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七章

  屋内似乎只开着一盏床头的节能灯, 灯光暗暗的,将门内那人的大半张脸都藏在了暗色之中。

  罗小曼看着来人的脸便笑起来:“刚到的家, 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喘口气呢。”又将手里提着的蛋糕盒子往门那边递了递, “喏, 店里的新品,抹茶味儿的,我记得你最喜欢这个口味来着。”

  罗小柔沉沉的视线往下移了一点,在那精致的蛋糕盒子上似乎停了一会儿, 又把视线收了回去, 声音淡淡地道:“我不要。”身子往后退了半步,似乎转身就想将门关起来,“我不爱吃这个。”

  罗小曼觉得自家妹妹这会儿实在是有些奇怪了,连忙往前走了两步, 用身子把门抵住了, 眉头微微皱了皱朝里面看过去:“小柔你怎么了,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怎么感觉你今天看起来好像有些怪怪的?”

  外面的门被抵住了,里面的罗小柔没办法顺利将门重新合上,只能暂时停下了动作,带着些许不耐烦地重新开口道:“我怎么怪了?不爱吃就是不爱吃。怎么,就非要全世界都喜欢吃你做的东西, 全世界都赞美你, 姐你就觉得高兴了?——你是不是有点太虚荣了啊。”

  这话说的委实难听到有些刻薄了, 罗小曼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从门内透出来的那一双暗沉沉得看不到半点亮色的眼, 胸口急促地起伏了两下, 一张脸憋得通红:“罗小柔!你这丫头好好的又发什么疯?怎么说话的呢!”

  里面却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她没有为自己刚才的那些话辩解什么,只是侧身缩到了门后,用力地一推门,当着她的面将门“砰”地一声关了起来。

  木质的房门被合起来时门板与罗小曼的脸只差了几公分的距离,关门产生的气流将她额前的碎发震得微微地往外飘了飘。

  她怔怔地看着面前合起来的门,像是不能接受似的极慢地眨了眨眼睛,等终于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后,怒发冲冠地伸脚踢了踢门,带着点暴躁地朝着门内就开口:“诶,罗小柔你什么意思啊?你给我出来,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啊,看我不打的你桃花满脸开!罗小柔,你听见没有,别在屋子里装死!”

  虽然从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心中澎湃的怒火,但是声音倒还是勉强压着,似乎是怕让楼下的李美玲和罗源将他们两个之间的争吵给听了去。

  但是屋子里头这会儿却彻底是半点动静也没有了,罗小柔在里面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反正看样子是铁了心不再打算给她再开门。

  罗小曼在外面瞪着面前的门好一会儿,气着气着,倒是先把自己给气笑了。

  别人说小姑娘的脸像七八月的天说变就变,这话放在罗小柔身上还真是没错。明明昨天晚上一切都还好好的,今天却也不知道是谁把她给惹怒了,跟她这头说翻脸就莫名其妙地突然翻了脸。

  又等了几分钟,见那头大概是铁了心不愿意给她开门了,这才叹了一口气,提着自己的蛋糕又顺着楼梯下了楼去。

  厨房里李美玲已经将饭菜热好了正给她端到餐桌上,见那头手上还提着蛋糕,有些奇怪地问道:“小柔没吃吗?”

  罗小曼提起精神来笑了笑,语气轻快地回道:“她说是晚上吃甜食会发胖,所以不愿意这会儿吃呢。”走到冰箱前将冷藏柜的门打开来,将蛋糕塞了进去,扭过头对着李美玲道,“那我就先把这个放冰箱里冻着,明天要是小柔想吃了,你再让她自己过来拿。”

  李美玲倒是没察觉到什么不对,点点头笑道:“行,我明天跟她说。”又看她一眼,“你也别忙活了,快过来吃饭吧。每天每天忙得厉害,吃饭都没个正点,你也不怕将身体熬坏了。”

  罗小曼也不反驳那边的话,就仰着头嘿嘿地笑,几步走到餐桌旁边坐了,捧着饭碗扒拉两口,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带着点试探地开口问道:“小柔今天是一直在家呆着吗?”

  李美玲想了想,随口道:“白天的时候似乎出去了一趟,说是和朋友逛街去了,也是一直在外面呆到了晚上的饭点才回来的。”

  罗小曼听着这话,心里倒是放松了一点。联想着刚刚罗小柔反常的模样,觉得大概是那头白天在外面受了什么气,这会儿心情差了点。快速地将事情过了一圈,很快却又将刚才的怒气抛到了脑后,开开心心地吃起了晚饭来。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因为担心都是剩菜那头吃不惯,李美玲想了想还是从厨房里找了点材料又现炒了两个小菜。

  坐在楼下的餐桌旁,罗小曼心满意足地将桌上的饭菜风卷残云的吃完,靠在椅背上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然后打了一个幸福的饱嗝。

  李美玲在一旁看着她的样子,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嘴里就忍不住地念叨:“本来吃饭时间就晚,吃起来还一点都没节制。你妹妹都知道晚上吃了蛋糕会发胖,你这么胡吃海塞也不怕的么?”

  罗小曼就趴在餐桌上笑:“没事,如果真的胖了以后嫁不出去变成老姑娘也没关系,只要妈你不赶我走,我就一直留下来陪着你跟我爸。”

  又伸手拨弄着餐桌中间花瓶里的花朵:“小柔跟我不一样,她生得好看性子又文静,以后肯定能找个疼她的好男人,生一窝可爱的宝宝。到时候那一窝宝宝就围着我喊‘大姨,大姨’,我就负责给他们做蛋糕吃。多好!”

  李美玲听着她在后面说话,回过头来轻轻地瞪了她一眼,笑骂道:“要生宝宝就自己去生,好好的还打起你姨侄儿的主意啦?”又回过头去洗着碗,“你那手欠得慌,别老是拽我花瓶里面那花的叶子,一共没几支,都要给你拽秃噜了。”

  罗小曼做贼心虚地看了看已经被自己差不多揪完的叶子,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从犯罪地点赶紧撤离,讨好似的走到了李美玲身后:“妈,你把碗放着我来洗吧。”

  李美玲笑睐她一眼,打趣道:“可不敢让你这么双日进斗金用来做甜点的手来洗碗,没事就去客厅坐着吧,我这边已经快洗好了。”

  罗小曼应了一声,但是也不走,就站在厨房里到处打着转。李美玲被她身后没转悠的有些无奈,将碗用水又清了一遍放柜子里搁着了,擦了擦手回头看着她,突然道:“小曼,你也不小了,等过了这个生日你都快二十七了。”

  罗小曼眨了下眼,赶紧摇了摇脑袋,长长的马尾随着脑袋的晃动也轻轻晃动着:“妈,你记错了,我过了生日才十八,年纪还小着呢。”

  李美玲被她这么个样子弄得哭笑不得,拿手指戳了戳她的眉心:“我在和你认真说话呢,别每次一提到这个话题就给我打岔!”

  将她从厨房拉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看一眼正在旁边的罗源,夫妻俩对视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对着罗小曼道:“小曼,妈和爸也不是想逼你离开这个家。你从小就比一般的孩子懂事,做事也很有自己的想法,爸妈一直都很为你感觉到骄傲。”

  “只不过你毕竟已经这么大了,我们两个看着你一年到头地忙,天南地北地飞,身边也没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心里面实在也是愁的慌啊。”

  罗小曼脸上的笑意稍稍清浅了一点,她点点头看着对面的罗氏夫妇,声音轻轻地:“爸、妈,我知道你们一直是真心对我好的,只不过缘分没到我强求也求不来呀。”

  又拿了个抱枕抱在怀里,歪着头笑道:“而且现在我的生活状态我已经非常满意了,家人健健康康,每天为着自己喜欢的事业而奋斗,这样已经挺好的了。妈,你与其急着我还不如多急着点小柔,她要是结婚了,我还能给她做伴娘呢。”

  李美玲听着就给气笑了:“这会儿说着你呢,怎么就又绕到你妹妹身上去了。再说了,哪有姐姐给妹妹做伴娘了,你也不怕别人笑话你!”

  罗小曼就喜滋滋地摇头:“我不怕啊。”

  李美玲叹口气,又瞪她一眼道:“你不怕我怕。明天一天,你把时间给我空出来。”

  罗小曼一听她这个话,脑子里顿时警铃大作,嘴上连忙拒绝道:“明天是周六,店里正忙着呢,哪有时间空出来啊,不行不行。”

  “我倒是就不信你的店缺了你一天就会倒闭了。”李美玲伸手拍了她一下,“一天不行就半天,把中午和下午空出来,我最近遇到了一个年轻人,考察了几天觉得挺不错的,不管怎么样你得出来给我见一面。”

  罗小曼一脸惊恐:“妈!”

  “你叫爸都没用。”李美玲轻轻地哼了一声。

  罗小曼绝望地侧头看看一旁仿佛事不关己的罗源:“爸,你看看我妈!”

  罗源看看罗小曼,脸上也露出些无奈:“你妈也是为了你好,实在不行你就过去露个面,看一眼就走也行啊。”注意到身边妻子看过来的不快的眼神,又轻咳了一声,严肃地道,“好歹也是一次机会,小曼啊,你别担心,明天我们一家都会陪着你过去的。”

  罗小曼整个人都颓丧了下去,抬头望了望头顶上的吊灯,嘴里嘟囔着:“那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过去速战速决呢。”

  李美玲听着她这个话,知道这是她发出了妥协的信号,脸上微微露出一个笑来,起身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明天中午回来之后记得好好打扮一下,就穿我上次给你买的那条裙子,听到了没有?”

  罗小曼拖着嗓子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脸上是明晃晃的兴味索然。

  “哎,你呀。”李美玲看着她这个样子,又是忍不住地轻轻叹了一口气,好一会儿,声音极低地道,“你别也怪我现在逼着你,我是怕你老是这么不上心,我跟你爸以后走了,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你说要是真的这样,我在下面怎么有脸去见……”

  话没说完,脸上的表情却是黯淡了一些。

  罗小曼听着那头这么说话,眼皮子微微抖了一下,随即连忙皱了皱眉头道:“妈,你说什么呢,你们还这么年轻,什么就走不走的!”

  李美玲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伤感:“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呢。小瑜他们当年多年轻啊,还不是丢下你一个,说没就没了。”

  罗小曼最受不了的就是感情牌,这会儿那头几句煽情的话一说出来,她的心里头也是酸涩得难受,好一会儿,终于彻底地举了白旗:“知道了,知道了,明天我一定把自己往天仙那头打扮,一定积极努力,争取将对方一举拿下!”

  李美玲被她的模样逗得有些乐:“行了,妈只是让你过去见一面又不是让你明天就结婚,你自己看上了眼才是最重要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时候也不早了,你明天一大早的还要去店里帮忙,也就别再在这里磨蹭了,回屋洗个澡就睡去吧。”

  罗小曼如蒙大赦,赶紧点了点头,同李美玲和罗源分别道了个晚安,随即从一旁的架子上将自己的包拧了起来,再顺着楼梯就往自己的屋子走了去。

  站在二楼的楼梯口,视线忍不住又往罗小柔的房间飘了飘。思索了一会儿,缓步走过去又伸手轻轻地敲了敲门,低声地喊了一声:“小柔,睡了没?”

  里面安安静静地,依旧没有回声,也不知道到底是睡了还是就是不想要搭理自己。

  罗小曼觉得罗小柔自从两个月前去Y省玩了一趟回来之后,性格真的是越发的阴晴不定了。虽然她知道孩子在青少年时期会变得反常、叛逆,但是罗小柔可都已经二十四了,要是算作叛逆期,这叛逆期来的也太晚了点吧。

  微微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也不敲门了,只是对着里头开口叮嘱道:“小柔,蛋糕我给你放在冰箱里了,你什么时候想吃了记得下去拿,要是实在不喜欢这个口味了,想吃什么别的也可以告诉我,我不会做还不能给你买么不是?”

  说着,又道了一声晚安,也不管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心情带着些许愉悦地哼着歌又朝着自己那头的房间走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呆在屋子里的罗小柔正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听着外面吵人的拍门声持续了许久终于停止了后,一直神色木然的双眼才微微地动了动。

  屋子里没有开灯,取而代之的是两只正在燃烧的蜡烛正在闪烁着昏黄而微弱的光。白色的蜡烛已经烧掉了一小节,上面被高温融化了的烛油一滴滴地往下滴落,很快地在桌面凝成了一滩形状不规则的物质。

  两根蜡烛的光并不足以将整个屋子完全照亮,如豆的烛火跳跃着,昏黄的光将本来看起来温馨可爱的屋子照出了一种幽幽的诡异来。

  罗小柔缓缓地站起身,她穿着一条宽松的白色睡裙,纤细的身子套在睡裙里,走动时飘飘荡荡的,整个人看起来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她绕过自己的床,拖着步子走到了另一头柜子上镶嵌着的等身镜前,透过幽暗的烛火怔怔地看着镜子里面浮现出来的自己的身影。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小巧的瓜子脸,五官清秀精致,一头黑长的直发披散在双肩上,眉心之间有一条约莫一个指节长度的黑线正在白皙的皮肤下若隐若现。如果不是此时她脸上的表情太过于阴沉诡异,单从外貌上看起来,这应该算的上是一个很能吸引别人目光的小美人了。

  她微微垂着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随着明明灭灭不停闪烁着的烛光,一双原本木然阴沉的眸子缓缓地染上了一点古怪的光,褐色的眼瞳以不正常的频率快速地颤动着。

  “去死吧……去死吧……明明不是爸妈的孩子,凭什么还能厚颜无耻地呆在这个家里……凭什么大家都喜欢你呢?”她的喉咙颤动着,偶尔发出一点神经质的桀笑声,断断续续吐出来的字句像是毒蛇正在吐舌蛇信,嘶哑中却又叫人背脊生寒,“罗小曼……这个世界上要是没有你就好了。”

  屋内的窗户只关了一半,有夜风顺着半开的窗往屋子里头刮进来,桌上正在燃烧的烛火微微闪动了几下,幽暗的灯火下一刻就被那夜风所熄灭,整个屋子顿时回归到了一片死寂般的黑暗之中。

  而对隔壁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的罗小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舒舒服服地在房间里的卫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换了套睡裙将自己幸福地埋进松软的大床上,好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将自己随手扔在床头的手提包拽了过来,拉开拉链,摸索着从包的夹层里掏出了那个被自己压得平平整整地塞进去的千纸鹤。

  亮白色的灯光下,小巧的纸鹤像是浑身都被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边,虽然看着简陋,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罗小曼倒是越瞧越觉得简陋的生出了一点奇妙的可爱。

  伸手又捏着它的尾巴玩了一会儿,笑嘻嘻地嘀咕:“我记得之前的那个小哥说的是这个纸鹤能招桃花来着?嗯,说不定明天就真的遇见一个身高腿长,双商爆表,长得好看还有八块腹肌的完美男人了,然后从此和他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童话日子了呢?”

  乐滋滋地做了一会儿美梦,随即伸手擦了一把快要流出来的口水,这才翻了个身将纸鹤随手放在了床头。

  伸手在那纸鹤的头顶点了点,笑嘻嘻地说了一句“晚安”,随即对好了闹钟伸手将灯一关,闭上眼一瞬间便陷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

  暗色在整个屋子涌动着,而在罗小曼没有发现的时候,被她放在床头的那只纸鹤的眼睛在黑暗之中突然闪烁出了一道淡淡的红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