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九章

  虽然出门之前心情一片凄凉, 但是等到了店里,比正常工作日还要多一倍的人潮立刻让罗小曼忙得除了机械地工作再也想不起一星半点的其他烦恼来。

  在店里连轴转地忙到了十一点半, 正准备忙里偷闲地从后厨出来喘口气, 一手举着杯子送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听门口又传来了一阵铃铛的“叮铃”声。

  一抬头, 只见一道穿着白色纱裙的纤细身影正小心翼翼地往店里探进半个身子,似乎是有些怯生生地正在观察着什么,紧接着迎宾的女仆小姐姐赶紧迎上前,简单地进行了几句对话之后, 将那个身影往前台的方向带了过来。

  罗小曼的眼神在瞥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的一瞬间, 身子微微顿了顿。喝水的节奏一乱,水从鼻子里直接呛出来,呛得她整个人毫无形象地一手撑着墙狼狈地咳嗽着,咳得一双眼生理性地将眼泪都滚落了下来。

  赶紧将手里的水杯放到了一旁, 伸手拍了拍自己胸口让自己缓着气儿。像是一直被忙碌所填满的脑子这会儿终于缓缓开始运作, 让她想起了那个被自己刻意遗忘的事情来, 罗小曼一边咳嗽着一边抬起婆娑的泪眼望着正站在面前一脸担忧地望着她的来人,勉强地从脸上挤出一个笑来:“小柔,你怎么过来了?”

  罗小柔看着她咳得狼狈,赶紧从包里拿出面巾纸给她递了过去,声音轻轻地:“妈妈她说你本来对今天的约会就不上心, 偏偏又是个一忙起来什么都不顾的性格。她知道让你一个人按时回来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所以特意让我到了点就过来接你一起回家。”

  罗小曼接过面纸擦了擦脸, 感觉自己好不容易缓过神来, 这才望着罗小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眼神悲痛:“所以你就这么果断地叛离组织了,嗯?”

  罗小柔有些无辜地望着她:“可是又不是我第一个叛变的,咱爸投诚的比我还早呢。”

  罗小曼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放在前台上,听着那头的话瞥她一眼,整个人痛心疾首:“果然是加入了敌方阵营了,叛变在你嘴里都变成投诚了。小柔,亏姐姐那么爱你,你让姐姐非常失望。”

  罗小柔抬着头看和罗小曼,也不搭腔,就安安静静地在旁边微笑着,脸上神色腼腆。

  正在一旁收银的小姐姐听到这头姐妹两个的对话,略有点诧异地偏了偏头:“老板,单身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想不开了要准备脱团去祸害别人家的儿子了吗?”

  罗小曼神色怅然:“团长即将离去,FFF团的事业以后就要交到你们这些中坚力量手中了。不要怀念我,就让我在你们的心里将永远定格为一个不朽的传说。”

  那头的小姐姐被罗小曼逗得乐不可支,忍不住地揶揄道:“团长你可先别说这种脱团宣言,指不定今晚的相亲你把人家小哥吓跑了,明天回来之后你还依旧是我们的团长呢。”说着,又把视线往旁边挪了挪,将面前那个明显和自家老板画风不大一样的小白兔一样的女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对了,这就是你那个妹妹?”

  罗小曼用力地点点头,连忙将罗小柔往这边拉了拉,唇角咧着大大的笑,炫耀似的回头看她一眼:“怎么样,好看吧。”

  那头的小姐姐也笑嘻嘻地啧啧两声:“那是。原本我还觉得老板你长得还能看,现在跟妹妹一比,简直被踩在脚底下摩擦。”

  罗小曼听着那头说话倒也不生气,下巴一扬脸上表情甚至是有点得意地:“那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

  说完,眼珠子一转,又清了清嗓子:“不过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介于你作为一个员工竟然当面吐槽自己老板,作为惩罚,在我下午和晚上离开的这段时间,店里就全交给你打理了。”

  那头小姐姐脸色乍变:“老板,今天可是最忙的黑色星期六……”

  罗小曼一边散开自己绑的紧紧的头发一边朝着那头点点头:“嗯,所以如果今天的业务出了错,这个月的奖金就全部扣光。”

  说着,又将自己身上的白色外袍脱了下来,迎着那头陡然惊恐起来的眼神,眨眨眼,微笑地补充道:“——一分钱都不剩的那种扣光光!”

  “……你是魔鬼吗罗扒皮?”

  罗小曼听着那头的哀嚎,终于觉得自己郁闷的心情得到了发泄。神清气爽地拿起自己的包,随即头也不回地拉着罗小柔就离开了店。

  大约是背后的哀鸣太过于悲戚,罗小柔在她身后跟着,还是忍不住地回过头去张望了一下,好一会儿,神色有些羡慕地:“她们看起来都很喜欢你。”

  罗小曼大笑着回头看她一眼:“她们刚才都在说我是魔鬼了,哪里像是喜欢我?”

  罗小柔把眼睛垂下来,声音低低地:“哪里都像是喜欢你。”那只被罗小曼拉着的手暗自捏得紧了紧,声音里带着一点几不可查的沉郁,“我身边就从来没有能够这样说话的朋友。”

  罗小曼迎着光,看着罗小柔白皙的眉心间像是隐约间浮现出了一小团黑色的污渍,她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不自觉地停下了步子又往那头仔细地看了一眼。

  “怎么了?”罗小柔感觉到了来自前头的视线,微微仰着脸来,有些困惑地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没什么。”瞧着那头依旧白嫩干净的一张脸,罗小曼收回了视线,摇了摇头笑起来,“大概是刚才在店里忙晕了,有点眼花。”

  带着罗小柔走到自己的车子旁,拿起钥匙开了锁,先给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然后自己才绕到了驾驶位上坐了,一边给自己系着安全带一边又像是想起了刚才两人的那个话题,笑着道:“小柔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安静、太乖了,别的人看着你这么单纯这么好,所以就都自惭形秽得不敢上来跟你说话了。”

  罗小柔沉默了一会儿,安静地笑了笑,声音淡淡地:“姐,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像你一样那么开朗那么招人喜欢的。”

  罗小曼诧异地看着她:“小柔你说什么呢?你也不看看刚才我店里那些女孩子怎么夸你的。你这么好看,这么好,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

  罗小柔微微抬起眼,视线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看自己的带着一点冰冷神色的眉眼,声音轻轻浅浅的,细弱地像是被风声一吹便会四处飘散开去一般。

  “你不明白,那是不一样的。”

  罗小曼侧头看了看罗小柔:“什么不一样?”

  那头听着她的声音,却像是突然从一阵恍惚里清醒了过来似的,茫然地眨了眨眼往四周看了一圈,然后望着罗小曼:“啊?”

  罗小曼这会儿是真的觉得有点好笑了,她把视线回过去,带着点调侃道:“今天明明是我去相亲,怎么你一整天看着倒是魂不守舍的。”把右手腾出来捏了捏她的腮帮子,“哎,你要是真的起早了觉得累就先睡一会儿,我等到了家再叫你。”

  罗小柔怔怔地又发了一会儿呆。

  实际上她的确不知道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明明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和罗小曼两个人还呆在店里的十分钟前,怎么一个恍惚再回过神来就已经是坐在车子上了呢?

  像是有什么事情在她不知情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发生了,这种对于未知的恐惧感让她有些不安。

  而且不仅仅只是刚才那一次而已,这种记忆断片的情况似乎从两个月前就已经偶尔会发生。一开始她并没有在意,只当是自己从Y省回来可能精神处于疲惫期,整个人还没有调整过来。但是令她没有预料到的是,她的这种经过两个月的沉淀,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在最近几天变得越来越严重了起来。

  看样子等最近的事情结束后,她也应该是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看看了。

  她这么想着,好半晌之后朝着罗小曼那边轻轻地点了点头,也没再作声,带着重重心事靠在座椅上闭了眼睛假寐起来。

  回到家,李美玲已经早早地做好了饭在餐桌旁边等着了。见着那头罗小柔顺利地按时将罗小曼带了回来,脸上这才舒了一口气,走到门前将两人迎了进来。

  “果然也只是你妹妹出马才能把你这尊大神好好地请回来。”李美玲看一眼素面朝天还出了一脸汗的罗小曼,觉得有些头疼,“行了,也别磨蹭了,美容院给你约的时间是一点,赶紧吃晚饭就给我开车过去,晚上六点半的约会你可千万别给我迟到了。”

  罗小曼吐了吐舌头,悄悄地回头看着罗小柔做了个鬼脸。

  李美玲眼睛一瞪,轻轻地拧了拧罗小曼的耳朵:“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罗小曼“啊”地叫唤一声,赶紧踮着脚尖顺着她的力道往上蹿:“听到了听到了,妈,你轻点,这不是驴耳朵!”

  李美玲哼了一声松开手,又拿指头在她头上戳一下,随即才转了身又回到餐桌那边去。

  罗小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很有几分伤感地看着站在一旁似乎是在抿着唇偷笑的罗小柔,微微地摇了摇头,随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小柔啊,你也别幸灾乐祸。你姐我就是你的前车之鉴,等你姐过了这一道坎,你明年研究生一毕业,爸妈的矛盾就应该指向你了。”

  罗小柔听着她的抱怨也不接茬,换了一双鞋就轻轻地在她背后推着她道:“姐,快去吃饭吧,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就差几分钟,再磨蹭下去要来不及了。”

  罗小曼听着这头轻轻软软催促声,一时间更觉得悲从中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到底是没再挣扎了,随着那头一起回到餐桌边上吃了饭。

  为了防止罗小曼故意拖慢吃饭的节奏,李美玲中午特意做的是最容易入口的紫菜包饭。花费了十几分钟将午饭解决了之后,这边将早已经准备好了的衣服往罗小曼手里一塞,对着罗小柔那头千叮咛万嘱咐了一通,然后赶紧将人赶出了家门。

  外头是明晃晃的大太阳,照在人身上有种火辣辣的灼热感。

  被连带着赶出来的罗小柔无辜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罗小曼,好一会儿慢吞吞地问道;“姐,这里好热,我们还是快点去美容院吧?”

  罗小曼抬头看看仿佛就挂在两人头顶的大太阳,再看看罗小柔已经被晒红了的脸,心里也是不自觉地就生出几分愧疚,点点头便带着那头开了车直奔美容院而去。

  李美玲给罗小曼预约的是全身美容,这个点去其实是已经有些晚了。那头甫一下车进了门,刚刚跟前台确认了身份,随后立刻便出来了一个小姐姐,带着她便往楼上走了去。

  罗小柔就跟在她身后乖乖巧巧地在一旁等着,直到那头做完了一套初步的护理之后,这才凑过去轻轻问道:“姐,你还好吗?”

  刚刚做完脱毛的罗小曼虚弱地抬抬眼看着眼前的罗小柔,觉得自己大概不怎么好:“如果我现在能喝上一杯加了冰的芒果优格,我也许还能再抢救一下。”

  罗小柔马上道:“那我现在给你去买?”

  罗小曼满脸感动地看着面前的小天使,嘴里立刻快速地道:“我刚才开车的时候看见了,就沿着这条街走到头,一两百米的距离好像就有一家奶茶店。出去的时候记得打着伞,我要大杯多冰的那种,爱你么么啾。”

  罗小柔轻轻地点了个头,然后便拿着自己的包转身下楼出了门去。

  奶茶店的确不远,顺着美容院往前走了三分钟便看到了,小小的一家铺面,但是大约因为天热,往来的顾客倒是络绎不绝。

  罗小柔在里面等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终于轮上她,按照着罗小曼的要求点完单,从钱包掏出了一张一百的钞票递了过去。

  里面收银的小姑娘看着那钱,脸上闪现了一丝犹豫:“这位顾客请问你有零钱吗?我们这里的零钱刚刚被上一位顾客换完,现在可能暂时不太找的开……”

  罗小柔脸上微微一红,将现金收了回来,从包里摸出手机,对着那头小声地道:“对不起,我没有零钱,请问微信付款可以吗?”

  里面的小姑娘连忙点了点头,然而还没等她说话,却听身后突然就传来了一个温柔的男人的声音:“我要一杯和她一样的芒果优格,钱的话,这边一起算就可以了。”

  说着,在罗小柔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地将手机掏出来在前台上用来收钱的机器上贴了一下,将两人的钱一次性全部付清了。

  罗小柔略有些惊慌地回头朝身后的男人望过去。

  正午的阳光正从店外直直地照射过来,晃得她有点睁不开眼。逆着光,她其实并不能将那男人的五官面容看的十分清楚,大致只能看出来他身材高大、眉目疏朗,乍一眼地瞧上去很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但是莫名地,那一双明明含着笑的琥珀色眼睛看着却莫名让她觉得有些背后发冷。

  男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听到他这会儿与她说话,便微微侧过头来望着她,天真无邪的脸上一双黑色的眼睛,在打量着她的时候微微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泽来。

  罗小柔蓦然就觉得心慌了起来,她忍住自己想要拔腿而逃的冲动从店员那里接过了打包好了的芒果优格,好一会儿低着声道:“钱……”

  那头却是淡淡笑着打断了她的话,色泽浅淡的眸子往下低垂着看着她,唇角上扬着着的弧度温柔而和煦:“真是好久不见了。”

  他微微地欠下身,朝着她倾过了身子去。后半句话含在喉咙里,在她的耳侧混合着轻笑被吐出来,除了罗小柔一人外,其他所有人都没有听见。

  “嫉妒都已经破了茧,罗小柔,你姐姐怎么还没死么?”

  罗小柔蓦地瞪大了眼睛,手上包装好的芒果优格“啪”地一声掉落到了地面,盒子全部破裂了开来,里面粘稠的液体缓缓地流淌了一地。

  “——你!”

  罗小曼在屋子里等罗小柔回来等得整个人昏昏欲睡。明明应该只有几分钟的路,但是直到她脸上的面膜都敷完洗干净了,各种水乳又被挨个抹了一层,前后折腾了快半个小时,但还是不见那头的身影。

  低头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觉得这实在是有点不对劲。正准备打个电话向那头问问情况,却见那头终于魂不守舍地推门走进了屋子。

  “哎,你往哪儿走,撞墙了啊!”

  罗小曼看着那头推开门后眼神空茫地就往墙壁那头撞,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小跑着冲过去伸手将罗小柔的胳膊拉了过来,小喘一口气,看着那头脸色苍白双眼眸光涣散的样子,本来要脱口而出的疑惑全部被压在了嗓子眼里,神色微微动了动,拉着她到一旁坐了下来,轻声地问道:“小柔,你怎么了?”

  罗小柔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人,眸子转动了一下,她眉心间有黑色的细线在皮肤下游走着,没什么血色嘴唇轻轻地哆嗦了一下,像是呓语似的嘀咕了句什么。

  她说的太轻太快,也太含糊,罗小曼就算凑近了也并不能听清她到底在说什么,只能透过那些吐词发音上,隐隐约约地推断她好像是在喊她的名字。

  罗小柔反常的模样让罗小曼心里紧紧地揪了起来,她皱着眉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颊:“小柔,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她反复地对着她喊了两声,就在不安快要达到顶点的时候,却见面前的罗小柔身子微微打了一个哆嗦,随即那双空洞洞的眼睛里迅速地又恢复了光彩,略有几分惊异地四处看了看,在把视线落到面前正拧着眉头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的罗小曼身上,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姐?我怎么在这?”

  罗小曼这会儿真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坐在罗小柔身边,声音因为担忧而显得有些沉:“你还问我?我还得问你呢。去个奶茶店一去就是半个小时,回来的时候也跟撞了鬼被勾掉了魂似的。你这最近是怎么了?”

  罗小柔听着她的话,明白过来自己这是又突然地犯了病,将手握成拳,用指节抵在一直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揉了揉,声音软软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是最近天气太热,一直没能休息好吧。”

  罗小曼想着她刚才那个样子,觉得怎么看也不像只是单纯的没有休息好,皱起的眉头一直没能放松下来,一双眼还是担心地落在罗小柔身上:“不行,你这情况看起来也太吓人了。在屋子里还好,要是好好地走在大马路上再像刚才那样怎么办,还不得被车给碾了?”抿了一下唇,“回去的时候我给爸妈说一下,让他们这两天多注意一下你的情况,等星期一我请个假,带你去医院里看看。”

  罗小柔难得看一向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罗小曼这么严肃,一时也是有些愣,好一会儿等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用了,姐你那么忙,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

  “忙什么忙,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工作能有自己的家人重要吗?”罗小曼态度强硬地,“这事就先这么定下了,我回头就找朋友去X院找专家预约一下,等星期一一早上,我就带你过去检查一下。”

  罗小柔看着这样的罗小曼,觉得鼻子有一点发酸,乖乖地点了点头,倒是没再说什么反对的话。

  看着那头算是妥协了,罗小曼紧绷的神经也缓缓地放松了下来。旁边已经有造型师催着她过去化妆做头发了,她吐了一口浊气走过去,到梳妆镜前面坐下了,又歪着头瞥一眼罗小曼那边空荡荡的双手,不禁又觉得有些好笑:“我记得奶茶店就在这旁边吧,三分钟的路不能再多了,你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罗小柔被她这一问问的脸上瞬间闪现了一点茫然:“我是就去了那家奶茶店的啊。刚才身上没有带够零钱,还是另外一个好心的先生帮我把钱给付完的。”

  罗小曼被造型师把脸掰了回去,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吐了一下舌头,扬着声就问道:“那你买的东西呢?刚才给丢在路上了?”

  罗小柔听着她的问话,下意识地就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眉头因为疑惑而微微皱了皱,然而还不等她说什么,那一双带着笑意的琥珀色眼眸却就这么突然地在脑海里闪现了出来。

  “你嫉妒罗小曼,恨不得她去死不是吗?你看,明明两个月前还只是一颗卵,现在却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温润的声音带着一种淡淡的蛊惑,勾得人几乎神思不属。

  “凭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她?凭什么你从小到大每前进一步都要这么艰难努力、如履薄冰,而她就能活得这么肆意随性?凭什么她能轻而易举地做到所有你想做却不敢去做的事情呢?你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凡,但是如果没有她,你就不会显得如此狼狈和可怜。”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就好了。”

  原本只是指节长短的细细的黑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它的身子灵活而畅快地在她的血肉里畅游着,让罗小柔整张脸上一瞬间地翻腾起了叫人心惊的阴沉。

  “小柔?”

  正在被造型师按在镜子前摆弄头发的罗小曼看不到罗小柔的反应,只是听着那边好好的又没了声音,忍不住又喊了一声。

  “嗯。”那头低垂着脑袋,将所有的神色埋在了阴影之中,声音倒是又轻又软,“大概是丢在路上了。”

  罗小曼应了一声,倒是没怎么在意,一边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做着鬼脸,一边继续絮絮叨叨地扬着声和那头对着话。

  罗小柔没有再作声,她只是缓缓地掀了眼皮,静静地看着那头正眉飞色舞的罗小曼,好一会儿,嘴唇轻轻地动了动,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种奇异粗嘎得不像是她本人声音的细弱呓语来。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就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