想到曾经救助过的那个高三女生,柳飘飘抽出那张合约,翻看了下。

  合约中,邱杨每年捐助200万给“艾曼基金”,而艾曼基金则用这笔钱来帮助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帮助他们正常的完成学业。

  柳飘飘看着合约最下面,字迹清瘦的“邱杨”二字,心里一阵难受。

  邱杨迫不得已辍学来养家糊口,虽然他从未抱怨过半句,但是从这份合约中可见,对于没有上过大学这件事,邱杨依旧是耿耿于怀。

  *

  电影拍摄接近尾声,一些演员陆续杀青,邱杨也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戏。

  在电影的宣传期,邱杨频繁上了几次热搜。

  这次,他又上热搜了。

  不过不是公司掏钱买的营销宣传,而是实实在在来自于对手的抹黑。

  一条关于 #邱杨被包养# 的话题迅速空降热搜第一。

  营销博主和公知大V纷纷发言,拿出所谓的大瓜小瓜,在爆料中,邱杨靠著名女演员上位,并长期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没过多久,又有一位“粉丝”站出来爆料,邱杨不仅使她未婚先孕,且有吸DU的习惯。

  自此,舆论一片哗然。吃瓜“路人”纷纷叫嚷着#邱杨滚出娱乐圈!#。

  坐在办公室的林朗,闭目沉思,对手是谁?手段这样恶毒和粗劣!

  他咬紧了牙后槽,等待着调查结果的出炉。

  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他接起,是投资方“腾辉房产”。

  “林制片,这个,主演有劣迹,过审怕是有点难……”

  “您这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后续的资金,我们不打算再投了,电影初期投的1000万也就当做打水漂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